舞若小说网

第9章一副柳木棺材入陈家

  “南华府吴家大少吴广飞到,贺礼玉麒麟一匹!”
  “南江府郑家嫡女郑月娥到,贺礼巫溪金镯一对!”
  “袋鼠帝国托马斯家族霍斯托马斯到,送来袋鼠帝国特产袋鼠一只!”
  “南江州云鼎商会使者到,送来聘书一张,邀请陈少前往南江州成为商会理事!”
  “……”
  “南华府第一世家肖家肖管家到,奉肖董之命,送来玉如意一对!”
  门庭若市的陈家别墅,诸多的达官贵人前来,他们大多数象征着一个家族的未来。
  抵达此处就是为了能够和陈家拉好关系,云鼎商会放出风声,意图让陈家接任肖家那位的理事位置。
  “你不知道吗?肖家的理事位置是其嫡系子孙肖然的。”
  “而且这肖然背后站着的,可是南江州的大人物,肖然身死的事情已经传回南江州那边,肖家自然是丧失了这理事的身份。”
  肖然的死亡在南华府世家圈子里面闹的是满城风雨,这些世家心知肚明那天发生的事情,暗中进行猜测,肖家的下一步动作。
  “到底是怎么回事?肖家会放任云鼎商会理事的职位落到陈家之手?”
  “主要是让那女人忌惮吧。”
  “你是说?”
  “这陈家背后也是有南江州的大人物,肖家这不是也派人前来了吗?看来他们也不愿意得罪陈家。”
  “陈志强乃是独子,未来陈家的继承人,继承了理事职位以后,他们背后又有一层保护伞,肯定会让肖家忌惮。”
  南华府第三代的顶尖人物都在一夜之间被杀,陈家二代不行,那么自然是想从第三代入手,看能不能有所建树。
  等到客人到的差不多的时候,陈家让保安把大门关上。
  会客厅中的那些世家子弟都在讨论,他们不是老一辈人,自然是不会忌讳这些东西,更何况他们的讨论范围仅仅是限于他们的一圈子。
  但是现场的人都是人精,也明白他们陈家以陈志强名义召开这场生日宴会的意义。
  “哦,呵呵,我不是什么大少。”来人正是叶天策,前来贺寿。
  “什么?小子,你不是大少,还来这里?知道这是哪里吗?
  “怎么,今日不是陈家大少的生日宴会吗?你们怎么还闭门谢客?”一个身姿挺拔,面容普通的年轻男人,突然出现在这些保安的面前。
  “这位先生不知是哪家的大少?”领头的保安急忙询问,话语中充斥着恭敬。
  “肖家那种大家族岂能是你这种小角色能进去的,赶紧滚远点。”那群守门的保安瞬间哄堂大笑。
  那群人的领头者话语中满是鄙夷,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眼神中满是轻佻的眸光。
  这可是陈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的。”保安头子瞬间变脸,说话的同时,已经伸手去推叶天策。
  嘴角露出冷淡的笑容,巧妙的躲避过去,言语满是平静:“当初肖家都进的去,你这儿陈家是龙潭虎穴不成?”
  “你过来,我告诉你。”叶天策的话语让他们微微变色,害怕其中有诈。
  “大哥,怕什么,就这么一个小杂碎而已,我们兄弟还能怕他不成?”那群人中一名尖嘴猴腮的男子小声的开口,一副看戏的表情。
  “想知道我怎么进去的吗?”叶天策微笑着说。
  “呵呵,那你倒是告诉老子啊。”一群人哈哈大笑,笑的前仰后翻。
  “呵呵。”儒雅的笑容挂在脸上。
  “到了下面,好好问问肖然和张家川。”
  闻言,点了点头,一副言之有理的样子,看了一下自己的兄弟们,向着叶天策走来。
  “来,告诉大爷。”走到他的面前以后,一副牛逼哄哄的模样。
  “大哥!”
  “大哥已经死了。”
  还没等保安反应过来的时候,叶天策一脚直接踹出去,大门被撞开,那名保安的身体直接插在那铁门的支柱上面,丧失掉生命。
  现场剩下的保安瞬间慌神,他们没有想到叶天策一言不合就杀人。
  “你们的问题是真的多!”话语落下来的瞬间,叶天策化作一道光芒,几声惨叫传来,那剩下的保安胳膊已经全部落在地上。
  “麻烦向陈家通报,就说安家叶天策前来,贺礼是一副百年好棺。”按住那名尖嘴猴腮保安的头颅,恶魔一般的声音传来。
  “你是什么人?”
  一群保安瞬间反应过来,看着那张挂满笑容的脸庞,似乎是对待一位恶魔一般慎重。
  “非常感谢各位能够莅临我陈家少爷的生日宴会,对于今天这场的生日宴会,无论是我家少爷还是陈家,都非常看重。
  今天也是有三位重量级别的客人到来,让我陈家真是蓬荜生辉,他们分别是云鼎商会使者周玉峰先生,袋鼠帝国的托马斯先生以及肖家肖管家。”
  “好……好……”声音不停颤抖,胳膊流着血,眼神畏惧。
  ————————
  就在举着话筒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一道声音直接盖住他,传来这样的话语,瞬间让现场沸腾起来。
  “怎么回事?”
  陈家大厅的中心位置布置了一个礼仪台,非常的高大,家里的管家正在隆重的介绍着来到陈家的重量级宾客,每讲到他们这些人的时候,都会举起酒杯和周围人的示意,表现出来一副谦虚的模样。
  “安家叶天策前来祝贺,贺礼一副百年柳木棺材!”
  怎么是这个杀星的名字?难道是同一个人?
  当时在肖家的时候,他就在现场,只不过是推着老家主在二楼,那个杀星的手段他可是心知肚明,心底里不愿意与这人见面。
  “谁来陈家这么一个重要的日子作死。”
  一处角落中,正在迎合那些客人的肖管家闻言,瞬间脸色煞白,腿肚子都在打转。
  见此,旁边的人也不好意思继续追问下去,他们也是心知肚明。
  你刚才那样的模样,要是心中没鬼谁信啊!
  “怎么了肖管家?”他旁边的人注意到异样,忍不住出声询问。
  “没事……没事……”被这声音惊回神,闻言,下意识的回复,暗中内心不断的祈祷。
  将眼神余角落在二楼,站在楼上角落中,一名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冲他轻轻点头,这男人正是陈家大少陈志强。
  得到自家大少的指示以后,他急忙派旁边的人到外面查看情况。
  礼仪台上,陈家的管家脸色巨变,怎么这个时候会有人出来捣乱,完全是坏了他们陈家的大事,心中生出怨恨。
  但是这事他还没能力和资格做主,全凭自家少爷安排。
  原本豪华的别墅大门已经被这巨大的物体撞坏,所有人将目光落在这物体之上,这东西通体呈黑色,上面用繁体字书写一个寿,这正是一副柳木棺材。
  二楼的陈志强看到这幅棺材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起来,他不敢相信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竟然有人敢给他送上一副柳木棺材。
  “嘭————”
  还没等自家的人回来汇报情况,一声剧烈的碰撞声响彻在所有人的耳畔,紧接着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黑影,落在地上,就跟地震了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是好大的胆子?!”
  “就不怕把陈家惹怒了?这可是送棺材啊,这是什么仇恨啊!”
  这不是咒自己早死吗?岂有此理!
  现场的这些宾客脸上也是一副愕然的表情,这到底是什么人,竟敢这么欺辱陈家。
  云鼎商会的那位周玉峰先生,此刻也是脸色铁青,要知道他今天代表的可是云鼎商会前来下聘书。
  聘请陈家大少为云鼎商会新的理事,闹出这么一茬事,这不是明着打脸吗?
  “绝对不简单啊,柳木棺材,这可是民间用来埋葬横死之人才用的东西。”
  “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这么做啊,估计陈家大少这会已经被气的半死吧,呵呵。”
  这才会在他的生日宴会上送上棺材,算是一种诅咒。
  “怎么?这就是你们陈家的待客之道?”就在他们猜测的时候,不咸不淡的声音从别墅的院中传来。
  而且打的是他周玉峰和云鼎商会的脸,这让他怎么可能会有好心情。
  所有人都在猜测,这陈志强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在宾客们的议论声中,一道身姿挺拔,气宇轩昂,但长相普通的年轻男子出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充满着上位者的霸道,眼睛中流露出来的是对于生命的淡漠,一股让人不敢靠近的感觉迎面扑来。
  这样的气质引人注目,他们纷纷将眸光落在叶天策身上。
  “什么?这个人竟然来了,他就不怕陈家派人杀了他?!”
  “真是好大的胆子。”
  “这不是刚才出去的那个保安吗?”有人惊呼。
  却见叶天策手中拎着一个已经丧失生机的尸体,出现在众人面前,而且站在柳木棺材的旁边,宛如一尊魔神,现场无人知道他的来历,皆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嘭……”
  随意把那具尸体扔在地上,鲜血撒满一地,蹙着眉头从口袋里面掏出纸张,认真的插去手上的那些血迹,做完这一切,他拍了拍身旁的柳木棺材,终于有了举动。
  那个时候,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