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1章归来,物是人非

  南江州。
  南华府。
  “肖家,肖静?”
  叶天策眯着眼睛,神情冷酷,站在南华大酒店楼下,他长相普通,但是眸子深邃,身姿挺拔。
  不怒自威,有股上位者的气势,能让人心神震颤。
  一年前,十二年不见一面的大哥江峰突然打来电话,电话中的内容,差点没让他从西极州杀回来。
  奈何当时外敌虎视眈眈,叶天策分身乏术,私人感情不能与国土相提并论,无法脱身。
  想不到没过多久,叶天策就听到了大哥江峰从南华府江氏集团大厦纵身一跃,就此一命呜呼。
  这十二年没回来,曾经的老街早已是繁华市中心,变化不可谓不大。叶天策望着熙熙攘攘的行人车辆神色落寞。
  “天策,江氏没了,毁在我这个不肖子孙的手里,我无颜面对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啊!”
  江氏集团随之四分五裂,顷刻之间化作南江州历史尘埃。
  等叶天策腾得出手来已是一年之后。
  “大哥只希望,我的死,可以换来你们的平安,你们一定要答应大哥,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那是大哥在电话里面无助的声音,那种惊慌,似乎就在昨日,一字一句印刻在自己脑海里面。
  “天策,是那个女人,他们肖家联合那些人来设计我江氏,大哥已经走投无路了。”
  “小妹就交给你了,她的安危我最是担心,只要她不回国,那就一定安全,但是我清楚她,江氏破灭,她定然要回来追查前因后果,你一定要保护好小妹。”
  十二年前,你曾说希望我以后等做个将军。
  我没有辜负大哥的期望,我不仅是将军,更是这天华神国的四大战神之一。
  叶天策望着南华大酒店,点燃一根特供熊猫烟,神情愈发冷冽和伤感。
  “大哥,你知道吗?你我虽不是亲兄弟,但是江氏待我怎样,我心里比谁都清楚。所以你的仇,我一定帮你报!你生前所遭遇到的所有不公,我都会为你亲自讨回来!我会让那些加害你的人,一个个地跪到你的墓前给你赎罪!
  “老大,您站在此处已经两个小时了,已入秋,南华府天转凉,您披件衣裳吧。”
  话语间。
  可惜,你和义父他们都看不见了……”
  “嫣然小妹,我一定会保护好,若是谁敢伤她,哪怕逃到天涯海角本战神也一定灭他九族!”
  叶天策自顾自的的吞云吐雾,神情略显伤感,跟随天策总督足足十年之久的苍穹,心中一惊。
  老大纵横天下十二年间,纵是一人独对千军万马时,也不会眨一下眼睛,可今天,他竟然会有如此明显的情绪波动。
  一位身材魁梧,虎背熊腰,将近两米的身影来到近前,为他披上一件军绿色的大衣。
  叶天策捏了捏衣角,以他的境界,严寒已不畏惧,可此举是苍穹的一番心意,他不会拒绝。
  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天华神国最年轻的战神,肩抗四星,属下近千将军,护佑天华北境万里河山。
  被敕封为“天策战神”,独秀一枝,别说是小小肖家,就算是整个南江州,只需他一句话,便可改天换地。
  “老大,杀鸡焉用牛刀,小小肖家,何须您亲自南下?!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一定将肖家踏为平地!”
  左将军苍穹疑惑,看了一眼挺拔的身姿,暗中揣测。
  苍穹倒吸一口冷气,他知道此举,老大已然动怒,任由谁出面,都不能改变老大决心。更何况,如此深仇大恨,不亲自手刃仇人,枉为人!
  叶天策褪去风衣,神情冷冽,吩咐道:“你再此等我,我去会会这南华府第一家族。”
  叶天策深吸一口,燃尽最后的香烟,将之扔在地上,火光踩灭,尽管声音很轻,却似从冰窖之中传来:“江氏,对于我有养育再造之恩,我大哥江峰无辜惨死,江氏破灭,如此血海深仇。我一定要亲手血刃,牵扯之人。”
  嘶————
  “拿了江氏的,必须给老子连本带利全还回来!吃了我江氏的,必须全部都要吐出来!江氏只要还有我在一天,此事就不算结束!”
  “大哥,义父,义母还有爷爷,你们的仇,你们的恨,将由我叶天策为你们讨回来,参与此事的人,一个也别想逃!”
  “好的!”左将军苍穹接过风衣,神情凝重的点头。
  “我兄弟,父母,不是什么人都能算计的!”
  完婚以后,肖家展现出狼子野心,里应外合,害死江峰爷爷,最后用其父母的性命威胁他,为了江氏,他束手无策,只能从南华府江氏总部十五楼跳下来,终结其一生。
  其父母被迫立下遗嘱,由儿媳肖静一人继承江氏所有财产。立下遗嘱之后,一场意外火灾,叶天策义父母葬身火海,鼎盛的江氏宛如倾斜的大厦,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江氏乃是南华府第一家族,家族之间永远少不了利益结合,江氏于三年前和南华第二世家肖家,定下联姻关系,于一年前完婚。
  联姻的人,皆是两大家族的嫡系,江家第三代长子江峰,以及肖家长女,肖静。
  今日的南华酒店富丽堂皇,张灯结彩,门外停车场尽数高档豪车,进出者皆是盛装出席。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肖家选择在南华大酒店,这家江氏当年的财产,为自己的第三代嫡系子孙肖然,举办婚礼。
  之后肖静带着江氏财产回归肖家,肖家顺其自然的成为南华府第一世家,至于江氏,成为南华的禁忌之词,再无人敢提及。
  ——————————
  叶天策迈着沉重的步伐,眼神锐利和冰冷,见他气场强势,门口保安无人敢上前询问,他自然是走进来了。
  走进酒店当中,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一群群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在互相交谈,莺莺燕燕的漂亮女性身着晚礼服,亦是有着自己的交际圈。
  肖然正是肖静之弟,以这个女人如今在肖家和南华府的地位,自然是有各方大小势力前来道贺。
  三年前,江氏长子最爱下榻的酒店就是此地,三年后,如日中天的肖家,更是在此地举报三代子孙的婚礼,似乎在宣誓着什么东西,充满着警告和讽刺。
  最中间的礼仪台上面,一个俊美身着西装的年轻男子,挽着身旁身着婚纱的漂亮女子,两个人宛如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般。
  没有肖静的身影,叶天策随便找了位置坐下俩,他并不着急出手。
  这样的机会不多得,能够在这里接触到南华府的所有达官贵人,他们其中一位出声,都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于此,叶天策没有兴趣,更是不看在眼中。
  今天到此,只为了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能把江氏这样的百年世家算计在手。
  至于肖静这个罪魁祸首,自然是不会让她就那么痛快的死了的,至少要让亲眼目睹自己的亲人,一个一个的倒在她的面前,这样也不枉他叶天策亲自南下。
  据调查,当年破灭江氏的计划,都是这个蛇蝎女人一手策划而成的。
  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
  婚礼还未开始,应该还在等待过程中,那些大人物往往不到最后不会出现,他有耐心,等的住肖静这个蛇蝎女人。
  只是他叶天策气场强势,坐在那边,引人注目。
  要知十二年征战沙场,铁血杀意并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遮盖的,在他出现的时候,不免吸引大部分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