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10:差距

  静!
  死一般的安静!
  静的能听见两个人的心跳声。
  安瑶知道自己话说的重了,可要她道歉,就是说不出来。
  僵持下去不是办法,安瑶主动打破僵局,“我会给你一笔钱作为补偿的,另外,你妹妹后续的费用我也会承担。”
  “不用了。”庞飞的语气平静的不正常。
  安瑶没注意到他眼神中的凄楚神色,兀自说道,“这次倒是有骨气了。”
  “那你可错了,不是我有骨气了,而是我不给你补偿我的机会。”
  “能成为你安瑶的丈夫多有面子啊,我还没享受够呢。”
  明显是在说反话。
  “你……”安瑶气结,“无耻!”
  安瑶走了,庞飞没拦她。
  安露扶着安瑶,二人上了安瑶的那辆奔驰车子。
  像是怕人发现,那辆车子停的很远。
  奔驰车内,安瑶脸色很不好看。
  “姐,那个混蛋跟你说什么了,我看你们好像聊的不是很愉快。”
  “他不同意离婚。”
  安露大为吃惊,“他神经病吧,明知道你心里没他还不离婚,图什么啊?姐,我跟你说,以后你没事就跟罗亮哥约会,气死他,气到他自己提出离婚为止。”
  “你说你也是的,怎么就找了那么个混蛋啊,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安瑶心不在焉,“露露,他说我虚伪,在他面前假装清高,背地里……”
  “他就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你别理他。不离婚,哼,由了他了。这事你交给我,我给你搞定他。”安露扯出一抹坏笑。
  安瑶兀自想着心事。
  庞飞说她虚伪,这盆脏水她不接受。
  她要让庞飞知道,不是她安瑶虚伪,而是他庞飞和罗亮的差距太大。
  她还要让庞飞知道,问题出在他身上,而不在她安瑶身上。
  奔驰车“呼啦”一下从庞飞眼前驶过,扬起一片尘土。
  “嗡嗡。”手机震动起来,是林静之打来的。
  “庞飞啊,你把罗晶晶小姐送哪去了?”
  罗大海估摸着女儿该送回去了,给家里打电话才知道罗晶晶压根就没回去。负责联络庞飞的服务员没庞飞电话,最后还是林静之从登记手册那找到的联系方式。
  庞飞一拍脑门,刚才本来要给酒店打电话说明情况的,被安瑶的事情一耽搁给忘记了。
  “林主管,罗晶晶小姐半路醒来,非要让我带她来东城这边的上岛咖啡馆,人现在在这边呢。”
  罗大海担心女儿,就在林静之旁边站着,电话开的是免提,庞飞的声音他听的一清二楚,“我女儿喝成那样你把她拉东城去干什么,不知道那一带很乱吗,我命令你立刻马上把人给我安全送回去!”
  庞飞将手机拿的远远的,那罗大海的分贝也太吓人了。
  送,必须送,不送明儿个就得卷铺盖走人了。
  “晶晶,你喝多了,快上车。”罗亮扶着罗晶晶出来,短暂的四目相撞,两个男人都是毫不退让。
  “我是安瑶的丈夫。”他说这话不是在炫耀,而是提醒罗亮,别勾搭有夫之妇。
  罗亮将罗晶晶放好,拍了拍手,“我知道,安瑶花了八十万买来的嘛,假的。”
  对方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比刀子还锋利,这不就说明安瑶在罗亮跟前什么都说了吗?
  自己的老婆跟自己无话可说,却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
  呵!
  “而且我还知道,你在安瑶的酒楼做事,拿着她发给你的可怜薪水。”
  “你知道安瑶手上那款包多少钱吗?四万六,你一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
  “识相的话就早点离婚吧,别死赖着,让人瞧不起。”
  最了解男人的始终是男人。
  安瑶的奚落、嘲讽,他还能找到理由反驳,但罗亮的话,却让他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吃软饭、无能、懦弱……
  不是承认不承认的问题,而是现实的问题。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就是现实。
  “送我妹妹回去吧,顺便好好想想我说的话。”罗亮的背影渐渐远去。
  庞飞却还一脸懵逼。
  兄妹?那他们岂不是……
  呵,安瑶啊安瑶,原来你的品味也不过如此。
  将罗晶晶平安送到罗家,庞飞再自己打车回去,无奈口袋里没钱,只能坐公交。
  末班车,回到安家已经快十二点了。
  “姑爷,您可回来了。”张婶给他开的门。
  庞飞下意识抬头,安瑶的房间亮着灯,他的房间也亮着灯。
  他突然有点不想上去。
  不得不承认罗亮的确比他优秀,有钱、帅气,和安瑶很配。
  以前不知道这个人存在的时候,他也幻想过只要自己足够努力,说不定可以打动安瑶的心,但现在,连那种幻想都成了一种奢望。
  他和安瑶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差距太大了。
  人最怕的是有比较,巨大的悬殊会让被比下去的一方有一种很挫败的感觉。
  庞飞现在就感觉很挫败。
  金钱、地位、名望,这些不是拳头可以解决的。
  杀场上再勇猛无敌,在生活面前就什么也不是了。
  “咔嚓。”房门被人推开,安瑶站在围栏前看着他。
  躲不过去的。
  庞飞迈着步子走上去。
  “你知道你和罗亮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两个人一碰面,安瑶就没来由的问了这么一句。
  庞飞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脱鞋、脱外套、脱裤子……
  “是韧劲。罗亮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困难,他都不会轻言放弃,他会抓住一切有可能的机会让自己爬的更高更远。而你呢,你就像一摊烂泥一样,甘于被生活磨平你的棱角。”
  “我瞧不起你这种安于现状的态度,所以我对你冷漠。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从来没有在你面前假装清高过,那是你理解错了,那不是我的清高,是你的平庸,让我无法对你另眼相看!”
  一瘸一拐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
  庞飞躺在床上,思绪久久难以平静。
  自己真的无能的让一个女人都瞧不起了吗?
  长夜漫漫,注定难眠。
  一夜的辗转反侧,到黎明时分才有了睡意。
  代驾的工作时间主要是五点到晚上十二点,白天他可以不用去公司,正好,不用看安瑶的脸色。
  伴着早起鸟儿们的鸣叫声,庞飞渐渐进入梦乡。
  楼下,安露伸着懒腰坐在桌前,“姐,你昨晚等那么久,到底要跟他说什么啊?”
  “吃你的饭!”安瑶掰了一块面包塞她嘴里。
  曹秀芳颇为好奇,拉着安露打听消息,“什么情况啊?”
  “罗亮哥回来了,昨晚我姐跟罗亮哥在咖啡馆见面,被那个废物看到了。嘿嘿,妈,你是不知道,那个废物当时的脸色有多难看。”
  “安露,有点素养行不行,他好歹是你名义上的姐夫,别一口一个废物的。”安瑶突然发火。
  安露一脸懵逼,“你吃错药了,今天竟然帮着那个……帮着他说话?”
  安瑶没吃错药,只不过她昨晚反思了一下自己,是她对庞飞瞧不起的态度影响了妹妹和母亲,导致一家人都看不起庞飞。
  其实庞飞是有能力的,不然他也不可能在面对赵伟的时候能那么快想出解决的办法来。
  她要向庞飞证明自己不是虚伪的女人,也应该给庞飞个机会证明他不是无能的人。
  这第一步,就得是从自己做起!
  “吃完饭赶紧上学去,别一天到晚地瞎溜达了,小心以后变成文盲没人要你。”
  安瑶习惯了强势,对妹妹对母亲都是如此,“妈,还有你啊,少买点乱七八糟的首饰吧,你戴再多爸也看不见。”
  安露和曹秀芳互相看了一下,一脸无奈的样子。
  “我姐是不是快更年期了。”安露爬在曹秀芳耳边小声嘀咕。
  见安瑶拿了手提包要走,安露连忙追过去,“姐,你不是想早点离婚嘛,我可以帮你啊。”
  安瑶不以为意,“你能帮我什么,别给我添乱就成。”
  “真的真的,我有个很好的注意。”安露十分兴奋。
  安瑶急着赶时间,压根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好好好,我先走了……”
  几个好字,让安露以为安瑶是同意了。
  饭也顾不得吃了,安露拿起手机钻回房间。
  “莹莹,我需要你帮忙……”
  庞飞睡的正香,手机“嗡嗡”的响个不停,吵的他头疼。
  是个陌生号码,不知道是不是酒店打来的?
  按了接听键,那边传来安露急切的声音,“姐夫,帮我个忙。”
  摁了挂断键,将手机扔在一旁,没多久,电话又“嗡嗡”震动起来,跟催命符一样。
  “姐夫,我真的需要你帮忙,莹莹喝多了,我扛不动她,你快来帮我啊。”
  “我向你保证,以后我再也不欺负你了,还帮你说好话行不行。”
  “姐夫,我的好姐夫……”
  庞飞可不相信安露能对自己好,之所以答应过去,是想看看安露在搞什么鬼?
  “地址发我。”
  “我已经发你了。”
  还真是够自信的。
  “我没钱了。”
  安露想算计他,他也不介意趁机敲诈敲诈这位小姨子。
  二人互相添加了微信,没多久,安露的红包发过来了。
  还真是够抠门的,就发了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