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27章 又是他

  这琴技倒是超高,让人听了心也出奇的平静,苏沐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眼前盛开了一片桃花林。
  这王府之中拥有此等琴技的人——
  苏沐玖皱着眉头细细思索,却在这个要紧的关头,如何都记不起嬷嬷让她背的那部分内容了。
  苏沐玖计上心来,便悄眯着爬上了一旁繁茂的树枝,想要一探那人的尊容。
  她倚在枝干上,袍子在风中轻轻的摇曳,那一两缕发丝拂过她的脸颊,她的眼眸微转,缓缓下移。
  只瞧见一个身穿雪色长袍的男子坐在梨花树下,一阵风轻轻扬起,掀起梨花瓣瓣散落。
  苏沐玖暗道不好,正打算逃之夭夭。
  “咕噜~~”正巧,苏沐玖的肚子在这个时候却咕咕叫了起来。
  该死,她因为去巫山办案,已经一天一夜没有进食了。
  他似雾似花,羽睫黑如点漆,眸中流转着幽波,一双修长的指尖在琴弦上拨动着,行云流水,一曲高山流水便倾泻而出。
  他的肤若凝脂,一头墨色的长发披散开来,却遮不住他的风华。
  是他!
  坐在梨花树下的男子慢条斯理的起身,用指尖弹了弹身上的褶皱,缓缓抬首,朝着那树上探来。
  四目相对,苏沐玖的窘境落入了那人的眼眸里。
  “王爷?”男子显然有些诧异,他出声柔声唤道。
  这事情处理完了,她一时间心情放松,这才感觉到肚子饿了。
  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自己不争气的肚子,她的手掌覆上了肚子,想要缓解那叫声。
  然而这动作终究是慢了,琴声戛然而止。
  苏沐玖此刻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算了,管他呢。
  她现在可是饿得发慌,谁知道回去之后嬷嬷会不会给她用膳。
  他的声音如他的模样一般,温柔的就好像是一块上等的美玉,让人愿意沉沦其中。
  “嗨~”苏沐玖露出雪白的齿贝,表情有些僵硬。
  男子将桌案上的琴抱在了怀中,眸子犹如墨莲朵朵盛开,唇瓣微扬,“这恰好饭点,不若王爷留下来陪凤潋用膳?”
  苏沐玖摘下面上的布,刷的一下从那树上飘下来,随着她而来的,是一树树的梨花花瓣朵朵落下。
  凤潋看到这个画面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晃了神。
  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苏沐玖已经坐在了石桌上,翘着二郎腿,撑着那张小脸,满不在乎的问道:“饭菜呢?”
  若是再给她饿上几顿,只怕明日她在大殿上,因为营养不足,晕厥了过去该如何是好?
  苏沐玖点了点头,对着凤潋展开笑颜,“好啊,那就一起用膳吧。”
  凤潋眸子里划过一丝错愕,显然没有想到这苏沐玖将他的客套话当了真。
  苏沐玖跟上了凤潋的步子。
  她这人性子大大咧咧,有的时候会没了分寸。
  嗯~这凤潋对她哥哥一片痴心,到时候吃饭还是不要过于亲密,让他产生过多的错觉方好。
  凤潋眸如点漆,他对着苏沐玖柔和的说道:“随我来吧,王爷。”
  随后,凤潋抱着那把琴,转身朝着厢房内走去。
  他的身子很是弱不禁风,那宽大的袖袍微微散开,露出手腕处那一节雪白的肌肤。
  如此完美的理由,倒是令凤潋找不到任何的错处。
  苏沐玖兴高采烈的看着满桌的佳肴,她刚想大快朵颐,却在拿起筷子的瞬间,才后知后觉自己如今的身份可是王爷,若是穿帮了就完蛋了。
  于是本来她那一筷子正想去夹那块油亮而看起来分外酥脆的烤鸡腿,却硬生生的改成了一旁的清炒时蔬。
  当两人落座,饭菜都上齐后,凤潋不过是不经意的一瞥,却瞧见了苏沐玖坐在了长桌的最远处。
  “王爷你为何坐的这般遥远?”凤潋执起筷子,将一小块肉放入口中。
  苏沐玖挑眉,那借口不过是信手捏来,她说道:“我近来身子不适,你也知道我的身体,离得远些,对你我都好。”
  为何她哥就偏爱吃素啊,难道他是属牛的吗!
  苏沐玖那五官皱成了麻花,心里不断哀嚎着。
  凤潋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他的眼眸微微上挑。
  她直勾勾的盯着那鸡腿,也只能够视死如归的将那青菜放入口中。
  啊,她的肉啊。
  那看起来一定是外皮酥脆,里面的肉质鲜嫩的鸡腿,她真的好想要吃啊。
  香甜清脆,味道适中,挺好吃的。
  凤潋一双桃花眼带着些许疑惑,朝着苏沐玖望来,“王爷是觉得这些菜色不和你的胃口?”
  “没有没有,可好吃了!”苏沐玖赶忙摆了摆手,眼下她有的吃就不错了,哪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的呢。
  难道今日这厨子的手艺不佳?
  为何王爷用膳却好像是赴死这般的艰难?
  凤潋抬起筷子,也夹了一片绿油油的菜叶,送入口中。
  凤潋却在这个时候,话锋一转,言辞犀利的问道:“王爷,我怎么觉得你皮肤好像比平日里黑了些许,可你昨日不是一直都在王府么?怎么会将皮肤晒得如此之黑?”
  苏沐玖的身形一僵,她嘴里还吃着青菜,那眼睛朝着凤潋望去。
  明明是一张温柔如玉的脸,那双瞳里是盈盈的柔光。
  “当真?”凤潋狐疑的追问道。
  “真的,真的!”苏沐玖为了表现自己确实很喜欢这桌菜肴,将整个桌面上所有的素菜都吃了一遍,却始终不敢去碰那肉食。
  她就怕一碰了,那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的确,按照惯例,用了那副药,她必然要在自己的房里呆上一日,谁都不见。
  可如今她这幅模样,倒是解释不清了。
  “对了,还有王爷为何刚刚初见我的时候,脸上还带着黑布,王爷你可是有出过门?”凤潋处处紧逼,每一个问题都好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片,直戳苏沐玖的心脏。
  可苏沐玖却觉得,这眸子里面的更深处,似乎带着一丝深意。
  “嗯?”凤潋见苏沐玖迟迟不肯回答,他鼻音上扬,眼眸微挑。
  她怎么觉得这凤潋看起来如此的温柔,实际上深不可测呢?
  苏沐玖如临大敌。
  “这……我……我在护肤!”苏沐玖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当机立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