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7 婉月

  7在萧楠半命令的要求下,婉月第一次向一个陌生人敞开了心扉。她说起了自己的父亲是如何一名正直的商人,说起了自己早逝的母亲是如何温柔美丽慈爱,甚至对于虐待她的伯父伯母,她也只抱着感激之情,说如果没有他们,父亲的家业可能早就不在了。
  她说着就已经潸然落泪,在她看似平静的表面下,实则积攒了太多的情绪而无法宣泄。
  “婉月,从今天开始,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了。也不会有人强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我只想让你做自己,让你抬起头颅,看更广阔的天空。”萧楠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这世界,不仅仅只有你从女经上学的三从四德。”
  “少爷……?”婉月抬起头,不解却感到很震撼。
  “我向你保证。”萧楠为她擦了擦眼泪,“人生的种种乐趣和幸福,你都会得到。”
  婉月的脸颊迅速变得绯红,她呆呆的注视着这个英俊儒雅的青年,人生第一次在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她说不明白的情愫。
  只是这样一句话而已。
  “我也会告诉你我是个什么样的人。”萧楠道,“我是萧家的十三少爷,我的父亲是个残忍冷酷的人,我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在我儿时,因为一个事故,我失去了一条腿。你很快会发觉,人们对我的风评并不好,说我是个醉生梦死的家伙,但是,你要相信你眼睛看到的。”
  “我相信十三少。”她坚定的说,“我是十三少的女人,我相信您。”
  萧楠微微一笑,还要说什么,楼下的街面上却传来一阵喧哗,有急促的马蹄声不断传来。
  不一会儿,一名仆人就气喘吁吁的在门外拍门大叫:“十三少!不好了!!大老爷忽然回家了!叫所有的少爷赶紧回老宅集合!”
  “我这就动身。”萧楠应了一声。这个大老爷可真是古怪,不就是回个家而已们,至于这么折腾人么,好像皇帝回朝众臣朝拜似的。
  果然萧家的仆人迅速忙碌起来收拾东西,七少爷更是连下人都顾不上,小跑着过来招呼他去坐马车。
  萧楠就顺便把婉月也叫上了。
  “你可真是个多情种子,走哪都不忘带女人。”七少爷吐槽了一句,不过来不及了,他催促车夫立刻赶车。
  马车到达了萧府内的时候,他们依旧只走侧门。婉月被一个仆人带去了他的院子,而另一个仆人则背起萧楠,往正厅那跑。
  正厅还挺远的,整个府里的人都很紧张,到处都能看到跑步前进的仆人和丫鬟。萧楠也得以第一次真切感受下这大宅内一部分的结构——这宅子说是一座行宫都绰绰有余,幸好是民国时期,放在清朝,盖这么大这么豪华的宅子就是僭越,是死罪啊!
  这家也太能摆谱了。
  萧家的正厅极大,容纳几百人都绰绰有余,还是古老的传统布局,屋顶很高,却让人感到莫名的压抑,厅里的红灯笼都通了电灯,却更显得阴惨惨的了。
  所有的少爷都战战兢兢的站在大厅内的两侧,正厅最后面的墙壁上悬挂着超大幅的黄帝像,也不知道这大老爷什么爱好,画像下是豪华的供桌,以及大老爷的主位。
  萧楠拄着双拐站在少爷们的最后面,除了少爷们,还有一些族内的长老,旁系,一大家子人人数颇多,每个人的脸色都能凝重。
  萧楠低声问身边的七少爷:“七哥,这是怎么了?”
  七少爷用手帕擦擦汗说:“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听说三少爷犯了规矩。”
  这时门外的家丁一个接一个的传话喊道:“大老爷到!大老爷到!”
  于是厅内再也没有人敢窃窃私语,都住了嘴。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才见到一名身穿华贵黑狐裘的男人在佣人的前呼后拥下一步步走进来。
  那男人面容严峻,走路生风,一看就非善类,而且脾气很差,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场让人战栗,他戴着镶嵌了宝石的帽子,约莫四五十岁,一进来,所有人就都行了跪拜礼。
  连少了一条腿的萧楠都要七少爷的搀扶下跪下去。
  众人口中都叫道:“恭迎大老爷回府!大老爷金安万福!”
  这架势,真是帝王亲临,气势十足。
  而萧楠只感到,这个大老爷心理变态,这要多么极度自信而狂妄的男人,才会制定这种礼数,就算是在封建时代,大户人家都不敢这么搞。这完全是奔着造反当皇帝的架势去的。
  大老爷昂着头背着手走过人群,坐在了他的镶金椅子上,那椅子就是权威,谁敢擅自坐上去就是死罪。
  只见他伸出戴了好几个宝石戒指的手,示意众人起身。他一言不发,只是用手指叩了叩椅子的龙头扶手,一旁垂着双手的管家就站出来,宣布道:“今晚大老爷召集大家来,就是为了以正家规,大老爷说了,这么多年没惩治府里的人,府里的人怕是一个个都松懈了,今晚这场家法,就是给诸位看看,叫诸位给自个儿提提醒。”
  说罢他话音一转:“三少爷萧裕,趁着大老爷不在家,违逆家规,按照家规处置,在场的都是见证。”
  说罢他拍了拍手掌,便见到门外有家丁抬过来一个人,那人正是三少爷!他被扒去了上衣,捆在了一个木架子上,嘴里被塞了布,在那挣扎不绝,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
  大老爷这才开了口,缓慢的声音透着一股莫名的阴狠:“老三,我把这家里交给你打理几天,是对你的信任,你竟然吃里扒外。管家,家法上写了什么?该怎么处置他?”
  他说话很慢,但一字一句都让人心惊胆战。
  管家用袖子擦擦冷汗,声音有点发颤道:“按照……家法……当……斩去四肢……挖眼、拔舌……”
  众人闻言无不惊骇,一个个都发起抖来。
  大老爷使了个颜色,管家就叫人拔掉三少爷嘴里的布,三少爷嚎叫道:“爹!!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的亲儿子!!”
  “我早就说过,家法面前,没有徇私。”大老爷拿起一旁桌子上的参茶品了起来。看他的样子冷静无比,倒是没有一点觉得即将被处以极刑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爹!你不能这样对我!你怎么这么狠心!”三少爷哀求不成,忽然暴怒起来,“你当真一点父子情分不顾!这么多年我为你做牛做马!你不是人!你是恶鬼!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后花园藏了什……”
  他刚说到这里,管家连忙使了个手势,那群人顿时又把三少爷的嘴给堵住了,不让他继续往下说。
  “先给我切了他那根多余的舌头。”大老爷抬起眼,不紧不慢的说,“以后谁要是像他这样子,我保证你比他更惨十倍。”
  后花园!果然是这个家里的禁忌!
  里面到底是什么!!
  萧楠咬紧了牙关。
  很显然,这三少爷趁着大老爷不在家,私自想要去偷看后花园里的东西结果事情败露。怪不得他前几日来问自己当年在后花园看到了什么。
  那一晚,萧楠感到自己受到了极大的精神折磨,原来观看受刑本身,对围观的人来说也是一种受刑。
  三少爷的惨叫声响彻了半个萧家大宅,有的族内老人受不了,当场就昏死了过去,还有人被吓得尿了裤子。
  鲜血不仅流得地板上到处都是,甚至飞溅到了围观者的脸上,衣服上。这一切都昭示着这简直是人间地狱。
  只是一句话,就轻率的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并且是以最恐怖的方式让人被慢慢折磨死。
  三少爷最终死在了受刑途中,他那么喜欢折磨女人,大概没有想到自己也会被活活折磨死。
  从这一层面上说,萧楠觉得他死的一点都不冤枉。
  然而这还不算完,三少爷谋划进入后花园还有同伙,原来大老爷派了好几个武功不俗的守卫看守后花园,三少爷却集结了人手把那几个守卫给干掉了。他的同伙也好不到哪里去,直接就被大老爷赐死了。
  依旧是按照所谓的恐怖家规。
  这场刑罚,一直持续到了快天明才结束。偌大的大厅血流成河。
  直到最后一个同伙被处决,大老爷打了个哈欠,问:“都解决了?还有余孽没?”
  管家满头冷汗的回禀:“听说三少爷……还找过十三少爷……”
  萧楠闻言,顿时觉得如遭雷击!
  而七少爷也变了脸色!
  他身边的人纷纷走开,让萧楠暴露在众目睽睽下。
  难道自己就要这样被那个死鬼三少爷害死?!
  萧楠咬了咬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拄着拐杖站了出来。
  他艰难的用一条腿跪下来道:“三哥……确实找过我……但是他只是说了些无关紧要的家常话,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他说话的意思,他不高兴,就离开了。”
  他故意隐去了后花园这几个字,因为想必这是萧家的忌讳。
  死一样的沉默开始发酵,他没有抬起头,也知道大老爷此时在打量观察自己。
  萧楠是受过科学洗礼的现代人,参与考古现场时亦见过很多死相可怖的干尸,所以对于方才的场景,反而不怎么感到害怕,跪在那里,亦显得非常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