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10章,后果,要比这个惨!

  “小鱼,我一定要穿这么多吗?”
  “是的呀,家主说了,今天可是小姐的大日子,必须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郁沐沐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好像又痛了起来...
  目光灼灼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明艳动人,婀娜多姿,如果,这是形容衣服的话...
  镜子里此刻倒映着身材高挑,身着香芋淡紫色的正装旗袍裙,金色的刺绣盘旋在整件衣服上,像是在喧嚣着自己是主角的那份光环。
  “小鱼,你说,这是我必须要走的那条路吗?”
  小鱼偏头,一脸不解,“小姐,你怎么了?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吗?”
  梦想?
  郁沐沐苦苦的笑着,恍惚间想起了那夜,月光的光束之下,那双逆着光时,阴狠的眸子。
  “小鱼,若有一天...哎,算了,走吧,母亲还在等着。”
  小鱼懵懵懂懂,既憧憬着对于爱情的那份浪漫,又听不明白自家小姐的话语为何,难道真的像网络上说的那样?婚姻便是爱情的坟墓?一旦订婚了就半只脚踏进去了?小姐很担心吗?
  不担心才是假的,那个肖家少爷,明明已经有婚约在身,还和那个冷小姐暧昧不清!小姐担心这些所以不开心的。
  小鱼睁着担忧神色的眸子看向了此时深深叹气的自家小姐,心里暗暗发誓,小姐,小鱼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郁沐沐霎时间,感觉到,身上像电流走过,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感觉...
  “小姐,等一下,我把这个给你戴好了。”
  “啊啊啊,小鱼,我拒绝!!!”
  “小姐,家主说了,你一定必须!要戴着这个,早上家主特意吩咐管家送来的。”
  郁沐沐的身体站直靠在了镜子上,双手推脱着,桃花双眸为难的看着小鱼的手里,再看看小鱼的明亮有些闪闪发光的眼睛,“小鱼,你听我说,这个,就当不存在,好吗,母亲若是问起来,也绝对和小鱼无关,我保证!”
  小鱼的嘴角笑嘻嘻,自家小姐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却是这顶有着百余年历史的,‘郁家冠帽’:“小姐放心,小鱼一定给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绝对碾压全场。”
  郁沐沐紧张到咽了咽口水,你问我为什么会怕?笑话,我郁沐沐怕过什么?
  这顶帽子,镂空设计,帽檐上方还能用以簪子加以点缀,绝对属于那种百搭衣服类型的装饰品,说实话,这个帽子如果在平常意义的时候,自己还挺喜欢的,可是后来。
  郁沐沐再长大一些,便被父亲告知,这帽子是百年前郁家第一代家主的持有物,也是象征着郁家家主的身份,如果将来有一天戴上这个帽子了,那郁家的重担,责任,也就一样一样的累积,戴在自己的身上。
  记忆里,那张笑容明朗,慢慢变得模糊的,父亲的脸。
  父亲,你可知道?女儿十分想念,现如今,女儿只想逆转女儿的命数,对于责任,暂时不想接手...
  “小姐,再不出去,家主就该生气了。”
  郁沐沐被小鱼的说话声,把思绪从记忆深处拉了回来,难道,重活一世,我还是得认命吗?
  沉甸甸的帽子戴在了自己的头上,这份沉淀,像是一座大山,压在了郁沐沐内心深处那名为‘期望’的上面,重重的。
  小鱼将簪子装饰好之后,乐呵呵的扶着自家小姐走出大门,前往属于小姐的幸福开端~~
  郁沐沐的脚步只能慢慢的挪动着,良久,见到了等候在院门口的母亲。
  一身红色,宣告着一切的开端。
  “母亲。”郁沐沐半蹲着,等着母亲的吩咐。
  “今日订了婚之后,肖家就会派人把肖诺安带过来。”
  郁沐沐犹豫着,小心翼翼的开口:“母亲...”
  郁家家主凤眸严肃,目光看着自己的女儿:“有什么话,回来再说,走吧。”
  郁沐沐本想着点点头,可是,这帽子,沉!簪子点缀之后,更沉了!!有些想拉着进度条,回去问问那个第一代的家主,设计这顶帽子的时候考虑过它的重量吗!考虑过后人戴着帽子时,那份沉重的心情吗!!
  另一边,两家汇合的订婚宴的地址。
  “肖诺安!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冷凝雪不安的看着面前的自己的男朋友:“你不是答应过我,你会和她取消婚约的。”
  “凝雪,我和她订了婚,也不妨碍咱们在一起的事实呀。”
  “诺安,我不要!你快去和郁家家主说,说你不会和她女儿订婚的。”
  “凝雪,别再胡闹了,如果你还这么闹下去,咱们现在就分手!”
  冷凝雪的双手揪住肖诺安的衣服不放开,倔强的眼眸里泛起泪光。
  肖诺安轻轻的抓起冷凝雪的双手,目光中带有温度,嗓音温柔道:“你放心,即使将来结了婚,也不影响你和我的感情,你相信我。”
  “诺安...我只想,你的订婚对象是我,你结婚的对象还是我,有这么难吗?我求求你,你去找你父亲好好说说,你别和她订婚好不好...”
  肖诺安嘴角的笑容带有一丝轻蔑,“凝雪,我说了,即使和她结了婚,也不耽误你,如果你还这么闹下去,现在就分手,从此不再见你。”
  冷凝雪的耳朵里,回荡着一句‘分手,从此不再见你’杏眼中的泪水缓缓滑落,“好,我不闹了!”忍住想哭的声音,走回在宴席上冷家所处的位置,双眼空洞,坐在桌子前,随即趴在了桌子上。
  郁沐沐站在门口,看着肖诺安那个渣男,果然,渣起来是不分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也真可怜了冷凝雪,果然,爱情都是盲目的,可怕,太可怕了。
  目光从冷凝雪的身上收回来,再把眸子甩过去,看着今天订婚宴上的另一个渣男···呃····不对,是另一个主角。
  身穿淡香槟色的长袍,如果回到以前的封建王朝,郁沐沐打赌,他也还是个渣男。
  这身长袍衬着他偏白的皮肤反而就像是贫血一样,谁给他搭的衣服?一点都不适合。
  “小姐姐~~”
  郁沐沐艰难的慢慢偏过头,在看到少年的一瞬间,神色惊奇起来:“事情办得怎么样?”
  少年很肯定的点点头,右手举起,一个ok的手势。
  郁沐沐的心中重新燃起希望,“事成之后,一定不会亏待你!!”
  “口说无凭,字据为证,还请郁大小姐留下保证。”
  郁沐沐扶着自己的帽子,低下头看着少年手中的纸张,笔,以及?这一碗粉粉的液体是什么?
  少年秒懂郁沐沐的神色,随即开口:“今日出门的太过于匆忙,所以,按手印的话,只能以这碗火龙果所鲜榨的汁来代替了~~”
  郁沐沐怀疑的看着少年,面露嫌弃:“你确定这个按手印能够保存下去??”
  “我确定,宴会马上就开始了!”
  郁沐沐着急的看了看周围,改为用左手扶着自己的帽子,右手快速的拿起笔写上保证,并用碗里的水果汁,按上了自己的手印,“如果这个事情搞砸了,你的后果,要比这个惨!!”说完,边把已经剥好皮的橘子拿起来,捏碎...。
  少年眼角明媚,乐呵着拿起湿毛巾:“放心。”
  郁沐沐很满意又很高兴的离开餐台。
  少年望向郁沐沐的背影,嘴角悠悠的勾了起来。
  一阵音乐响起,订婚宴此刻,正式拉开序幕。
  肖诺安满心欢喜的与郁沐沐站在一处,伸出左手,示意郁沐沐将手放上来。
  郁沐沐看到也装看不到,对不起,我瞎了,我就是看不到!
  肖诺安冷哼一声,强有劲儿的抓起郁沐沐的右手不放,紧紧的捏住,压下声音,略带警告:“别碰我的底线!”
  郁沐沐也不管帽子沉不沉,桃花眼眸紧盯着肖诺安这个眨眼的眼睛。
  抬起脚,在自己裙子的遮挡下,踩在肖诺安的鞋子上,用劲,踩着!真是后悔不能穿高跟鞋!!
  郁沐沐想到这个关键的问题点,随即,加重劲道,狠狠踩着,边踩边看着肖诺安现在忍痛,并且强颜欢笑的表情。
  肖诺安大手一挥,将郁沐沐腾空抱起,不让郁沐沐的双脚着地,脸上的笑意越发浓烈:“这样,如何?如你心愿。”
  郁沐沐就这么突然被像抱小孩子一样被抱了起来,尴尬,羞愧,眼眸转了转:“马上这扇门就开了,快放我下来!!”
  肖诺安的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慢慢的将郁沐沐从空中放下,然后,将郁沐沐放在自己的怀里,单手抓住郁沐沐的手腕,凑近,亲在郁沐沐的双唇上面。
  郁沐沐猛地向后退去,却被肖诺安用手扣住了脑壳,无法挣扎。
  肖诺安听着门内传来声音,这才满意的松开了郁沐沐,并贴心的擦去了嘴角边多余的口红。
  “肖诺安!!”
  “我亲我自己媳妇儿!”
  郁沐沐眼睁睁看着肖诺安用手指擦拭着他自己的双唇,脸上一热,脸颊上淡淡的,很自然的腮红晕染开来。
  肖诺安余光看到了这抹腮红,更加满意的笑了笑。
  郁沐沐气愤自己不该再动心,正想再赏他耳光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众位宾客的目光,齐刷刷的望了过来。
  肖诺安牵起郁沐沐的手,在目光中往中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