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5章南华公墓

  “死者为大,肖家应该学会做人。一年前,大哥最喜欢的地方就是此地,今天你们肖家又在这里举办喜事,如果让你们办成功了,大哥会不高兴的,那这样,他肯定会怪罪我的。”
  “庸伯。”
  肖静大喊一声,眼中的怒吼恨不得瞬间将叶天策焚烧殆尽。
  当她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一位老头慢悠悠的走了出来,虽然看起来他已经年迈,但是骨瘦如柴的身躯下却蕴藏着大力量。
  “小姐。”老人站在那里恭敬的回应。
  “杀了他!”肖静下达命令。
  叶天策今日的所作所为直接让肖静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心中的骄傲被一点一点的击毁,可是现在,他杀了自己的弟弟,更是在她的骄傲上面进行践踏,这才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这是肖静能够在肖家立足的资本之力,自然是对他有着极大的信任。
  “又是个想杀我的,能不能换点新词。”叶天策忍不住冷笑,每次都是一个意思,就不能有其他花样。
  “是!”
  那老人明显是肖家圈养下来的强大武学高手,整个人太阳穴高涨,绝对的顶尖高手。
  叶天策也是不慌不忙,脸上仍旧是那种玩世不恭:“我也是,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倚老卖老的老东西了,哈哈。”
  “狗杂碎,去死吧!”冰冷的声音自老头口中而来,紧接着直取叶天策的要害。
  那玩世不恭的模样让老人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加残忍了。
  “老头子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那些不尊老的年轻人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老人慢悠悠的向着他走去。
  “你……”那老头还没反应过来,就只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处传来一股**的感觉,而且有液体之类的东西流淌下来。
  “轰!”
  那个时候,肖静这女人更是露出兴奋的眼神,她可是非常清楚庸伯的人,那可是连子弹都敢接的人。
  “怎么可能?”然而下一幕却让肖静失声惊呼。
  “还想再试吗?还有多么强大的武学大师,让他们一并出来,不至于让我浪费力气。”叶天策看了一眼脚下已经死亡的庸伯,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肖静略显颓废的言语。
  头盖头被人一巴掌打穿,那是老头临死之前脑海中的唯一念头,那一时刻,肖静彻底心如死灰,她感觉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他的每一个举动,都让人束手无策,真的是太强了。
  等你们做完这些事情以后,我送你们上路。”
  闻言,现场所有人无言。
  “本来我打算给你们肖家一个痛快,屠尽你满门上下为我江氏陪葬,但是现在看来,这样的做法太过仁慈,我那大哥肯定不高兴,当初你可是用我义父义母的命,逼他从江氏的总部大厦跳下来的。
  明年一月一,我欲为我那枉死的亲人摆下典礼,重新将他们厚葬,我希望你们肖家和当年那些参与此事的人,给我江氏一族枉死之人抬棺。
  就凭一身的蛮力吗?
  肖静咬紧牙关,今天的耻辱都在她的心中牢记。
  这是强势的宣判肖家上下死刑啊!
  南华府刑部也不敢这么肆意妄为吧,他凭什么?
  目前最有限的方式就是麻痹大意对方,到时候在腾出时间,动用自己手中的关系网,给叶天策毁灭性的打击。
  “商场如战场,本来那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更何况,我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肖家,你这么做也就不怕我肖家临死反扑。”肖静想为自己和肖家挽回一点颜面,毕竟这么多势力的代表人物都在这里站着,不能有损肖家的威严。
  她是个极其聪明的女人,现在敌众我寡,自己一介女流之辈,自身的实力终究是有限,不可能与这人正面冲突,到那个时候,恐怕吃亏的还是自己。
  所以这个时候,她选择隐忍。
  其实你们也有反抗的权利,在接下来的三个月的时间里面,你们可以动用自己所有的关系网,手段任凭你们出,我叶某一人接着。”
  太狂妄嚣张了!
  叶天策不屑一顾,道:“凡事不应做太绝,更何况你们所行之事就是谋财害命之举,屠尽我江氏满门上下,岂不是当天下律法当做笑话。
  当然说这些已然无用,其实最好的办法还是你们静静的等待死亡。
  但是,他们也惊叹这个年轻人自身所拥有的自信。
  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他再次开口:“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吧,打扰之处,还能诸位多多包涵。”
  这是所有人此刻的念头,此人真的太嚣张了,把肖家当什么了?阿猫阿狗?
  要知道肖家的存在可是和诸多的大佬有直接性的利益关系,岂能说倒下就倒下,简直是异想天开。
  叶天策明明有杀自己的实力,却没有动手,是在各方位来折磨自己,欺辱自己的骄傲,这让她怎么能够接受。
  那种敲碎自己希望,又一脸冷酷无情的戏谑,让她从心底里畏惧。
  讲完这句话的时候,他还向着现场的人礼貌的点头,似乎是那么的绅士,可是认真的遐想,此人绝对是恶魔一般的存在。
  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她的视野中,肖静眼神怨毒,拳头紧握。
  沉默片刻,肖静心中道:“想让我肖静低头妥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我就不信,在这南华府中,我不能把你弄死。”
  有道是,强龙不与地头蛇争斗,肖静自己的地位在这南华府至高无上,能够动用的资源和关系网早已通天,更何况自己弟弟就是他出手杀死。
  此人,真的是恶毒至极,心情更是喜怒无常。
  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是他们肖家这种有绝对实力的家族,真不怕肖家的反扑吗?
  要怪就怪他得罪的人太多了,你这江氏最后的希望看来也要一块步入你大哥的后尘当中去了,她忍不住心中发笑。
  强强联合之下,叶天策必然是插翅难逃,连自己最讨厌的弟弟也由此人一并处理,正合心意。
  她不信云鼎商会和那华宇北不过问这件事情,到那个时候,叶天策终究会吃不了兜着走。
  细细一想,如果是真的这样,自己有什么好怕的,能够联合起来对付他的人和势力真的太多了,一定可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真是好狠辣的女人,现场不知道有多少人心中同一时间冒出这样的想法。
  这事若是传出去,她肖家这么一年在这南华府所积累下来的威严将会全部丧失。
  刚才的事情肖静还是希望能够保守下去,她不想肖家的声誉就这么坏掉,这对于自己以后接管肖家来说,是非凡不利的事情。
  “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希望大家能够替我肖家保密,若是走漏了风声,这肖家和张家还有别后的云鼎商会,一定够各位喝上一壶。”肖静站在那里,声音冰冷,这是他们的威胁,丝毫没有顾忌。
  “送客。”许久之后,肖静做出决定。
  原本好好地喜事变成白事,他们这些人也没有多少心情停留,只等肖静开口,他们便是一涌而出。
  要知道,那可是肖家嫡系子弟和张家子弟死在这里,还是当着她的面动手,若是别人知道了,定然认为他们肖家无能,没有办法阻止一个毛头小子。
  因此,她一定要想法设法的将消息控制一定范围内。
  叶天策,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南华酒店外。
  等到众人离开以后,肖静看了一眼已经晕死过去的张雯,道:“转告张家,他们两个婚事算数。”
  现在少一个敌人还不如多一个朋友。
  大哥,义父,义母……
  十二年弹指一挥间,我功成名就,衣锦还乡之时,却没有你们的踪迹,我心中的心情无人能体会。
  “将军,您请。”黑色的红旗轿车,苍穹站在那里,为叶天策拉开车门。
  两人上车以后,苍穹询问道:“南华公墓。”
  “将军,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过了一会儿,苍穹见叶天策情绪稳定下来,开口询问。
  “南华酒店是个让人伤心的地方,从今往后,我希望那里成为南华的历史,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闹出来的动静,我会担责,手续你去办理吧。”坐在后座上眯着眼睛的叶天策慢悠悠的说出来。
  这么多年来,我在国门前坚守,没有丢失一丝一毫的土地,可是我却没有能把你们守护好上,我心中愧疚。
  叶天策心中悲痛,这一幕,苍穹通过后视镜自然是注意到,但是他没有任何举动,他知道战神是一个强大的人,情绪一般不会外露,现在就算是自己说话,也无济于事。
  只是一瞬间,他恭敬地回复道:“是,卑职马上去落实。”
  红旗车就这样驶向南华公墓,在那里葬下了整个江氏,那个曾经辉煌至极的家族,就这样陨落,让人多少有点唏嘘不已。
  只是那一天,有一个器宇轩昂的年轻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