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26 油画

  待婉月洗完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后,萧楠也终于在民国时代好好洗了个热水澡。
  不管怎么说,现在算是能暂时安稳了下来吧。
  自从他来到萧家,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真希望将来能够没这么多波折了。
  现在,他甚至根本不想再探究什么萧家的秘密,只想和婉月两个人好好活下去。
  他也不想去管什么萧家大宅的血案,只要时机合适,他一定要带着婉月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去哪里都好,总之绝对不能留在萧家。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一个细思极恐的细节。想要离开萧家的少爷和那些其他族人,肯定不在少数,为何他们最终都选择留在了萧家了呢?
  比如那个被突然处死的老叔公,他一大家子人,也住在萧家大宅的侧院里。这些人真的是为了荣华富贵么?
  如果换了正常人,给再多的荣华富贵也不愿意留在这种鬼地方吧?
  唯一的解释只有————
  谁也逃不出萧家的手掌心。
  按理说,那些有权有势的萧家少爷完全可以出国避开这一切,他们有权有钱,必然也眼界开阔,知道国内外的形势,为何不走呢?
  难道……
  难道其实萧家大老爷有着各种耳目,在监视着一切?
  那么自己也在监控下么?
  想到这里,萧楠感到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自己也在监控下,那么自己穿越了几次时空,会不会被察觉了呢?如果被察觉了,理应自己早就被抓起来才对吧?
  又或者说,大老爷的手下只监控那些个有能力有权势的人,而自己这种废柴其实还算处在真空之中?
  千头万绪,让以前生活都很简单的萧楠觉得越发头大,最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然后早上五点多,他就被婉月叫醒了。
  外面的雨还是下个不停,婉月这么早叫醒他,是因为今天一天都是大老爷的寿诞正日,有各种典礼要参加,不能怠慢了一点。萧楠起床后先找来了自己带来的残肢袜,给自己的右腿残肢多套了几层,既然典礼多,免不了各种跪拜。
  而婉月已经有先见之明的帮他缝好了一个更加舒适的棉套。现在虽说是夏季,由于多雨气温反而很低,因此他的腿上套了棉套也不觉得多热。只是由于下雨,他的残肢觉得酸痛冰冷倒是真的。
  忍着隐隐的痛楚,他换上了婉月提前数日就准备好的衣服,是那种传统的长袍马褂,非常复古。这衣服看得出布料和做工都是上乘,但是绝对算不上多豪华阔气,想必等下在一群少爷里也是最朴素的。
  萧楠觉得这样就好,他不想太引人注目。
  婉月并不能算是明媒正娶进入萧家的人,她在外人眼中也只是个奴婢,但是萧楠行动不便,有个人跟着总是稳妥点,她希望跟着萧楠一起前往办寿宴的地方,却被萧楠断然拒绝。
  他是绝对不会让婉月有一丝机会被大老爷看中的,就算要爬,他也要一个人爬到前厅去。
  婉月拗不过他,只能先为他准备些早饭,然后去开前门。奇怪的是,前门的地上竟然被塞进来一个小小的油纸包,打开后里面是个纸条,叫这院里的人在晚上去第七厨房那领东西。
  婉月把这纸条拿给萧楠看,萧楠看了一眼,便道:“这可能是昨天那个卫管事塞的,来报恩的。估计我给他的药起了效用。等我晚上回来,我和你一起去看看。我不在的时候,我把门锁上,这样外人会以为院子里没人。
  据说今天所有的下人都要参加庆典,我们总要装装样子,要是被人发现院子里还有人在就不好了。”
  “既然如此,我跟你一起去不是更好。”婉月看了看萧楠的拐杖道,“又下着雨,你要怎么打伞……”
  “不行。”萧楠摇头,“只有这一次,你不能不听我的。”
  嘱托完婉月后,他才离开自己的院子。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是依稀知道要去前厅那边,毕竟那边可是寿宴的“主会场”。
  他已经走过两次去前厅的路,约莫也知道路线,只是那路线很漫长,这萧家大宅大得不亚于一个宫殿,他要拄着拐杖走很久。
  而且这萧家的规矩很龟毛,由于身份低微,他似乎还不能走那种有屋顶的精巧廊道,除非是特殊情况,只能走偏僻的巷道,走了十几分钟,他就被雨水打湿了头发和肩膀,也累得气喘吁吁,便找了个有屋檐的地方躲下雨,靠墙歇息下。
  而这个他赖以躲雨的地方,是不知道哪个少爷的院子后门,狭窄的巷道只能容纳两个人通过,不远处还堆积着一些杂物,现在这通道还很安静,估计这里就是所谓的死角地带。而从后门的缝隙偷偷往里看一下,内里是一座精美的后花园,布置得豪华气派,好像那花园的一角,都有自己那个院子大了。
  果然自己所处的院子,在这萧家里等同于冷宫么?
  但是对于寸土寸金的现代人来说,他觉得自己那个小院都已经占地不小了,而且设备装修是真的不错。
  这时,他忽然细心的发觉,那花园虽然乍一看很精美,但是靠近门扉的地方却长了不少野草,而花圃中的花枝,被风雨吹散了一地,也并无人来收拾。
  偌大的园子显得静悄悄的,非常冷清。
  他忽然心中一动,看了看四周,又算了下自己的路程,恍然惊觉,这个院子,不就是那个被“满门处刑”的十六少爷的家么!!
  就在那一夜,电铃响后,因为十六少爷院子里响起了尖叫声,结果他和他所有的家眷都被当众处以极刑!
  连带一位老叔公也跟着殒命了!
  算算日子,这十六少爷,也才死了没几天,但是按照这萧家仆从上下的尿性,估计他们是绝对不敢来抢这十六少爷的院子的,甚至,还要绕道走,生怕自己沾染上秽气,或者被人举报说和十六少爷有关,到时候萧家家法伺候,可不是闹着玩的。
  原来自己竟然绕到了这种地方来。
  再仔细一看,这后门的门扉上,依稀还有封条的印记,只是受到风吹雨打,已经脱落了大半。
  但是这门,却只是简单的关上,连锁也没锁。想必是那些蓝衣奴来搜查过,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过问这里了。
  除非大老爷下令,用这院子另做他用,否则没人再敢接近这里了吧。
  怪不得这条巷道,都没人走。
  所有的萧家子弟据说是早上九点钟集合。而现在天刚蒙蒙亮罢了。只是不知道哪个奴仆故意要整他,早上过来特意来通知他,叫他连同其他下人七点钟就要去前厅旁边的偏厅集合。因此他才出来这么早。
  现在时间应该还早。
  萧楠看看四下没人,不知道哪里生出一股胆量,竟然轻轻推开了那道后门,然后一瘸一拐的跳进了门里。
  当他关上门后,忽然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和外面不一样的静谧的世界。在这偌大的萧家宅子里,好似只有这种没人的地方,才能算得上安全。
  十六少爷不算是受宠的少爷,但是绝对比那位十三少气派,经过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后花园,就可以进入到他的起居院区。
  竟然弄成了假山水景错落交织,绿树成荫。
  他住的地方还分前后院,空间感搞得很复杂,房间也很多。
  从现场看,已经看不出什么了。
  前厅大门敞开,往里面看去,一片凌乱,估计是抓人时弄得,到处都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
  蓝衣奴抓人的时候估计搜刮了十六少爷的财物,能看得出屋内翻箱倒柜的,但他们带走的也只是一些细软,钱票什么的。一些看似价值不菲的大摆件,字画还好好的放在远处。说明这些人来去也挺匆忙的,来不及细搜。
  而他们日后也没有回来搜刮,是因为那些蓝衣奴也太过惧怕大老爷了!害怕和十六岁少沾上一丝关系,这些字画,摆件,都太容易暴露了!
  其实萧楠是有点私心的,因为他确实没钱了,想着能不能找到一些现金贴补家用,总不能老指望七少爷赔钱给自己。
  然而蓝衣奴搜刮得很彻底,那些个动辄百斤的大花瓶,根本就不用做他想了。
  最后他也只能进到了书房,想着看看能找到什么和萧家有关的资料拿回去研究下,却在进入书房时,被墙壁上的一副油画吸引了。
  那油画画的是一个美妇人带着一名少女和小男孩的“合影”,小男孩想必就是十六少,因为他见过十六少,眉眼和画上的小男孩差不多,那美妇人应该就是十六少的母亲,不知道哪位姨太太。
  而那名少女,能和他们如此亲昵的合影,指不定是十六少的姐姐,仔细一看,这三人的相貌确实挺像。
  十六少的姐姐是一名极其美丽的白皙少女,穿着中式贵族小姐的衣衫,她的手腕上,戴着一枚碧绿的翡翠镯子,那镯子上还镶嵌着血红的珊瑚!!!
  这镯子!!
  不就是十三少小时候,在后花园看到的神秘女尸的手上戴着的么!!
  萧楠忽然心中咯噔一声。
  觉得自己也许把什么不得了的线索,关联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