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三章 相逢不相识

  开学第一天有惊无险过去了,除去晚上母女俩人因交朋友的事有点小磨擦之外,这一天顺利得让人意外。
  蒙丽莎洗完澡,关灯睡下,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她脑海里闪过白日里发生过的种种,如走马观花,一幕接着一幕。
  代替女儿上学,没有想象中的可怕,但也不轻松。短时间内她可以应付,可时间一长,谁也无法保证不出任何意外。
  有这样的怪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是上天有意安排的吗?意义何在呢?是让她停下脚步来,等等女儿吗?是让她感受一下女儿的心思吗?还是有其他的她平时忽略了的事?
  这才是真实的崔米琪。蒙丽莎看着眼前的一切,双眼不知不觉变得湿润,熟睡中的她,眼角边竟然挂着一滴晶莹的泪。
  在另一间房间里头的崔米琪却不作多想。她洗完澡后拿起课本,撑起眼皮勉强扫了几页,很快便弃械投降。干脆合上书,倒在床上沉沉睡去。一夜无梦,比平时睡得更为香甜。
  多想无益!总之,有这样的经历,不简单。既来之则安之。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只要没有第三者知道,就不会有人把她们当成神经病。凡事有因果,她趁着这个机会,亲身走进女儿的世界,未尚不是一件好事。
  蒙丽莎一边想着事,一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梦里,出现了今天走过的校园。她独自一人在无止尽的校道上一直走下去。突然,她的女儿出现在她的身边。跟女儿一起走的,还有谢小清和郝文泽。他们三人又笑又闹,快乐的笑声在她的梦里久久回荡。崔米琪的脸上含笑,轻快的她像一只自由飞翔的小鸟,在她眼前跑着,跳着,叫着,笑着,有她从未见过的快乐与活泼。
  崔米琪这边没什么难处,有困难的是蒙丽莎。
  上午第一节课是数学,她只知道老师在讲台上说得口沫横飞,津津有味,她却坐在教室里昏昏入睡,与周公对垒。数学课无论是在以前,还是在现在,对她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开学的第二天,日子照常。两人没有因为昨晚的事恼心,匆忙的一天开始了,没时间让她们找昨日的不痛快。
  崔米琪经过昨天,已经慢慢适应上班的节奏。上午在图书馆里坐着打瞌睡,清闲得很。谁曾想一到下午,将要忙得停不下来呢。
  老师讲的课,她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她用手撑着额头,死死坚持不让头点桌子。上下眼皮打得厉害。上眼皮终于是战胜了下眼皮,将整个眼睛覆盖住。
  好困,好想睡!“铃……”正当她坚持不下去,头要着桌子的时候,下课铃响了。她一个激灵,双眼一睁,人马上精神过来。我的妈呀,终于下课了。
  小学考奥林匹克数学时,她创过全班倒数第一的成绩。一整张试卷,没有一题答对,拿了个零分回家。数学成绩,打小就是她的一个恶梦。
  开学第二天,第一节课上的就是数学。恶梦重演,让她痛不欲生,苦不堪言。
  好不容易捱到放学,蒙丽莎逃似的,一把抓起书包,正准备往外冲出去。
  没等她起身,肩膀上已经多出了一个厚实的手掌。
  蒙丽莎感觉自己又重新活了过来。
  接下来的三节课,她除了上语文课时听得进去一两句,其他的两门课,老师所讲的一切都成了耳边风。庆幸的是老师没有在课堂上提问,不然她今天非得让人起个名号叫做“一问三不知”。见鬼了,她现在一进到课室就心惊胆颤的,完全没有了昨日的云淡风清。
  这孩子一根筋,哪壶不开提哪壶。蒙丽莎脸上有点热,心中有些恼了。她把肩膀上的那只手拿开,站起来,不回话便往外走。
  “米琪,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谢小清不死心,继续问道。
  “米琪,一起走吧!”郝文泽生怕她走掉,早早冲过来,把她按在坐位上。
  “米琪,你今天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我看你一个早上都在打瞌睡呢。”坐在蒙丽莎身旁的谢小清问道。
  蒙丽莎低头疾走,不敢看走在两旁的人。生怕有熟悉的同学过来打招呼,她没往校门口走去,反而往校园深处走去。这个时候正是放学高峰,她要等人少些再出去。崔米琪过来需要时间,这会儿应该还没到。她不喜人多的地方,找了个凉亭,在亭子里的长凳子坐了下来。
  她看看四下无人,才敢呼出心中憋住的那口气,人也放松下来。
  “我没事,我怕我妈等急了。我不跟你们回家,我妈在外面等我呢。先走了,拜拜!”
  蒙丽莎头也不回,大步走出教室。留下一头雾水的郝文泽和百思不得其解的谢小清。
  她看看手表,指针没到十二点,崔米琪电话没打来,那应该在路上堵着。这个地方挺凉爽的,干脆就在这里等到她出现在校门口为止。
  这样一想,她将手伸进书包,找出语文课本,打开来认真阅读。随手一翻,便翻到课文《沁园春·雪》。许久未读这曾经熟悉的诗文,一下子竟入了神。
  凉亭外面,烈日当空。蒙丽莎向来爱惜皮肤,最是忌怕太阳的热烈。此刻躲在凉亭里,整个世界只剩下她自己,耳边没有老师谆谆教导的声音,也没有学生们闹腾的喧哗声,清静得让人赏心又悦目。
  她人一放松,不禁觉得在这里呆着无聊。打开书包,拿起刚才视为猛虎的数学课本翻起来。没看两行,便觉头疼,又把书放回书包中去。这么多门课业,她只看得进语文书。
  她是谁?为什么会散发着与众不同的光芒?只远远地看着她,他的心就觉得异常的宁静。身上的毛躁不安,竟在这一刻消失干净。这片天与地之间,只剩他,还有她。
  他心中的疑问,脑子里正在交战着,脚却不由自主地迈开,朝着凉亭方向走去。
  学校里绿荫葱葱,不知哪棵树上,传来几只小鸟欢快的歌声。秋风送爽,光影重重。凉亭里那个专心看着书的少女,显得异常的娴静儒雅。少年的青春躁动,竟在她的身上一扫而光。她,宁静而美好。静静地坐在那里,低头看书,白晳的脖子在偷偷溜进来的阳光照射下,散发着柔柔的光。
  亭外小径,一位少年匆匆的脚步一停。他看见了坐在亭子里面的少女,竟移不开自己的脚。
  少年莞尔一笑,用自认为很有磁性的声音问道:“这位同学,下课了,还这么用功,不回家么?”
  她没想到有陌生人过来搭讪,小嘴一张,只回复了一个字“哦”!简单直接。一副不想多谈的模样,冷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走到凉亭下的台阶,他故意加重脚步,生怕自己的不期而至吓到那个正聚精会神的人儿。
  果然,她像受只惊的小鸟,从书中抬头,双眼迷离,不知身置何处。样子呆萌呆萌的,让人禁不住想逗她一逗。
  这个问题似乎将她给难住了。她眉头轻皱,头往右边微微一倾,眼波流转,仿佛在思考着要怎么回答他的问题。这次连个声都没发,比之前还要冷酷。
  蒙丽莎心中苦恼。没想到在学校深处的凉亭里也能遇见疯子。这孩子脑子是不是不好使啊,怎么见人就问认不认识他?他以为他是谁?是刘德华还是张学友?她本不想搭理,可看着他那期待的小眼神,于心不忍。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干脆什么都不说,等他自报姓名。
  少年嘴角一弯,不甚在意她的态度。他往亭子深处走去,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同学,你不认识我?”
  蒙丽莎正想开口,身后传来一声惊呼:“妈……啊呀!”
  这声音,简直惊天地泣鬼神,把她手中的书都吓掉在地上。这熟悉的声音,不用转身她也知道是谁发出来的。
  少年不知眼前的少女心中百转千回,更不知道眼前的她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她”。看她一脑苦恼的样子,怕是真不认识自己。什么时候他的魅力大跌了?是不是最近少出来活动,大家都忘了他?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我叫吕不凡,今年高一,你呢?叫什么名字?”
  “哦,原来是阿姨。你好,你好!”吕不凡热情地起身,想着上前跟崔米琪握手。
  “去,去,去!谁是阿姨,谁是阿姨了,我是……”崔米琪一脸嫌弃,盯着眼前的那只咸猪手,心中的话差点就脱口而出。
  果然,在吕不凡好奇目光的注视下,崔米琪顶着蒙丽莎的脸冲了进来。
  她往蒙丽莎身旁一站,瞪着双眼,恶狠狠地对少年喊道:“吕不凡,你怎么在这儿?怎么会跟我……女儿在一起?”
  蒙丽莎心中一急,及时拉住她的手,对她使了个眼色,才使她吞下没有说完的话。
  “不好意思,你一点儿也不像阿姨,应该叫大姐!呵呵!”吕不凡一看这架势,想到是自己一时口误,把人家妈妈给惹毛了。
  “谁是你大姐,少在这里攀亲带故。我警告你,离我家崔米琪远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米琪,我们走!”崔米琪一把拉起蒙丽莎,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那怒气冲冲的阿姨,拉着一脸懵懂的少女离开,吕不凡的脸上没有半点不快,只看着两人的背影,喃喃自语:“原来她叫崔米琪。对了,忘记问她在哪个班了。”再看时,两人已经无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