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15 布朗奇闻

  萧楠这辈子都没这样为了所谓金融上的事情殚精竭虑过。
  甚至他从来不认为自己适合从商。如果可能,他绝对会尽力避免和资金方面的事情打交道,今天可谓突破了他的极限。
  他不知道自己费了多少口舌才说服了布朗,让布朗作为自己的担保人,以布朗的名义从萧家目前开办的“洋行”里贷了一笔钱,用来做投入美国股市的起始资金。
  而此时的通讯极不发达,布朗要委托自己在西洋街上即将回国的友人才能最终办妥这件事。
  这还多亏了萧楠给他分析了一下此时世界和美国金融市场的形式,并用尽了他最高的口才,才说动了布朗。
  不仅如此,他还要小小的发挥下自己的“预知”本事,告诉了布朗几件最近将要发生的,国际上的大事的结果。
  这对于本身就从事历史方面研究的他来说,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专业对口”。
  谈妥之后,两个人握了握手,萧楠还和布朗签了一份合约,并按上了自己的手印。
  婉月只是默默无语的在一边看着,实则她完全不知道两人全程用英语说的什么,只是觉得十三少在做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萧楠在和布朗达成了协议后,忍不住想,自己的作为会不会修改历史呢?还是说会遭到时间线还原的报复?
  但是现在考虑这些都是次要的,他迫切需要一点点机会来破局。不然最终就要和婉月一起被萧家埋葬了。
  那之后,布朗兴冲冲的给他展示了自己最近在中国内地探险的“战利品”,无非是一些古董什么的,布朗虽说是个探险家,但是眼力劲不行,中国自古以来造假赝品盛行,他找到的那些价格低廉的“藏品”,以萧楠来看,全都是垃圾赝品。
  也难怪他在中国这么多年都还没有发财。而他通过探险活动结交的所谓美国权贵,也只是几个小银行家而已,最多只能为萧楠信托五百美金左右。按照当时美国一个月房租只有十几二十美元来看,这五百美金相当于现代小十万块了,说实在的也不算少了。
  看了这些不入流的藏品后,萧楠被一块云南少数民族风格的绣花布匹吸引了目光,布朗看到他对这块布感兴趣,便滔滔不绝介绍道:“十三少,你的眼光很好,这块布有个很神奇的传说。”
  “这布匹上的刺绣纹饰是西南少数民族神话中一种很特别的神,这种神的图腾崇拜在近代就已经消失了。膜拜这种神的民族,和其他外来民族不同,被认为是西南最古老的原生民族,他们有着自己独特的宗教体系。可惜有关他们的线索和遗存太少了。目前他们存在的证据甚至都很不足。
  考古学上认为,这个人口极其稀少的民族,在清朝以前可能就灭绝了。”萧楠说到自己的专业知识,就开始收不住嘴了。
  “十三少!你真是太知识渊博了!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民族,但是卖这块布给我的当地人,说了个很神奇的故事给我听。你要不要听?”布朗道。
  “说来听听。”萧楠靠在了轮椅的椅背上,对坐在沙发上的婉月道,“布朗先生要给我们讲个故事。”
  布朗笑道:“那我就用中文讲给你听,这样这位小姐也能听懂。”
  于是他就用蹩脚的中文,简陋的话语,描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遥远传说——
  这块绣布来自于西南最偏远山区某个神秘部落。那个部落的人基本不和外界有联系,其他村寨也很少有人敢靠近那个部落。
  当地的人曾经称呼他们为“异民”,传说他们拥有巫术,能够通鬼神。他们所在的村落,被称为“原乡”。
  从异民部落里流传出来的物件,被视作是能通鬼神,浸满了巫术,往往要么被供奉起来,要么被深深埋藏。
  当地人对这个部落奉若神明。
  据说,若是有人生了重病,家人非要逆天改命,就会把病患送到“原乡”下面的山坡上,日夜祷告祈求,或许能求得原乡内异民的怜悯,用他们的神药起死回生。但是条件却是这位病患要永远和家人分离,只能每隔三五年才能见一次家人。
  “这个部落,竟然一直存在到现在么?”萧楠惊讶的问。
  “并非如此。”布朗给自己点了烟斗,吐了个烟圈才说,“据当地人说,那个部落,早在几十年前就突然覆灭了。据说是文明社会的人凭借野蛮的方式劫掠了他们的财宝,然后烧毁了村子。存在了不知道有多久的古老文明,竟然就被一群自诩文明的强盗这么毁了,真是极大的讽刺。”
  “这不正是资本主义野蛮积累的特性么?”萧楠道。
  “哈哈,你这种论调倒是很像欧洲和美国那些共产分子。”布朗道,“但是这个故事还没有完,据说,在那个部落被烧毁后,当地连续三年发生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其他部落都认为是因为原乡的烧毁惹怒了天神,于是集结了一批‘敢死队’,他们把自己当做祭品,前往已经由于灾害而被封闭的原乡部落。
  这些人大部分死于原始林内险恶的征途,只有一个人奄奄一息的回来。但是他回来后很快就死了,他带回了这块布,并说,‘那里的神已经不在了’。
  在他死之后,他的尸体发生了极其可怕的变化,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可怕,不像是人,内脏也从他的嘴里跑出来,好像是各自都活了。据说他的尸体很快就被烧毁,但是这块布,被当做圣物留了下来。
  我去那边的时候,那里的村寨已经很衰落了,原本的寨子里只有几个老人,贫困无比,为了食物,他们就把这块布卖给了我。”
  他说完后,婉月惊讶的看着萧楠。萧楠也和她对视一眼,两人都想到了——从口中喷出疑似内脏的东西,内脏变成了会飞的怪物,正是他们在电铃声响起后,所见到的那个女鬼!
  萧楠于是道:“布朗先生,你的故事很精彩,但是我要提醒你,这个故事很危险,你最好不要在萧城中和任何人说起。否则你会没命。”
  “为什么?”布朗不解道。
  “因为萧家的大老爷,可能就是当初毁灭原乡部落的人之一。他发家致富的起点,正是云南之行,这大概是他一生中最不愿意提起的事。你知道在这片土地上的真正主人是谁。我想,你对萧家的规矩也有所耳闻。”萧楠道,“这地方是绝对不会允许有知道他任何过往的人再继续活下去的。”
  “oh!mygod!幸好你提醒了我。我还打算在下次的聚会上分享我的传奇故事!”布朗叫道,“感谢你!十三少!你要让我怎么谢你好呢?!”
  “谢我的话,这块布你好好保存好,不要让任何人看到。因为任何一个看到这个布的人,都可能会出卖你。”
  “那这样吧!这块布年代看起来不是很久远,而且很破旧了,就算到了美国也卖不上价钱。不如就送你吧!随你怎么处理它!”布朗是个聪明人,立刻就转换了思路。
  萧楠笑了笑,最终还是收下了这块绣布,婉月用布朗提供的油纸小心的包好了这块布,问萧楠:“我们留着这块布又有什么用处呢?”
  “说不定有用。”萧楠道。
  “十三少,我的传说还没讲完,虽然你说不要给任何人听,但是我都讲了一半,就全部告诉你吧。”布朗说,“那个西南偏远地区的当地人还有一种说法,说是异民有点金术,就像是我们西方传说中的炼金术一样,这真是太奇怪了。”
  “有没有点金术我不知道,我知道,那个村落里被野蛮的文明人带到这世上的,绝对是潘多拉的魔盒。”萧楠道。
  “那你说,我要送点什么给大老爷做生日礼物呢?”布朗问。
  “古巴的烟草雪茄。那个你应该有吧。这种让男人无法拒绝的上瘾东西,应该是不错的寿礼。”萧楠道,“这东西在中国还没流行起来,现在也只是上海那边有钱贵族的玩意儿。”
  “哦!你真是太聪明了!你委托我办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快去办。”布朗会心的一笑。看来他应该是有存货。
  从布朗家回来,外面已经快到了深夜,街上的人也少了不少。城中不少店铺却还在营业,因为不少铺子都是萧家的产业,当地的地头蛇是决计不敢去造次的。
  这些店铺不少仿照欧洲式样做了橱窗,挂上了霓虹灯,通了电看上去金碧辉煌的,让婉月边走边忍不住多看几眼。她想不到这城市白天和晚上竟然完全不一样,有的店铺更是只有晚上才开门。
  经过一家首饰店时,橱窗里的西洋模特身穿时髦的皮大衣,梳着那种波浪式的二十年代经典流行发型,活脱脱一个从欧洲名媛圈里走出来的摩登女郎,婉月看看那模特,又看看自己朴素的乡下打扮,便觉得有点相形见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