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七章 开学日

  清晨六点,一夜无好眠的母女两人早早起床,按照约定,出门买菜的,依然是崔米琪。蒙丽莎则如临大敌,手里紧紧握着一张崔米琪的班级合照,还有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字。她一边盯着崔米琪出门买菜,一边看着照片,想将相片当中所有的人都记住。
  相片当中加上崔米琪一共有五十三人,这里面还没包括班上的几名老师,看着这些站得整整齐齐的孩子们,蒙丽莎因为昨晚没睡好的脑袋仁正隐隐作痛起来。相片中的人,千篇一律地穿着古板的校服,并没有看出多少青春洋溢的样子,反倒死气沉沉的,让人看着心里难受。
  没错,从今天开始,她就要做那个有着蒙丽莎灵魂的崔米琪,独一无二的崔米琪。这样一想,她心中好受了不少,拿起手中的纸再次细细阅读起上面所记的内容,将它们一一记在心里。
  崔米琪穿戴整齐,除了一头乱发,和那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之外,瞧不出什么毛病。经过楼下商铺的橱窗时,她看见自己的倒影,不再年轻,却因为保养得宜,并没有看出多少岁月痕迹的脸。五官上还过得去,皮肤比原来的自己白,眼睛比自己大,嘴巴比自己的小,鼻子没有自己的高,总的来说,与自己有着五分的相似,但是气质上却相差甚远。
  她一想到今天要面对他们这么多人,心里就发怵。她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人多口杂。她这十几年都在图书馆工作,那别的不敢说,环境倒是挺好的。起码空气清新,环境安静舒适,平时大声说话的人都没有,更别提身边有着一群乍乍乎乎的小屁孩了。她这一去,也不知道要呆多少天,那要是万一她忍受不住,被人发现了异常,那崔米琪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呢?
  她伸手捏了捏细致光滑的脸,这样的触感,她已经远离了多少年?一个粗糙的中年妇女,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未成年的无知少女,这种落差,真不是一般的大。她在害怕什么?又在忐忑些什么?既来之,则安之。老天让她重返少女时代,重返梦中遥远的校园,哪怕只经历一天,那也是上天对她的眷顾,她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算了吧,有一个这样的妈妈也不错,至少不是那种有着满脸粗大毛孔,纵横的皱纹,油腻的额头的那种中年妇女形象。还记得有一次和妈妈出去逛街,还被人当做是两姐妹呢。这么说,她在这副身体里也不算太亏。
  她伸手整了整头发,做了一个成熟妩媚女人撩发的动作,还朝着倒影里的自己抛去一个性感十足的媚眼,才扭着身子离开。得赶在六点四十分之前回家,以往妈妈总是会在七点左右将她送出门的,所以她也不能落后。
  她对着倒影扮个鬼脸,不得不承认,这种成熟、稳重、沉静的气质,与她妈妈的性格非常的契合。也不得不承认,在气质上,她的确是输给了妈妈一点点。外人很难想象得出,像她妈妈那样气质的人,怎么会生出她这么一个神经大条、过分跳脱活泼犹如男孩性格的女儿来。
  每当她用怀疑的语气问爸爸时,他总是哈哈一笑,说她没有遗传妈妈的优良基因,倒是将他的劣质基因全部给继承了过来。这时候,她只能无语问青天。她怎么总是忘了爸爸和妈妈一直都是穿同一条裤子的呢。爸爸口中绝不会说出妈妈的坏话,更不会说出半句会伤害妈妈的话。传说中的恩爱夫妻,绝对说的是他们俩人。
  已经着装整齐完全可以出门的蒙丽莎额头处青筋暴起,她连续吐纳几口大气,压下心中的火,耐着性子将崔米琪身上的衣服整理好,再找出自己最低跟的一双鞋放在她脚下。
  “这鞋也太土了吧?我这天天穿校服、球鞋的,一下子改变这么大,心里总觉得怪怪的。这么一看,才发现以前讨厌的校服还挺好看的。”
  东边的太阳越升越高,小区里面起来活动的人变得越来越多。从窗户里传出妈妈叫唤孩子起床的响亮声音,上班一族张罗早餐的声音,楼上楼下匆匆走过的声音,车子发动的声音,邻居之间相互打招呼的声音……各种不同的声音,变成一个个跳跃的音符,汇成一首动听的清晨交响曲。繁忙的,紧张的,第一个开学的日子,拉开了新学期的序幕。
  “妈!你这头发怎么绑?这衣服怎么搭配?能不能别穿高跟鞋?我不要穿这么老土的袜子……”崔米琪似乎对自己身上的一切都不满意,衣服已经换了三套,鞋子换了两双,连袜子都换了三次。她穿着这么正式的衣服,整个人都觉得不对劲,更别说要穿那双五公分高的鞋子了。她长这么大,穿过最高的鞋子就没有超过两公分的,叫她怎么适应这大人的装扮。
  从家里出发到学校这段路,电动车还是由蒙丽莎来开。她把车开到学校门口,将车停好后,摘下帽子递给崔米琪,叮嘱她等会儿上班时要注意的事,自己反倒是落得轻松,书包往后一背,就准备走进学校。
  “妈,你确定能行?”崔米琪急急伸手一拉前面的人,压低声音问道。
  “穿不穿?再啰嗦就光着脚去!还有时间在这里拖拉,你们开学是不是有个开学典礼?那你是不是准备迟到,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去?”
  “对,对,不能这么丢人现眼。快走快走!”崔米琪一听到出丑的是自己,二话不说,穿上鞋子就往外跑。
  “行!你放一百个心。你上班那点事,难不倒我。那,我走了。你自己看着办。”
  “你开车小心!中午要是我下课早的话就先回去了,你不用来接我。”
  她也不是对妈妈没信心,就担心妈妈忍受不了学校里的气氛,要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那以后难过也是她。
  “放心,你能行,我就能行。绝不会给你丢脸的,你别给我丢脸就行。区区一个中学生的身份,我还能应付得来。我可得警告你啊,别把我的饭碗给砸了,不然我饶不了你。”
  “溪沙市第一中学”几个醒目的金色大字,在早起太阳的照射下,散发着耀眼的金光,刺得人眼睛发酸。蒙丽莎在学校的招牌下站住,定定地看着那几个大字,足足过了一分钟,才眨眨眼睛继续往学校里面走去。
  她是有多久没有在学校里好好看过了?除了来过几次参加家长会之外,从末踏足过这里。就算来看家长会,那都是来去匆匆的,根本没有仔细看过这个学校的风景。这次倒是个机会,不说看学校了,连校园生活都能体验一把。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多想无益,勇敢面对才是真理。
  “好!那你进去吧,别露馅儿。”
  蒙丽莎背着书包利落地往学校走去。崔米琪多看了她几眼后,也将车子掉头往上班的地方赶去。这时她无比庆幸,自己早已经学会了开电动车,不然这时可就麻烦大了。她可不想骑着个破自行车去上班。
  年轻真好!可以很轻松地跑着,开心地笑着,大声地叫着,根本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眼光。蒙丽莎看着不停打闹着经过的学生,心中不由万分感慨。她也曾经像他们一样,一样的笑,一样的叫,一样的没心没肺。那些日子已经永远离她而去,如今偶尔在脑中闪过一两个模糊的片断,想看清,却怎么也看不清了。
  “米琪宝贝,我终于见到你了!”一个清脆如铃的声音在蒙丽莎身后响起。
  蒙丽莎走在笔直的校道上,低着头,假装在看路,其实是不想让人将她给认出来。原本因为放暑假而变得安静的学校,这个时候人声鼎沸,归校的学生来来往往,好不热闹。一身校服松松垮垮的,脸上一副没睡饱的样子,被人逼着上学似的,仿佛这个学校并不属于他们。这儿更像是一个巨大的囚笼,将他们从美好的假期当中拉回来,困在这个生硬的地方。
  初三八班,蒙丽莎找到教室,却站在门口,没有勇气再往里走。教室在五楼,往下一看,整个校园被金色的太阳笼罩着,柔和、生动,到处充斥着青春的气息。楼下的学生,如散落在人间的星星,点点斑白,自带光芒。他们在地上慢慢蠕动,又像一只只小小的蚂蚁,在寻找着自己的窝。
  正当她在翻白眼的时候,那人终于察觉出一丝丝的不妥来。双手一松,她急忙往后一退,粗喘着气,指着那人说不出话来。
  “米琪,你没事吧。今个儿你是怎么了?一句话没讲,不像你啊。”
  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等她回过神来,一个兴奋的身影已经跑了过来。一下子将她抱住,又跳又叫,仿佛已经几百年没见面似的,让她有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错觉。至于吗?一个头两个大,偏偏她还不能反抗。
  来人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连鼻子也是圆圆的,除了嘴巴大得有点夸张,整张脸上就只有一个特点——圆。个子不高,体重倒是不轻,比崔米琪的小蛮腰要大上两圈,这么一抱,差点没把她勒得背过气去。
  这孩子就是崔米琪成天在嘴里惦记着的谢小清。是崔米琪指责她不公的正面教材。谢小清的父母开的是副食品公司,做新鲜肉品供应的,说得好听就是食品公司,说得不好听呢,那就叫屠宰场。这一行可能不怎么高大上,但钱倒是没少赚。从崔米琪嘴里听出来,这孩子的父母整天往她包里塞零花钱,从而凸显出她的抠门,崔米琪的寒酸。
  她不太赞同谢小清父母的做法,孩子就不能惯着,得能吃苦耐劳。不劳而获,于孩子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可这孩子没长歪,一脸老实相,不是那种大手大脚,爱慕虚荣的人。要不然她也不会让崔米琪继续跟她做朋友。
  人长得这么粗,心倒是挺细的。
  蒙丽莎心中一惊,她认得这孩子。她是崔米琪最要好的朋友,从小学到初中,一直都呆在一个班里,两人平时接触得多,也没少来她家。来之前,崔米琪还让她当心别让这孩子看出来呢。她当时心里就想着,一个小屁孩,她还能瞒不过?这么一看,这孩子心挺细的,还真是一个不好惹的主。
  “我,我是因为教室里太闷,空气不好,所以才站门外的。”
  “对喔,教室都这么久没开,是有点难受。咦,不对啊,你以前可没这么讲究的。”
  “你还怪我?是谁一上来就将人抱得喘不上气的?”
  “嘿嘿,也是。是我错了。你怎么不进教室,在这傻站着干嘛?”
  谢小清热情地将手伸过来,穿过蒙丽莎的手臂,紧紧挽住,与她一走并肩走向教室。
  “走吧!”
  “行了,小事一桩,瞎追究个啥?走吧,这就进去。”
  她身体一僵,这么亲密的动作,她已经好久没有过了。她这个人性格冷淡,除了家人,朋友就那么两三个,自从有了崔米琪,已经很久没有与人这么亲近过。她没有停下来,静静地跟上谢小清的脚步。
  “各位同学,开学典礼在八点钟举行,请各班的班主任清点自己班学生的人数,八点钟,准时在学校礼堂集合。开学典礼结束之后,请各班派学生代表来教学楼领新书,下午各班正常上课!”
  没等蒙丽莎坐定,校内广播响起,广播里的声音传遍整个校园,在空旷的校园里久久回荡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