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6章谁欺你,我杀谁

  南华公墓。
  惊艳于世的江氏葬在此地,此地几乎成为豪门世家的禁忌。
  如今的南华世家肖家曾经放言,谁人祭奠江氏,就是与他们为敌。
  若是被得知,那便是不死不休,所以当年曾经得江氏恩惠的人都不敢前来祭拜。
  只因他们心中对于肖家忌惮到极致,他们整合了太多的南华资源,不是一个家族能够对抗的。
  墓碑之前,两名年轻人站在那里,他们身姿挺拔,其中一位身上的气势充足,透露出强势的上位者气势。
  二人正是叶天策和苍穹。
  江氏江天海之墓!
  江氏江峰之墓!
  四座墓紧挨着,墓碑上铭刻着一行一行的字体,宛如针扎一般,不停的刺痛着叶天策的内心。
  江氏江泰之幕!
  江氏江泰之妻吴氏之墓!
  曾经风光一时的人物却化作黄土,黯然落幕。
  “爷爷、义父、义母、大哥,天策愧对你们。
  这里面躺着的可是自己的亲人啊!
  如何不让他心痛?!
  “苍穹,我先一个人静静吧。”叶天策站在那里,语气略显悲伤,道。
  “是!”苍穹从未见过叶天策这样,但心中也是明白,将军这是伤感,想要一个人和这些亲人说些话。
  如果我能够早一点回来,或者早点向君主上奏,你们一定可以活下来的。”叶天策心中始终没有办法放下,自己明明有能力拯救他们,却因为自己浪费时间才导致今天的惨剧。
  心中的那种愧疚自然是没有办法这么放下,即便是他贵为战神。
  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够让他感受到家的温暖。
  贵为战神又如何?!自己最重要的人却是不见了。
  等到苍穹离开以后,叶天策跪在墓碑之前,每个墓之前磕三下头。
  他心中感谢江氏的养育之恩,若不是他们,自己还不知道在哪里沦落街头,江氏将自己视为己处,甚至说,义父和义母把自己看的,比大哥还重要。
  “这话怎么说?”
  “你不知道吗?我们南华府的第一世家暗地里放言,若是有人祭拜江氏,就是跟他们为敌。”
  脑海中不停浮现出来的就是这些念头。
  “哎,江氏的墓前竟然有人祭拜,这人就不怕得罪肖家吗?”
  路人路过此地的讨论声仍旧响彻在他的耳畔。
  那一刻,他的眼神中尽是杀意,愤怒的跳站起来,眸光落下肖家方向。
  “我去,这江氏和肖家有什么仇恨存在?”
  “不知道啊,只不过据说,肖家长子曾经和江氏有一段婚姻。”
  连我江氏人身后事都不愿意放过!
  “咔嚓!”
  肖家,你们欺人太甚!
  杀人诛心!
  “不急,慢点说。”叶天策看了他一眼,声音平淡的说道。
  “刚才京都本部有情报传来,将军的小妹已经于一年前回国,现在就在南华府。”苍穹此刻不敢看叶天策的目光,仅仅从他身上的气息,就能感受到天策战神内心的怒火。
  叶天策楞在原地三秒钟,紧握的拳头作响,可想而知,他心中此刻的杀意。
  “将军,将军……”苍穹紧张的声音传来,似乎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进行汇报。
  努力的平复自己内心的震动,叶天策转身向着四座墓碑深深的鞠躬,然后转身看着苍穹,道:“去江氏祖宅。”
  ————————
  “人在哪里?”叶天策语气冷淡,上位者的气势席卷出来,让苍穹感受到压迫感。
  “江氏,祖宅。”认真的吐出这么四个字,却让叶天策身形摇晃。
  “嘭……嘭……”
  断断续续的一下,两下……
  已经破旧不堪的红色红漆木门,叶天策心情复杂,始终难掩心中的激动,身躯微微的颤抖。
  盯着眼前熟悉的地方,他的身体似乎千斤一般重,许久之后才抬起手来敲门。
  一时间里面陷入寂静,一个好看的眼睛正顺着木门对他进行观察,显然是不能确认他的身份。
  “吱……”
  “谁?”从房间里面传来惊慌失措的声音。
  “你二哥叶天策。”低沉的声音传进房门里面。
  女孩说到这里的时候,显得非常激动,她约莫二十岁的模样,身着普通的牛仔裤和短袖,但即便是这样依旧是难以掩盖她出众的气质,姣好的容貌以及那惹火的身材。
  当她看到叶天策的时候,说出那最后话的时候,委屈的落泪,扑进他的怀抱中,这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她只感受到那股温暖,那是从二哥怀抱里面传来的。
  过了许久以后,木门才被人从里面拉开,一个单薄的身影映入眼帘。
  探出脑袋,四目相对,那单薄的身影楞在原地,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真的是二哥,我还以为是那些查到你信息的人假扮的呢,担心死我了。”
  “二哥,真的是你,我没有做梦,你知道吗?我这一年来,过得真的好痛苦,母亲和父亲还有大哥都不在了,就连爷爷也是这样。
  我在鹰犬神国也被追杀了,迫不得已回到这里,隐藏身份,才侥幸存活下来,他们一直都没有松懈对于我们江氏的追杀。”怀中的人儿已经痛哭,那是对于这一年时间噩梦一般的过程的一种怨恨。
  自己怀抱里的人娇躯颤抖,他能够感受到那股委屈,抬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嘴角轻轻的呢喃:“终于长大了……”
  那种复杂无言的心情,真的太过难受,叶天策没有继续说话,只是静静的将之抱紧,那是亲人之间的久别重逢,苍穹识趣的躲远,为叶天策留出私人空间。
  “二哥,我们斗不过他们的,他们的爪牙遍布整个南华府,一旦被他们发现我们的存在,一定会对我们赶尽杀绝的。”
  江嫣然神色上满是慌乱,她自己虽然惊喜二哥还存在于世,可是自她的内心深处还是害怕那些人找上二哥,让他遭遇不测。
  闻言,昂起头,深吸一口气,叶天策尽量不让这些事情影响他的情绪,那种鼻子发酸的感觉,还是第一次出现在他的身上,那种感觉真的太难受。
  “你受苦了,现在我回来了,你就不用这么难了。”叶天策轻轻的拍了拍江嫣然的后背,轻声细语的进行安慰。
  而且背后有人封锁消息,导致我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查到他们的消息,这一年的时间里面,幸亏有安大哥在暗中对我进行帮助,不然我根本没有办法从那些人手中活下来。”
  “安大哥?”叶天策疑惑,这个人是谁,接近自己妹妹到底有什么企图。
  “不必惊慌,我回来了,还能让他们那些人欺负你不成?快给二哥说说,这一年时间你是怎么过来的?”叶天策事宜她安心,让江嫣然为自己讲述那些这一年发生的事情。
  有点坐立难安的江嫣然也不好拒绝,两个人走进江氏的祖宅当中,坐在那里,江嫣然讲述起了她这么长时间的遭遇:“我不知道爷爷、大哥、还有爸妈葬在哪里,自始至终,安大哥都没有告诉,他害怕我知道以后去干傻事。
  经过小妹这么一说,他倒是想起来了,这个安大哥名叫安晓文。
  是自己初中最要好的兄弟,两个人初中的时候一起打架,当时那小胖子可是自己的帮手,没少被人家猛揍。
  “二哥,你忘了吗?安大哥就是那个初中时期一直和你称兄道弟的小胖子啊,你离家以后,我还经常和他玩呢。当初我跑回国内的时候,就是求助的安大哥。”说到这里的时候,江嫣然露出伤感之色。
  一提这些事情,她不免想起和亲人生活的快乐时光。
  “好,好久没有这小子,也得见见他了,顺便感谢一番,他对你这一年的照顾之情。”叶天策起身下定决心。
  “不行啊二哥,要是我出现的话,被那些人查出来,到时候安大哥一家肯定会遭受到那些神秘人的打击,我不想……”
  “他还生活在这附近吗?”叶天策会心一笑,道。
  “对啊,安大哥大学毕业以后都南华府工作。”江嫣然,道、
  那些隐藏在背后的宵小,没有一个人能够逃出我的制裁,二哥在这里给你保证,往后的生活,你不需要过的提心吊胆。”
  她能听得出来二哥语气中的那种认真,清楚二哥不会用这种事情开玩笑,最后她选择详细叶天策,露出开心的笑容。
  还未等江嫣然说完这些话,叶天策就将之打断,他的眼神中满是霸道,气势汹汹,眼神摄人。
  “嫣然,从今往后,你只需要知道,你是江氏唯一的子嗣,更是我叶天策在这世上唯一的小妹,谁敢欺你,我杀谁。
  “既然这样,我们一同前去安家吧,看看安晓文这兔崽子吧。”叶天策轻笑一声,说实话他必须的感谢这位发小。
  虽然自己金戈铁马这么多年,忘记了太多人,可是凡是对自己有过恩惠的人,他都没有忘记,心存感恩。
  但若是欺辱他的,他也没有忘记,所欠的仇恨势必一个一个讨回来,让他们付出沉痛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