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2章肖家,也不过如此

  “此人……是何人?”
  “好强大的气场,此人定不简单!”
  “南华府从未见过有这么一号人物,难道是南江府而来的?”
  “还是如今肖家的面子大,此人年不过三十,却有这种气质,应该是来自那些大家族的存在。”
  “虽然只是随意的坐在那个地方,但是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举手抬足之间有无敌的势在身上,此人到底是何人?来自哪里?应该是那些大家族的优秀子弟。”
  周围的人都在讨论,好奇叶天策的身份,坐在那里的他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
  莫说年轻一代的年轻天骄无人能与之抗衡,就算是他们那些老一辈国宝级的强者,亦是不敢与他相提并论。
  天华神国四大战神之一,这世界之上都没有几个敢和他并肩的,只要他想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阻止。
  再说到了他的这个地位和境界,所有资料都是处于保密状态,乃是天华神国最高的机密之一,在场可没人有资格查阅。
  大家族的优秀子弟?
  呵呵!
  叶天策内心冷笑,或许他们这些人的见识也就止步于此吧。
  本身就风光无限的他,如今更是耀眼好比天上星,只因今日,与肖家肖然结婚的,正是他的亲姐姐,张雯。
  如此说来,这不仅仅是一场婚礼,两个年轻人的结合,更是代表着两个在南华至高无上家族的利益关系建立起来。
  若是之前,他行事还会顾忌肖家颜面,但是从今天开始,他作为肖家嫡系子孙的小舅子,背靠两大顶尖家族,自然是肆无忌惮,南华城可以说他就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
  在这小小的南华府,他就是天,所有人只有仰望他的份。
  此时。
  张家川,南华城当年的第三大家族长子,如今荣登第二,家族势如劈竹,吞并江氏部分产业和势力。
  张家川主动出击,脸色阴沉,手中拿着一杯红酒,走到叶天策的面前,道:“这位先生面生的很啊,应该不是我南华府的人吧,不知你来自何方,可有我张家或者肖家的邀请函?
  今天这大喜之日,来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这南华府可没有阁下这样的一号人物,若是让那些阿猫阿狗混起来,岂不是脏了地方。”
  张家川的意思明确,问叶天策的邀请函,同时有点指桑骂槐的意思在里面。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无论是商界、名流亦或是地下世界的都想和他拉近关系,纷纷示好,以彰显其主人翁的地位。
  直到叶天策出现,他独特的气质让人认为是某个大家族的嫡系子弟,可即便是如此,张家川认为,到了南华的地界上,遇见他不拜山头,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任你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这里是南华府,是肖家和张家的底盘,是龙都得盘着,是虎那也得卧着,根本不存在猛龙过江的事情。
  “邀请函当然有!但是你不配看!要看让你爸滚出来看!”
  “啊?哈哈,好小子,肖家和张家的地盘,说话这么狂!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居然口出狂言!”张家川大笑三声,眼睛都笑出了眼泪。
  “哈哈哈————”
  他的这番话语倒是让叶天策有点好笑,这么多年,他参加过的宴会倒是不少,可是这宴会上敢跟自己要邀请函的,倒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他参加的宴会,哪个不是他张家川仰望的存在。
  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人敢跟他伸手要邀请函,更何况是小小的南华府之地,竟然有人跟他明目张胆的要邀请函,更是出言不逊,这地方本来就是自己闹的地方。
  更何况这小子似乎和肖家有点关系,那就当做是开胃菜吧,提前给诸位来个下马威。
  “好狂妄,这句话算是把张家和肖家都得罪了,要知道,张家川不仅是张家的嫡系子孙,更是肖然的小舅子,如今地位已不同往日,这南华府谁人敢和较量。”
  “是啊,哪怕他是来自南江府之地的大家族,也没有必要如此嚣张,把张家川彻底得罪,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
  “一个南华府的顶尖大少,一个身份神秘的过江猛龙,碰撞在一起,一定可以擦出让人意想不到的火花。”
  旁边的那些大佬闻言,皆是微微一愣,随着哄堂大笑。
  叶天策环顾四周,语气平静:“我这人,有些习惯,不是很好,平日里属实是见不得有人站着跟我说话,你知不知道我看不顺眼的人都是怎么跪着跟我说话的!”
  “好小子,够胆。”张家川自然是听得出这句话里面的意思,是在对他**裸的羞辱。
  张家川冷笑一声,强压心中的怒火,不客气的说道:“今日所到之人皆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一个见不得人的东西,还想要趁机浑水摸鱼,如果我不揍死你,我今天就是你孙子!”
  叶天策不屑的看着他,在他的眼中,张家川不过是跳梁小丑,毕竟能够弄死他叶天策的人还没生出来的。
  “看来你这孙子是当定了!”叶天策摇头,不屑的轻声说。就像是张家川做了他叶天策的孙子太过于丢人似的!
  四周的人开口,围观者发生在他们面前的这场闹剧。
  听到有人拿他和眼前的小瘪三进行比较,他心中更加不爽了。
  他张家川可是张家第三代里唯一的子嗣,地位尊贵无比,在加上今日乃是自家姐姐的婚礼,竟然有这样人没有邀请函,站出来闹事,如果不好好给他一顿教训,那他就不是张家川了!
  没一会儿,乌泱泱一群身穿保安制服的人小跑了进来。
  “是谁在这里闹事?”
  “你太爷爷在此!”叶天策本来不想搭理,但他的忍耐早已超出了限度!他堂堂一个战神,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纨绔子弟左一句弄死右一句宰掉的。
  张家川一愣,随后疯狂大吼道:“叫保安来给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给丢出去!别在这里脏了地,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他!”
  “好,叫你们所有保安一起上!”嘴角露出残酷的笑容,眼神冰冷。
  张家川仍旧是有恃无恐,戏谑的一笑。
  “咔嚓!”
  太猛烈了,直接废掉了那保安的腿和胳膊,速度太快,根本容不得他反应过来,只是身体的疼痛,让他本能的叫起声,那声音掩盖了一切。
  “让你们跪着,是你们莫大的荣耀,现在开始,跪着和我说话。”
  就在他话语刚刚落下的刹那间,刚才出声的那个魁梧男人贸然朝着他出手,只见橡胶棒阴狠狠地朝着叶天策的头部袭来!
  说时迟那时快,叶天策漫不经心的一抬手,出手的保安便用另外一只手握着刚才拿着橡胶棒的那只手连连哀嚎!原本朝着叶天策头上袭来的橡胶棒从高空掉了下来,狠狠砸在那保安脑袋上,顿时血流如柱。
  另外一个保安见状,朝着叶天策跑来,只见叶天策那手段凌厉而又敏捷,一只手抓住其胳膊,顺势直接扯下来,一脚又踢在其膝盖之上。
  “这是什么人?”
  “敢如此出手,在肖家和张家面前闹事?”
  “此人死定了,张家一定会联合肖家将之斩杀,一定让之付出沉痛代价。”
  冰冷的声音,让现场的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这特么就是猛龙过江,根本就没有把这两大家族放在眼里。
  “嘶————”
  现场所有人将眸光落在他的脸上,不可思议的盯着叶天策,他们不敢想象,这样的事情就亲眼发生在自己的面前,那种感觉,就像是天方夜谭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就连一旁的张家川也吓得脸色惨白,他比谁都更清楚,他就是一个纨绔子弟,花钱败家他还行,打架可真不行。要不是他是张家唯一继承人,随便一个姑娘都能将他打趴下!
  可是说到底,再怎么样,气势这种东西可不能丢啊!尽管张家川怕得要死,他还是壮着胆子哆哆嗦嗦地开口道:“臭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敢在南华府作乱?!”
  叶天策不屑的冷笑一声:“我管你是谁,呵呵。”
  “这人也是勇猛,杀伐果断,根本不和张家川废话,简直是猛的厉害啊。”
  自始至终,叶天策都没有动过,眼神冰冷到极致。
  此时,乌泱泱的一群保安,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那种愤怒,自然是不能进行隐忍,可是当他们迎上叶天策的眸光时,不知道为什么心头一跳,生出畏惧此人。
  “你们还在等什么,谁帮我弄死这杂碎,我给他100万。”张家川见保安们蠢蠢欲动,便直接用金钱诱惑他们,他比谁都更清楚,有钱可使鬼推磨,如果鬼不推,那是钱不够!而他张家川有的是钱!
  这些保安听见了100万,也不再怕了,就算叶天策是个魔鬼,这么多人难道还打不过他吗?想罢,这些人也没啥犹豫的了,直接出手。
  微微一笑,露出那灿烂的笑容,看似温润尔雅,其实让人胆战心惊。
  张家川被人羞辱半天,心中气恼至极!便对着那群保安叫嚣道:“张家养你们是干嘛吃的?一群饭桶!”
  这群保安乃是肖家圈养的死侍,今日这么重要的日子被砸了场子,他们难逃其咎,更何况此人对他们进行侮辱。
  骨头断裂的声音,血溅出来的声音,以及那些保安疼痛的惨叫声,不断的传了出来!所有人才意识到,这真的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动手速度之快,手段残忍至极。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片刻之后!
  “肖家,也不过如此,都是一群废狗不成?就没点上得了台面的东西?”
  “咔嚓————”
  “噗————”
  “啊————”
  说话的时候,他站起身来,神色锐利,一脚将张家川掀翻,语气森然,围观的人见此,都下意识的后退几步,根本不敢和他的目光对视。
  “臭小子,赶紧放了张少,不然肖家和张家灭你满门。”
  “你说什么?”
  当有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天策眸光中竟然闪过一道光芒,直接将刚才掀翻在地的张家川,踢出数米,打翻了布置在此地的酒桌。
  但是,他并没有结束自己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