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4章江氏,叶天策

  “姐,我可是为肖家变成这样的,你就站在那里,竟然让我用命来给你试探对方的身份?!”沙哑着嗓子肖然怒吼出来。
  “然儿,你要听一个外人的挑拨吗?”肖静眯着眼睛,冷静的盯着自己的弟弟。
  “呵呵,大家都不是傻子,你有肖家,那别忘了,我可是云鼎商会的理事。”肖然冷笑一声。
  云鼎商会!
  四个字似乎有千斤巨石一般的压在肖静的心头。
  肖家虽强,可也是从商,但是如同云鼎商会这种商业巨擘根本不是她能得罪的,她也没有这样的胆量。
  这也是为何肖静不敢亲自动手针对肖然的原因。
  “然儿,此话切莫乱说,爷爷就在上面,你想要让别人看笑话,在这个时候内讧?”
  说到内讧的时候,语气特意加重一些,说完的时候,她还故意将目光落在叶天策身上。
  毕竟云鼎商会掌握了南江州大量的资源,是诸多世家联合起来的集合,成员牵扯到不少上面的不少大佬。
  这也是为何,即便是肖家这种南华府第一世家都会忌惮的原因。
  试问这样的势力,谁敢轻易得罪,肖然可是这个势力的理事,他背后还站着一个华宇北。
  肖然这个时候也没有选择和肖静撕破脸皮,在他的心中始终把肖静当姐姐,可能就是如此。
  至少肖然和肖静相比,没那么冷酷无情。
  但是这些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在他眼里,肖家全部都是死人,有人情味又有什么用。
  看似平静的她,此刻内心早已经泛起惊涛骇浪。
  自己的计划都被此人所打乱。
  肖然盯着肖静那张漂亮的脸蛋,眼睛中满是复杂的神情,过了一会,冷静下来,道:“此事结束,我需要姐姐给我一个解释。”
  江氏倒塌的事情,他们不是特别的清楚,但是现在竟然有人站出来说,是肖静设计让江氏倒塌,倒是让他们有点意外。
  更加让他们惊讶的是,此人敢当着肖家之人的面如此肆无忌惮的讲出来。
  肖静心头一跳,微微失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呵呵,不得不说,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对人性的把控已经做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怪不得,你能够让江氏这种百年巨擘化为乌有。”
  江氏。
  这两个字在南华府已经一年多没有被人提起来,今天再次自叶天策的嘴里道出来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皆是脸上露出怪异的神情。
  “你不是希望你弟弟死吗?我送他上路啊。”叶天策开口,慢条斯理,语言冰冷、
  肖然直接懵逼,大厅的所有人亦是心头满是问号。
  “你想干什么?”肖然下意识的后退,眼神中满是畏惧的光芒,他满脸的不敢置信,现在肖家的大人物都出来,他都还敢这样?
  叶天策没有回答肖静的话语,他从身上掏出一双白色的手套,慢条斯理的戴在手上,整个过程不急不慢,嘴角露出淡淡的邪魅笑容。
  手套洁白如雪,一尘不染。
  “你干什么?”肖静下意识的盯着他,不明觉厉道。
  “你别过来,我可是云鼎商会的理事,我师父可是南江州第一宗师。”肖然失声大叫,此刻他已经畏惧到极致。
  闻言,叶天策脚步一顿,将眸光落在他身上。
  “一个国难当头都不敢出现的缩头乌龟,什么狗屁云鼎商会理事,今天你必须死。”叶天策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真的是太可笑了。
  “谁让你姐姐是肖静呢?当看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是个死人,至于什么时候死,那都是我说了算。”轻描淡写的讲出来,神色从容。
  越是如此,越是让人心惊肉跳。
  肖然盯着对方的步伐,下意识的咽口水,这个人真的不怕肖家,都到这个时候,也不愿意放掉自己的性命。
  “你到底是谁?”肖静一字一句的说出来。
  眸光如剑光一般凌厉,盯着肖静,道:“现在我有空回答你的问题了。”
  现场陷入死寂当中,所有都不敢大声喘气,生怕自己惹怒眼前的这个杀神,到时候随手连自己也一块杀了。
  肖然下意识的想要逃跑,可是叶天策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已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出手,直接从他的头盖骨拍落下来,肖家大少直接倒地,云鼎商会的一位理事死亡。
  “你真的敢下手!”肖静那张原本漂亮的脸庞都变得扭曲,声音也已经出现变化。
  “呵呵,有什么是我不敢的干的事情?”说话的瞬间,他将沾满血迹的手套从手上褪下来,随意仍在地上。
  最后就连南江州的大势力和大人物亦是不放在眼里。
  没人能够想到,这个自始至终面不改色的男人,会在将张家川打废以后,会直接磨刀霍霍向肖家嫡系子孙。
  得罪肖家和张家还不够,就连云鼎商会和华宇北这种强大的存在也一块得罪。
  这真的是特么的猛人!
  似乎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畏惧。
  肖家不放在眼里,张家更是不用提。
  微微一笑,叶天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面,拿起一杯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口,又将之放了下来,声音有点低沉,道:“我叫叶天策,南华府本地人,离家十二年。
  三年前,有位故人说,自己已经订婚,又在一年前接到那位故人的电话,而今归来,正如他电话所说的那样……他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你知道他是谁吗?”
  肖静心中忐忑,嗓子发干,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人,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即便是面对州里面的那些大人物,都没有这般吃力。
  接触到叶天策的眸光,肖静脸色煞白,心中难免畏惧,终究是女人,对于死亡害怕,忍不住后退几步。
  周围的那些人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有点庆幸,他们没有帮肖家出头,不然死的就是他们。
  刚才那位帮肖静出头的保镖,此刻楞在原地,头上满是冷汗,有点恐惧的盯着叶天策。
  这四个字说出来的时候,肖静瞳孔紧缩,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肖家不是只剩下一个女儿在国外不能回来吗?
  其他人已经死绝,这是肖静知道的事情,现在这个人怎么会出现,作为江峰曾经的妻子,她对于丈夫的交际圈是非常熟悉的,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叫做叶天策的男人。
  心中不停给自己打气,她现在是肖家的掌权者,根本不需要畏惧这人,亦是不必害怕一年前的事情,对方不能拿自己如何。
  最后鼓起勇气,道“谁?”
  “江氏,江峰。”
  但是你肖家却是利用江氏的信任,先是残害江氏的老爷子,最后用江峰的父母威胁其,致使他从江氏集团总部跳楼自杀,威胁江峰父母留下遗嘱,将江氏所有财产归于你的名下。
  此举乃是背信弃义,恩将仇报,不仁不义之举,就怕天地不容,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地。
  我说的,可有半点假话,可曾愿望过你和肖家。”
  众人皆是露出疑惑的神情,难道真的是肖静弄塌了江氏,那么这个男人就是前来寻仇的。
  “三年前,肖家遭遇大变故,资金中转困难,主动上门请求江氏能够联合起来,江氏念及过往旧情,最终答应你肖家的请求。
  允许江氏唯一的继承人和你肖静结为夫妻,一年前,你们完婚,他们的做法乃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助你们肖家度过难关。
  按道理说,如今她位高权重,背后有着强大的人脉资源,能够让她忌惮的存在南华府找不出几个。
  但是叶天策的出现,直接打乱她的计划,更是打消了她自己所拥有的底气,此人根本不受规则的约束,当这么多人的面撕破脸皮。
  叶天策轻轻一笑,见她慌乱的模样,道:“事到如今,其实你承不承认都没有关系,我已经不在乎了。
  不等她开口辩解,叶天策再次开口,一字一句宛如惊雷,落在她的耳畔。
  所有人看向肖静的眼神都变了,似乎在说,这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肖静脸色苍白,惊慌失措:“你不要血口喷人!”
  她下意识的回答:“没有。”
  “呵呵,能承认就好。”叶天策冷笑一声。
  “你……”肖静知道,自己算是上当,变相承认江氏的倒台不简单,是大势力之间的阴谋。
  今天到此,只是想看看,这位能害的江氏破灭的女人,会有怎么样的绝艳表现,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肖静盯着叶天策,不知道他说这样的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没有把握揣测对方的意思,她选择沉默下来。
  “希望你看在和江氏的关系上,告诉我,当初除过你肖家之外,还有其他人或者说是势力参与过吗?”叶天策道。
  “你说!”肖静恢复冷静,紧紧盯着叶天策道。
  说完他走到奄奄一息的张家川那里,又是一脚,张家大少死亡。
  缓缓的转身,将眸光落在肖静身上:“你不好奇我和江氏的关系吗?”
  “希望你没撒谎。”
  “江氏养子,叶天策!”
  一句话,石破天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