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3章肖静

  “这十二年的时间里面,想要叶某性命的,有富商巨贾,也有手握雄兵的将军,更有做遍天下的大毒枭,甚至是某些国家的首脑,都不愿意花费高昂的代价来实现一个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就凭你们这些土鸡瓦狗,能把我怎么样?今天,我就在站在你们面前,能不能杀我,就看你们的本事了,呵呵。”
  不停地迈着脚步,嘴角露出戏谑,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全场,他向着躺在地上,如同死狗一样的张家川慢慢走去。
  已经被废的那群保安,躺在地上唯唯诺诺,根本不看动一下。
  “不许动,再动打死你!”
  就在这个时候,叶天策身后传来冰冷的声音,他缓缓转身。
  “我仿佛看到这个年轻人身后有尸山骨堆,难道是我的错觉?”
  那股强大的气势,直接威震全场。
  “我这辈子最讨厌别人用这东西指着我了。”叶天策冷幽幽的目光盯着那人。
  “呵呵,小兔崽子,你在快,能快过枪吗?”那中年男人丝毫不曾畏惧,手中握着手枪,仿佛胜券在握。
  却见一个中年男人,此刻神色中满是杀意,手里赫然是一把手枪。
  在这群人看来,似乎这个时候,场面的掌控权将重新回到肖家和张家人手中。
  “就算他再能打,面对热武器的时候,还是要跪地求饶。”
  周围的人见肖家的保安队长赶过来,而且带着枪,墙头草一样的转变自己的态度,纷纷露出看好戏的表情。
  “看来真要闹出人命了,肖家不愧是南华府第一时间,就连保安队长就配了枪。”
  “那还不是防止出现意外情况,不过看来,今天这小子活不成了。”
  “动啊,你倒是动啊,动一下劳资打死你。”这保安队长嘴脸变得跋扈起来,跑到肖家地盘上来闹事,不是找死就是在作死。
  低头看了一眼脚底的血迹,慢悠悠的掏出一根熊猫特供香烟点上,眯着眼睛深吸一口,最后吐出,瞬间烟雾缭绕。
  叶天策脚步微微一顿,蹙眉盯着此人,他倒不是怕这东西,而是觉得肖家真的太过嚣张,天华神国对于热武器的管控是非常严苛的,像他们这些世家,当地的府级管理单位和州级单位都不会批准他们拥有热武器。
  就是害怕他们拥兵自重,出现其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当年,圣君陛下亲自立下的规矩,写进了宪法当中。
  “家川,家川,你怎么了?”原本站在礼仪台上的漂亮女人不知何时已经挤到人群中。
  当看到自己弟弟惨不忍睹的模样,瞬间失声痛哭,一旁的准新郎急忙安慰自己那年轻貌美的准新娘。
  “噗!”
  却见一道闪电出现,所有人眼前一花,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声在酒店响彻起来,中年保安持枪的手已经生生被撕扯下来,拎在叶天策的手中,格外晃眼。
  “废话,自己小舅子被打成这样,这不是打他的脸吗?你给谁,谁能答应。”
  “话虽这么说,但是这年轻人可是个猛人,你看动手的时候,眼皮子都不眨一下,肖家大少能行吗?”
  肖然眸光冷冽,充满敌意的盯着叶天策,周围的议论声接踵而来。
  “肖家大少终于出面了。”
  华宇北?那个龟缩在南江州的武道宗师?
  当年南境之处有大敌入侵,南境战神亲自下令,征调南境之内武学宗师,可此人却是假装卧病。
  “呵呵,你不知道?人肖家大少可是武学大师,据说拜入南江州华宇北大人门下,修行武学,这下这年轻人可就惨咯。”
  说着说着,他们便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不过,他却是肖静的弟弟,真是有意思,自己还没找他,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
  这利息不讨,恐怕连贼老天都看不过眼了。
  致使那位战神大怒,亲自上门,废掉其半成功力,沦为一介废人,更是武学和天华神国的耻辱。
  凭借他一个华宇北的弟子,就能阻挡住他?真是可笑。
  “噗————”
  顷刻之间,肖然就无法忍受那股剧烈的疼痛,口中不停溢血,眸光中满是不可思议。
  “嘭————”
  肖然也不是省油的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出手偷袭,叶天策见此,微微冷笑,出手格挡,之后快速反应,直接将他一脚踹飞,撞在原处的地板之上,传来剧烈的落地声。
  “不愧是肖家人,阴险狡诈的模样,如出一辙。”叶天策再次掏出一根熊猫特供,点燃,惬意的深吸。
  “你是什么人?”肖然在张雯的搀扶下,艰难的站在那里,眼神中满是凶厉,恨不得将叶天策生吞活剥。
  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打不过一个普通人,要知道他在对方身上可没有感受到任何武学气息。
  “然哥!”趴在地上正在查看自己弟弟伤势的张雯,又惊呼一声,连忙跑过去搀扶肖然。
  “他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语,他再强,这也是南华府,肖家的地盘。”
  “不知道啊,此人乃是过江猛龙,我们怎么可能猜测出来?”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死。”叶天策吐出一口烟圈,轻声的呢喃。
  可是那呢喃声在此刻,现场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的听见,这话宛如惊雷,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想要自己的性命,而且就在他们肖家的地盘上面,听起来是那么的可笑。
  “呵呵,只是嘴硬。”
  “恐怖只有州里面的那些大人物家里的孩子,才敢这么威胁他们这两家吧。”
  “臭杂碎,你好生狂妄。”肖然脸庞狰狞,冷笑的盯着叶天策。
  “啊!”
  只见叶天策在顷刻之间就是扇了肖然巴掌,打得对方牙齿脱落,鲜血直接流出来,最后的一巴掌直接将他打飞。
  “噗————”
  又是一道光华闪过,叶天策消失在原地,等到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肖然的面前。
  这就是天策战神的气势,根本不是她一个普通女人能够承受的,早已经被吓破了胆子。
  “啪啪啪————”
  原本搀扶着肖然的张雯,此刻满脸布满泪痕,整个人直接被吓傻,站在那里颤颤巍巍。
  叼着熊猫香烟的叶天策斜睨张雯一眼,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眼神中满是不屑一顾和冷酷,那样的眼神让她心惊肉跳,有种仿佛要被人杀死的感觉。
  “这位先生正是好手段,先是把张家的大少打得半死不活,现在又是把我肖家的嫡系子孙打成如此模样。
  要知道肖家和张家已经联姻,如今这事南华府人尽皆知,难道就你不知?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鼓掌的巴掌声响彻全场。
  一名身穿黑色晚礼服,神色高傲并且年轻貌美的女人出现,在她的身旁跟着一名长相魁梧的男人,似乎是他的保镖。
  “你就是肖静?”叶天策道。
  当说到这里的时候,肖静下意识的昂了昂头,神色倨傲,此女身上倒是有几分上位者的味道。
  阁下这么做,未免太不把我们肖家和张家放在眼里了吧,或者说,阁下今天就是来找事的。”那女人眯着眼睛,盯着叶天策慢悠悠的说道。
  盯着这女人,叶天策顿了一下,很快他就想起来,这女人就是大哥那位狡诈的妻子——肖静。
  “南华府肖家,第一阴险狡诈者肖静,果然名不虚传。”叶天策玩味的盯着肖静,道。
  听到这句话的一刹那,肖静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不过,她迅速冷静下来,此人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他知道自己的过往?
  能够想出如此方法吞并当时南华府的第一时间,难免会有点骄傲自满,更何况,年纪轻轻就是今天的这种地位,自然是会膨胀些许。
  不过,她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从自己大哥手里面夺过去的,想到这里,他心中就忍不住杀意涌动。
  说话的瞬间,便冲了出来,见此,叶天策忍不住笑了。
  “啊!”
  但就算不知道那些详细的事情,至少知道她是谁,不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还未等肖静反应过来,身旁那名极其魁梧的男人已经开口:“你这个狗东西,竟然辱骂大姐,今天我就要你付出代价。”
  叶天策盯着肖静,语气平淡:“我说你阴险狡诈可不是没有根据的,嘴上说着自己的弟弟,可是你表现出来的那种气定神闲,根本没把他当回事儿,似乎恨不得我现在就替你把这废物弟弟杀掉是吧。
  直到楼上的那个老头出现的时候,你才不得不出现,停止让你这几个废物后辈来试探我,其实你不必如此,这几头笨猪我没放在心上,今天主要来一趟就是找你,肖家肖静。”
  “咔嚓!”
  那男人伸出来的拳头直接被叶天策格挡下来,紧接着就是清脆的骨头断裂声,那男人便痛苦的惨叫起来,真是不堪一击。
  一席话落地的时候,整个大厅彻底沸腾起来,他们看向肖静的眼神都变了,不知何时出现的楼上老头亦是眯眼,静静盯着肖静的背影。
  现场的人都不是傻子,叶天策已经说得这么明显,他们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一时间现场变得微妙起来。
  受伤的肖然不可思议的盯着此刻的肖静,正如对方所说的那般吗?
  自己可是她的亲弟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