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23章 迷雾越来越多

  苏沐玖似乎早已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眼下不过是证实她的猜想。
  “这用粮草当做引燃物,来点燃整座巫山,这人还当真是缺德啊。”苏沐玖笑的就好像是花朵一般的绚烂,可是那双漆黑的双瞳之下,却毫无笑意,只有无尽的冰冷。
  “能够调动粮仓的人……”司管欲言又止,眼下他是当真不再对苏沐玖有半分怀疑了。
  在这京中能够调动粮仓的人,除了瘐吏再无他人。
  而瘐吏直接听命于皇上,为何这开仓放粮的事情,皇上会不知道?
  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出自皇上的手笔?
  “不是皇上?王爷您和皇上不是向来不和吗?为何现在却——”显然,司管没有想到苏沐玖会替皇上说话。
  “司管,有些话不是你能说的。”苏沐玖收起了嬉笑的神情,一脸严肃的看着面前的司管。
  毕竟这朝堂之上王爷和皇上不和的流言不径自走。
  “诶,皇上可没有那么的蠢,弄这么大的阵仗,不过只是想要置我于死地。”苏沐玖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直接掐断了司管放飞的思想。
  “如今你在这朝堂之中任职,一不小心口舌之争,会让你陷入泥潭,倒不如什么都不说,免得落人口实。”苏沐玖语重心长的说着,眼睛里是真诚。
  司管一怔,却明白王爷是为了他好。
  “是……臣……”司管刚想要道歉,却忆起王爷刚刚的一番言论,他如今这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司管一脸窘迫的模样,苏沐玖却是看在了眼里。
  在他看来倒是为民除害,可在王爷看来,他必然是一个可恨的棋子。
  若是落在其他的权贵手中,他根本活不过那晚。
  王爷大可不必的跟他说这么多,总有一天他会自食其果。
  那日他在大殿上,如此铁骨铮铮的样子让王爷难堪。
  司管拍了拍手,看着那两个可怜巴巴的袋熊和松鼠,随后说道:“王爷,这两个小东西怎么办?”
  苏沐玖挑眉,刚想说放任不管,毕竟这万物存活都有它的宿命,却瞧见那司管双眸之中的不忍,她叹了口气,又说道:“要不,你抱着吧?”
  “好了,将这些东西收起来,用布好好的包着。”苏沐玖对着司管吩咐道,有了这一重大发现,她的罪名基本上都洗脱干净了。
  司管听命,将自己的布撕成两段,一段拿来包着干粮,另外一段则裹着证据,统统都放在了怀中。
  “那王爷,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司管抱着怀中那两个暖和的小东西,他的眸子里闪烁着盈盈的光芒,显然此刻他的心情是极好的。
  “继续找线索,光这一样不够。”苏沐玖对着司管说道。
  “好咧!”司管一听,马上就一把抱起了那两个小家伙,小心翼翼的护在怀中。
  只怕他早就有这般打算了,只是碍于苏沐玖在场,不敢擅作主张。
  苏沐玖迈开步子,更加坚定的朝着山顶走去。
  等到他们两个来到屠村地点的时候,曾经那虽然破旧,但是也能够遮风挡雨的房子,一座座紧紧的依偎在一起,一切物体都已经被烧焦,乌漆嘛黑,房屋摇摇欲坠。
  若是光凭这粮草,就定了那人的罪,只怕是笑话。
  “是!”司管听了,马上应道。
  这眼前的房子不过仅剩下一些主体的框架,其他的东西,包括房顶都已经坍塌了。
  “王爷,咱们要去看看吗?”司管抚摸着怀中的动物,他的眼睛全是无尽的悲凉。
  在这日光下,倒是显得分外的苍凉。
  而那些尸体,早已经被皇上派来的刚刚侧封的救灾将军清理掉了。
  若是那些尸首还在的话,只怕会透露的更多。
  苏沐玖轻车熟路的在罪奴村行走着,她每踩一下,那脚上就落满了灰,那原地留下了她的脚印。
  这是他曾经管辖的地方,如今变成了这副模样,他的心都在滴血。
  “去吧。”苏沐玖率先迈开了步子,只有靠的更近,才能够发现更多的蛛丝马迹。
  然而这些杂乱的脚印之中,苏沐玖却瞧见了一双比寻常人的脚印要浅一些的。
  这脚印的主人必然是武功高强之人,才能够保证落地痕迹如此浅浅。
  苏沐玖若有所思的看着那脚印,这附近的确有许许多多的脚印,分外的杂乱。
  显然是那些士兵前来搬动尸体留下的。
  是他!
  那日手持长剑,知道她真实姓名,想要将她一刀毙命的男子!
  一个武功高强之人却在这焚烧过后,又一次来到了罪奴村,定然有他不得不返回的理由。
  苏沐玖的脑海之中渐渐浮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追随那人的踪迹,最后她来到了一口井的面前。
  这井里,莫不是有东西?
  他会来这里,只怕这藏着什么东西。
  在司管还在感叹物是人非,悲怆伤怀的时候,苏沐玖却嘴角噙着笑容,顺着那人的脚印方向而去。
  苏沐玖挑眉,不明所以。
  这人咋地啦?
  苏沐玖瞧见了一旁的水桶,刚想要将水桶放下,去打水上来瞅瞅,却被司管唤住:“王爷——不要啊——”
  司管的双瞳之中满是惊恐,他惊慌失措的冲了过来。
  “什么?水质不好?”苏沐玖感觉自己本来要拨云见月,一切真相即将大白的时候,可眼前这突发情况,却又让她迷雾团团。
  “对,这水从三个月前就有了问题,已经封了,您若是渴了,臣去那口井给您打水。”司管本就是个热心肠,不等苏沐玖发话,便带着怀中的两个小家伙,匆匆的跑去给她打水了。
  难道她连摆弄井水的权利都没有嘛?
  “王爷,这井里的水质不好,喝了会上吐下泻,这罪奴村的人都喝的是东南方向的另外一口井里的水。”司管一口气将自己知道的讯息全盘托出。
  三个月前就有了这个症状?
  只怪她在罪奴村那段时间一直都没有注意这井水的问题,她的精力都在如何逃跑上。
  忽而,苏沐玖在那井口旁边,隐约间瞧见了一个在阳光斑驳下反光的物件,她从怀中掏出手帕,弯下腰肢,将那东西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