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19 暗潮汹涌

  萧楠难以掩饰的神情都被萧天佑放在了眼里,萧天佑露出了掌控一切的眼神。
  “你要我再度回到那个时代,但是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我到底要怎么做。我不是什么正义英雄,也不想着什么守护世界,我就是个平凡的学者而已。”萧楠沮丧道,“我只想要这照片里的女子避免成为萧景睿小老婆的厄运,如果你认为命运真的能改变,那么我的要求就是改变她的命运。”
  “看来你和这个女子的关系匪浅呢。教授,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情圣嘛。”萧天佑笑道,“我会制定完全的计划,你既然已经同意了和我合作,那么就做好你的分内之事就行了。
  接下来你只要静待我的指令就好。
  在我下次召见你之前,希望你不要再妄自接近萧家大宅。我给你定了个在市区的酒店,你可以在这段时间好好休养下生息。”
  说罢他从身旁的桌子上拿了一张黑卡递给萧楠:“这里面的钱你可以随便使用,密码是六个零。当然,也不要泄露你知道的有关萧家的事情。有什么事都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他说话的口气,好似一切尽在他掌握一般,而他的父母似乎完全消失了,现在和萧楠面对的这个萧天佑,和之前第一次见完全换了一个人。就像脱去了伪装,越发不像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
  也许他第一次见自己时,还想有所保留,让当时还很无知的自己觉得他只是个受父母挟持的残疾少年,如今的萧天佑,只让萧楠觉得,在他的家庭里,真正受到挟持的说不定是他那倒霉的父母。
  从他能够调出监控,找到保镖强行带自己来到萧家院子就可见一斑。
  他感到,萧天佑的父母,很有可能早已变成了萧天佑的傀儡。
  萧天佑作为一个天才少年,他的智慧太让人恐惧了。
  萧楠能做的,还真是只有任由他安排了。
  当他出了萧家的院子后,他忽然想到,萧天佑为何能够准确的找到自己心中最挂念的婉月的照片给自己看呢?说明他手里肯定还有很多关键性的物证或者讯息,有可能和民国时的自己有关。
  自己就像是在他编织的罗网中挣扎的小虫罢了。
  如果萧天佑真的改变了历史,那会怎样呢?
  做为一个渴求知识的学者,萧楠不得不说自己其实很在意,甚至期待那样的后果。
  若是历史真的改变了,自己还存在么?一系列的时间悖论猜想会出现么?
  伴随着无限的谜团,萧楠钻进了那门口几个保镖的车,由他们将自己送到了市区之中。
  萧天佑为自己找到的酒店位置在市中心附近,刚开不久,品级一般,不过比小镇上那家民俗旅店好多了。
  萧楠的东西都被人提前送来了。
  散乱的摆在客房的地板上。
  他叹了口气,疲惫的走进了浴室,无计可施,也只能勉强等待了。
  洗好澡后,他疲惫的倒在床上打开了电视。看着让人怀念的电器,民国时发生的一切好似是个梦。
  若是他真的再次回到了民国,那么,还会回到和婉月分开的那个夜晚,亦或是其他的时间点?
  一切都太过迷离不确定,也许萧天佑根本没有能力能救婉月。
  他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他甚至还可以确定,这房间里肯定装满了摄像头,监控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在闭目养神了大半个小时后,他才拿起自己的备用手机,开始疯狂搜索起有关民国那个年代的一切事情,如果说要再次回到那个时代去拯救婉月,那么唯有知识,是自己能带过去的最好的“武器”。
  幸好作为一个学者,他手里掌握着一些外国冷僻学术网站的账号密码,并且通晓好几国的语言,这让他能够仅仅通过网络来迅速找到自己想要得到的讯息。
  他首先搜索的就是那位艾伦尔·布朗爵士,那个十三少的朋友,对中国的古董藏品痴迷的探险家。
  结果显然让他有点小小的吃惊,布朗竟然在日后成了美国一个小有名气的资本家,主要从事投机商业,此人目光独到,甚至完美避开了20世纪三十年代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浪潮,甚至被一些金融学研究家称为美国近代最有眼光的投资家。
  而就他对布朗聊天时得到的印象,布朗绝对不是一个对金钱经营很有心得的人。
  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就好像布朗洞察了未来的先机似的。
  布朗的荣华富贵之后,到底隐藏了怎样的秘密?
  假设萧天佑借着自己,穿越时间成功,那么自己是否无法觉察到时间线早已发生了变动?
  萧楠再次仔细浏览那段历史,甚至包括了世界上同时发生的其他重大历史事件,依旧毫无所获。完全看不到人为干预的痕迹。
  至于有关萧家的一切,也和之前他找到的资料一样,说萧家是在民国时昙花一现的豪门世家罢了。
  没有任何确切的资料的。
  萧楠疲惫的闭上眼睛。
  等他一觉醒来,都已经是晚上了。周围就是市中心的商业圈,热闹非凡,街上的嘈杂声透过窗户都能听得到。他索性换了一身衣服,撑着自己惯用的肘拐,也不使用假肢,只是单纯出去散散心而已。
  他还记得自己把婉月期待的化妆品给弄丢了,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高档商场的奢侈品柜台,看着柜台里璀璨的各色首饰,他想到婉月貌似连一件像样的首饰都没,为了能给自己凑钱买药,她甚至当掉了自己唯一值钱的衣物,以及从娘家带来的几间银首饰。
  那些他赠与婉月家的钱财,早就被婉月的亲戚瓜分,并没有给她留一分钱。
  吃绝户,可谓是当时封建农村的恶俗陋习之一,婉月的爹只有一个女儿,他一死,婉月应得的家产全部被所谓亲戚给吃绝户,她的伯父更是雀占鸠巢,连她家的祖宅都占着了。
  萧楠想着婉月,不由自主的就被一个首饰柜台的白金饰品所吸引,那是一条白金钻石项链,低调却高雅,吊坠做成了新月状,还坠着一颗水滴形的钻石。
  他只觉得,这项链和婉月很配,便拿出那张黑卡,直接把这条项链给买了下来,刷卡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卡里的余额竟然有一百多万!
  萧天佑那个阴险的小鬼真是有钱。
  既然拿了这么多的钱,他索性又买了一整套的商场里能找到的最贵的化妆品套装。并把自己买到的东西打包在一起,想着什么时候能亲自交给婉月。
  刚刚付了钱,柜台的服务生便笑眯眯的对他道:“顾客您好,请问您是萧先生吧?刚才我们接到了一个电话,您的朋友在北二门停车场17号等你。”
  萧楠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谁用这种方式来找自己,但是显然不是萧天佑,萧天佑已经和他摊牌,如果要自己过去肯定会直接打电话了。
  这时那服务生又补充道:“您的亲友还让我告诉您,不用担心萧天佑的监视,说他已经解决了。”
  服务生念这些留言时表情也怪怪的,但是碍于她的职业守则,她也只能如实这么转达。
  萧楠顿时感到了莫名的压力,很显然,不同于萧天佑的第二股势力入场了。
  “谢谢您。”道了谢后,萧楠提着礼盒,拄着拐杖往她说的方向走去。
  神秘人的意思是,萧天佑自己设计的计算机程式,甚至可能“绑架”乐自己身边的所有摄像头,就算没人跟着自己,他也能够掌控到自己的动态。但是神秘人却解决了自己被无时无刻不被监视的难题。
  那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有什么人有本事克制那么神通广大的萧天佑呢?
  带着种种疑问,萧楠来到了那片寂静的地下车库,这里是高价收费车库,因此停靠的车辆并不多,十七号车位甚至有挡板和其他车位隔开,妥妥的豪华vip既视感。
  在那车位上停了一辆奔驰车,当他靠近时,奔驰车尾灯就亮了两下,似乎示意他上车。
  他靠近车门,车门门锁,一拉就开,车门竟然是双向打开模式,宛若是欧洲古典马车,里面的空间出乎意料的大,星空顶下是两排面对面的商务座,坐上了车里后,他看见自己的对面,坐了一个英俊的青年男子。
  那男子的眉眼和萧天佑有一点点相似,但是比萧天佑年长得多。他穿着精致的西装,却在腿上裹了一个毯子。从毯子裹住下肢的形状看,他似乎和萧天佑一样,没有双腿!
  萧天佑说过,萧家的后人都遭到了“诅咒”,基因产生了变异,后代都是畸胎,那么这男子有很大的可能,也是萧家的后人之一!
  “想必萧教授您已经见过了我的远房表弟天佑了吧。”这男子在萧楠入座后笑道。
  “见过了,你又是哪位?”萧楠脸色凝重的问。
  “我是萧家在海外后人的代表,叫做萧骨。”他伸出一只手和萧楠握手,然而就算是这只握手的手,竟然也是惟妙惟肖的假手!
  “你想要我做什么?”萧楠直接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