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7章天策一怒,不敢不从

  “二哥,这就是安大哥家,之前他带我来过一次,不过没有进去过,三天前他刚刚给我送过食物,从那以后,他就灭有和我联系过。”
  望着江嫣然指的四合院,叶天策微微皱眉。
  他注意到路过的行人看到他们的时候,是选择躲避他们,似乎害怕跟这家房屋牵扯上关系。
  “有点不对劲,苍穹,进去看看。”良久,叶天策决定道。
  苍穹跟随他这么多年,自然是心领神会。
  向前而去,推门直接走进去,许久以后,苍穹出现在叶天策面前。
  摇了摇头,道:“将军,里面没有人。”
  苍穹是自己的生死兄弟,跟随自己这么多年来,深的信任,他相信,自己的左护卫能将自己办好,所以不怕查不出结果。
  “我们在这儿稍加等待片刻。”叶天策稳定心神,道。
  “好。”江嫣然没有询问任何事情,乖巧的点头。
  “去查。”叶天策心中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让苍穹尽快去查。
  如果在迟一点的话,恐怕会酿成大祸。
  “是。”苍穹恭敬的回应。
  “二哥,安大哥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江嫣然是个聪慧的女人,就算叶天策不说,她也多少猜测到一些事情。
  “去了就知道了。”叶天策没有提前告诉小妹,他怕小妹自责,那种愧疚的内心他深有体会,无论如何也不想让她背负这样的负担。
  ————————
  等待不到五分钟,苍穹便带着消息回到这里,附耳到叶天策那里,将情况属实报告。
  “立刻去南华府第一人民医院。”叶天策声音发寒。
  看来终究是出事了,他心中遗憾,还是没能来的及。
  身后紧跟上来的苍穹急忙汇报:“十楼。”
  三人急忙坐上电梯上了十楼。
  护士站。
  南华府第一人民医院。
  一身军绿色大衣的叶天策身后,跟着行色匆匆的江嫣然。
  “几楼?”叶天策语气淡漠。
  “滚,老娘不知道,别特么一直来烦老娘。”那有点肥胖的女人继续涂指甲油,根本不理会苍穹的话语。
  “苍穹。”那冰冷的声音自他身后传来,让自己有点不寒而栗。
  他知道,天策战神再一次动怒了,南华府怎么有这么多不怕死的狗东西,既然有战神大人的恩准,他做事也就不必要畏手畏脚。
  “麻烦问一下,病人安晓文住在哪个病房?”左护卫苍穹脸上露出僵硬的笑容,道。
  那正坐在护士站里面涂抹指甲油的女护士闻言,抬头厌恶的看了一眼苍穹,不咸不淡的说:“不知道。”
  站在那里的叶天策眼神发冷,苍穹意识到叶天策可能心急如焚,尽量克制自己,道:“麻烦在好好想想,安晓文住在哪个地方?”
  “啪!”
  拉过来就是对着那张肥胖的脸庞就是一巴掌,脸上瞬间出现红色的手指印,看起来异常的刺眼,剧烈的疼痛让他惨叫,盯着苍穹,那双眼睛中充满着怨恨。
  “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医闹,就不怕刑部把你们全部抓去坐牢?”那女人本就是泼妇属性,现在表现的淋漓尽致。
  直接翻身跳进护士站,那女护士被苍穹的举动震惊,她意识到情况不妙,准备逃离,可是她怎么能逃出左护卫苍穹的手掌心。
  “啊!”
  苍穹没有客气,直接扯着这女人的头发,头皮撕裂的感觉让女护士惊叫,但是苍穹对这一切充耳不闻。
  “安晓文在哪里?”一个身影出现在胖子护士面前,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直接踩着她的脑袋上面,那声音冰冷至极,令她心头一跳。
  “杀人了,杀人了!”被踩在脚下的她也不甘心,杀猪的声音不断在走廊中回荡着。
  “呵呵,那留着你就没用了。”脚从她的头上离开。
  “啪!”
  “啊……”
  又是清脆至极的一巴掌,躺在地上的女护士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她的双脚在地上疯狂乱蹬着,嘴巴直接往苍穹的胳膊上咬去。
  “留着没用了,徒增烦恼。”叶天策背负双手,眼神落在地上。
  “三分钟以后,我要见这家医院的院长。”叶天策开口。
  “是。”苍穹点头。
  还没等到心中沾沾自喜的时候,脑袋上面传来的剧烈的疼痛,嘴角流出鲜血,苍穹的手还在她的头盖头上面放着。
  “二哥……她……”江嫣然一脸的不可思议,这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二哥吗?
  杀伐果断,近乎无情。
  “二哥,你这样做,我们的处境会更加危险。”江嫣然认真的说,她在劝说二哥,不要在惹别人注意了,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
  “小妹放心,我自有分寸。”叶天策轻轻吐出心中浊气,慢悠悠的说出这句话。
  江嫣然选择沉默,那是对于二哥的信任,相信二哥不会拿他们的生命安危去开玩笑。
  这是执行任务,来自天策战神的命令,苍穹没有任何质疑。
  对于他们北境的每一位禁军来说,天策战神的命令高于生命。
  那个至高无上的男人此刻身躯颤抖,昂着头深深闭眼。
  “将军到来了。”苍穹手里拎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狭长的眼睛中透露出狡诈的眸光。
  “你们是什么人,敢在南华府的地界行凶,就不怕刑部的人?”那中年男人努力稳住自己畏惧的内心,有点害怕的道。
  那声音都有点颤抖,见此,叶天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告诉我,安晓文被安排在哪里了?另外谁让你另行安排他的住所的。
  倒不是江嫣然惜命,只是她大仇未报,怎敢就这么死去。
  “来了。”
  三分钟以后,闭着眼睛的叶天策睁开双眼,此刻走廊上已经是病患布满,都是前来看热闹的。
  院长被人挟持,肯定惊动保安,医院主要负责人和一群保安都冲了过来。
  “你不要轻举妄动,快点放了院长,否则有你们好果子吃。”
  “院长您别怕,我已经通知刑部的人,他们马上就到了,这群穷凶极恶之徒一定逃不出刑部的五指山。”
  如果不说,我倒是不介意让南华府第一人民医院改朝换代。”
  笑容落在那院长的眼神中,充满着诡异,让他冷汗直流,这个年纪不大的年轻人身上中的气势使他心惊肉跳。
  上位者从拥有的魄力,掌握着别人的生死存亡。
  “啊!”
  院长只感觉自己肚子翻江倒海,似乎就要破裂一般,让他内心恐惧。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语气格外艰难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他手下的那群人正在狺狺狂吠,一群保安手持着器械,站在最前面。
  “苍穹问问他。”叶天策再次开口。
  心领神会的苍穹直接动手,一拳头打在院长肥胖的肚子上面。
  那院长早已经被吓得屁股尿流。
  “谁安排你这么做的?”叶天策要将出手之人连根拔起,根本不给他们任何机会。
  “南华府陈家大少陈志奇。”院长如实讲出这么一句话。
  “安晓文在哪里?”苍穹的声音不包含一点感情。
  “转角的储物室。”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你简直找死!”那一刻,就连江嫣然都感受到那股实质性的杀气,金戈铁马这么多年养成的戾气,岂是一般人能够承受。
  “是。”简单的回话。
  “我们走吧,接安胖子。”
  牵起小妹有点冰冷的手向着十楼的储物室前去,身后传来的尽是那胖子院长的惨叫声,苍穹没有留情,按照命令,将他的四肢全部打断,同时也在打电话安排人去办事。
  “呵呵,打断四肢,派人送到陈家。
  替我递上拜名帖,待我将安胖子安顿下来。
  我亲自上陈家拜访。”叶天策语气森然。
  房间里面全部是灰尘,一个破旧的床上放着透明布,然后下肢满是鲜血的安晓文就躺在那里,看起来他还是那么胖,瞬间让叶天策心中一痛,自己的发小也是因为江氏出事了。
  那一刻,天地实色,空气都要凝固。
  “二哥,该怎么呀……该怎么办呀。”江嫣然此刻彻底慌神,没有了主意,只能将求助的眸光放在叶天策身上。
  “吱……”
  推开那破旧的储物室的门,一股浓郁的灰尘味扑鼻而来,非常刺鼻呛人,小妹江嫣然都忍不住打喷嚏。
  “安大哥……”江嫣然一下子就哭了出来,那模样梨花带雨,扑到了病床上面。
  命令南江州禁军医院准备飞机,前来南江府第一人民医院接人,我的耐心有限,等他们十五分钟。”
  一声声的命令自这个房间里面,京都本部大乱,无敌的天策战神将令自南方而来,急命孙九命孙神医南下,从话语中就听得出来他的心情。
  只是孙九命的面非常难见……
  “不用担心,等我打个电话。”叶天策尽可能的安慰江嫣然。
  电话直通京都本部。
  电话的那头人刚接到电话,还没有任何反应,就听耳畔传来天策战神冰冷的声音:“让孙九命立刻南下,今夜必须到,若是未按时出现,那他就不用来了,自裁便可。
  京都孙家神医接到本部的一则命令,放下手中的工作,乘坐北境天策战神专机急忙南下。
  那一年,天华神国历2019年10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