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22章,你不是僵尸吗!

  “可不可以不进去?”
  “为什么?”
  郁沐沐心里感叹,报应也来的太快了,鬼知道买的票居然是这场的!
  冷千辰和安琴都在里面,现在都已经开了半小时了,此刻进去一定会被发现,那就完犊子了,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先溜了?
  魏君泽邪美的脸上充斥着顽皮,这丫头,又在想什么鬼主意?
  “僵/尸/大哥,你现在饿不饿?我去那边买份炸鸡排好不好?”
  “不饿呀,再说了这不是有你呢,随时随地补充能量~”
  郁沐沐听着话音,默默的将脖子捂紧,看来,是真的要找个法师收了他。
  “沐沐,咱们快进去吧,我可是第一次看动画片呢,陪我~~”
  郁沐沐反抗无效,被身边这只老僵/尸/抓着紧紧的给拖进了影院内。
  大概就像二哈不肯回家,被主人用劲儿拉着绳子往前拽一样。
  郁沐沐用了全身的力气,可偏偏这只老僵/尸/用吸/血/来威胁自己,魏君泽,你给我等着,我郁沐沐就不信治不了你!
  魏君泽笑嘻嘻的拖抱着身边的少女走进了影厅。
  郁沐沐一瞬间快速把自己的头发挡着脸,千万不能被发现了,透过发丝,用眼眸环视一圈,恩?只有琴琴一个人?那家伙居然给我掉链子!
  松一口气,还好冷千辰不在,慢慢的将头发放下,走到座位处坐好,真神了,老天派这只老/僵/尸/来惩罚我的吗?这个位置居然和琴琴才相隔两排...真是...天要亡我...冷千辰肯定气炸了...
  说什么来什么,只见冷千辰端着两杯饮料迈着那修长笔直的双腿走了进来。
  郁沐沐随着座椅,慢慢的将身子滑到座位下面,希望他暂时瞎了,千万别被他发现。
  魏君泽一扭头,淡淡的眸子笑意甚浓,手肘撑放在下巴处,默默注视着少女傻傻的模样,然后决断般的将少女捞了起来。
  “你能看到吗,还不起来。”
  郁沐沐猛地被魏君泽一把揪起放到座位上,尴尬的双眸与刚走到前两排位置的冷千辰对视,完了完了,被他发现了...我惨了...
  冷千辰的双手端着可乐杯,看着已经受到惊吓的郁沐沐,冷哼一声,将饮料杯递给了安琴,优雅的落座。
  在公众场合,一定要优雅!气质!
  凤眸向后瞟去,那个男人?
  他和蠢女人是什么关系?
  魏君泽挑衅般的回应这束目光,大手一捞,将少女搂在身旁,像是在宣告着,这是我的。
  冷千辰冷着脸,紧紧捏住了饮料杯。
  下一秒,安琴看到的便是饮料杯被捏变形,而饮料顺着手指缓缓落下,着急的从包里找到纸巾,展开,铺在冷千辰的手指上,准备将杯子拿出来。
  “滚开——”
  安琴听到身旁沉着声音的低吼,吓得一时间不敢动弹。
  “那个...饮料洒了,我替你擦擦...”
  冷千辰的眸子充满寒光,嗓音低沉:“滚——”
  郁沐沐发现前面的两个人气氛不对,琴琴一脸委屈的样子,冷千辰你真牛,你果然凭实力单身!活该你是单身狗!
  将手中的纸巾团成团,一个弧度抛过去,不疼不痒的砸到了冷千辰的后脑勺。
  冷千辰冷冽的眸子转过去刚要发火,却发现是沐沐这个小没良心的抛着纸团,心里的怒火压下去。
  你竟然把我推给别的女人,你还敢再蠢点吗!
  不过仔细想想,我是不是有点喜欢她?
  冷千辰怒火的眸子充满了疑惑,周身的冰冷渐渐褪去。
  安琴鼓足勇气将已经被捏变形的饮料杯拿开,将纸巾抚在男神白皙的手背上面,轻轻的擦拭着。
  “我说了,滚开,不要用这廉价的东西碰我!”
  话罢,冷千辰将手从安琴的手中抽出来,静静的从兜内拿出手帕,却发现饮料已经干涸,发粘,悠悠的站了起来,走出去。
  安琴低着头,紧紧攥住手中的纸巾...男神的手真好看,骨节分明,肌肤又白,这张纸,我一定小心保存...这是第一次碰触到男神的手呀~
  郁沐沐神经紧绷,刚刚那家伙的眼神...我肯定完蛋了...
  “琴琴,我一会儿先走了,不陪你了。”
  安琴看着短信,回复道,“好。”
  郁沐沐戳了戳身旁的魏君泽,“咱们走吧。”
  魏君泽扭过脸凑近少女,问道:“还没结束呢。”
  “哎呀,你想看,我会再陪你看一次,现在真的走吧!”
  “好吧好吧,我先让温绮去开车。”
  坐在后排的温绮点点头,站了起来,“王上,属下在外等您。”
  “不急,你先去买柚子芝士味的蛋糕。”
  “好的,属下先告退。”
  郁沐沐看着温绮的背影渐行渐远,“你让他买蛋糕做什么?”
  “没什么,突然想起来你很喜欢吃,正好过来了。”
  “魏君泽,我又没有和你说过。”
  魏君泽将头埋在少女的怀里蹭了蹭,“说过的呀,血的味道告诉我的。”
  郁沐沐红着小脸,将这只脸皮厚的老/僵/尸/推开,既然如此,那下次我就多吃大蒜!!熏死你!!可恶的老/僵/尸/。
  腾一下站起,快步走出去。
  “你终于肯出来了!”
  郁沐沐抬眼看去,完了完了,这不是典型的瓮中捉鳖吗!.....他是鳖。
  “哎呀呀~好巧呀~我们好像在哪见过吧~”关键时刻!装傻装楞装无辜!
  冷千辰挑挑眉,“是啊,好巧呢。”语落,将手放在少女的额头上一弹,“你居然把我推给别的女人!!”
  郁沐沐揉着额头,这力度,存心报复是吧!
  “郁沐沐,你有没有良心,亏我准时准点到,结果你和别的男人一起来看电影。”
  “冷千辰,你活该单身!我琴琴虽然不是绝世倾城,但那也是小家碧玉,怎么,瞧不上?!”
  冷千辰双手折叠,单身?瞧不上?
  “郁沐沐,我只瞧得上你,别人我不稀罕。”
  “......我单身狗好吧,绝世孤立。”
  冷千辰刚想把这蠢女人拽过来,眼眸看到刚刚走出来的男人,戒备心燃起,“你怎么会和我家沐沐在一起!”
  魏君泽玩味道:“我未婚妻的桃花烧的挺旺啊。”
  郁沐沐和冷千辰同时瞪大了自个的眼睛,未婚妻???
  “魏君泽,我什么时候成你未婚妻了??”
  “小娘子,看来你这桃花为夫只能给你摘了。”
  “......”郁沐沐已经无语,这只老/僵/尸/还挺自恋的,和冷千辰有的一拼。
  冷千辰的鼻子突然闻到一股很熟悉的味道,这个味儿是?
  对,没错,沐沐脖子的伤口残留的味道,是这个人!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动她!”
  魏君泽的唇角边勾起一抹邪笑:“孤的人,岂容尔等希冀。”
  “沐沐,你从哪认识他的!”冷千辰冷着脸问道。
  魏君泽仔细观察着面前的冷千辰,丫头曾说过他的眼睛会发着红光?原来如此。
  “西方的血族。”
  郁沐沐的桃花眸子瞪大像极了杏眼,血族?那不就是传说中的吸血鬼吗?!!
  冷千辰目空一切,“没错,我高贵的血统,怎可与你这只老/僵/尸/所比拟!”
  郁沐沐听的头都要大了,血族,什么血族,不都是僵/尸/吗!!又搞什么!
  “冷千辰,你不是僵/尸吗???你什么时候成血族了!!”
  冷千辰单手解开脖领处的扣子,“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僵/尸/?”
  郁沐沐抱紧自己,这惊吓也太好玩了,我要淡定,这个时候跑掉不仗义,但是,我控制不住呀,我的腿在自己动...
  “果然是个毛头小子,无趣。”
  冷千辰攥紧手指扣在手心里,说我毛头小子?也不称称,你自己几斤几两!
  “如果你俩决定一比高下,我现在抓紧时间去买瓜子什么的。”
  魏君泽抬起脚步,邪气的脸颊上,一双深不见底的黑宝石眸子却偏偏充满了深情,“傻丫头,我可没空和小孩子玩,咱们走吧。”
  “别碰沐沐!”
  魏君泽的眼眸凝望着冷千辰,冷哼一声,说你是毛头小子你还不信。
  在郁沐沐眨眼的时候,冷千辰就被魏君泽一个过肩摔给放倒了。
  哇~~太帅了!我要和他学功夫!好好学,不再吊儿郎当了!
  冷千辰干睁大双眼,躺在冰凉的地面上,笔直精干的西装变得皱皱巴巴,这只老/僵/尸/看着弱不禁风的,力气有这么大?
  魏君泽一脸得意,叫你小看我,给你点颜色瞧瞧。
  突然间冷千辰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像被石头砸过一样巨痛。
  “魏君泽,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不过分呀,我才用了一成力,是他太弱了。”
  郁沐沐看着面前的魏君泽一脸漫不经心,一成力?就把他摔成这样?我总算知道肖诺安为什么会受伤那么重了!那这么说的话,肖诺安还活着...算不算是他手下留情??
  肖诺安,你真应该感到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