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22章 洞穴里面的发现

  “王爷……恕臣愚钝。”司管被苏沐玖这么一说,他连忙低下头,乖乖的认错。
  苏沐玖看着面前这个战战兢兢,动不动就认错的司管,她在心中由衷的感觉到无力。
  随后她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十分温和又亲切的说道:“司管,你不用道歉,你又没错,刚刚那不过是几句调侃罢了。”
  苏沐玖本以为,这司管看了自己如此“和蔼可亲”的模样,再加上这番“关切”的话语,必然会卸下心中的防备。
  这样,也不会弄得气氛如此怪异。
  哪曾想,这司管一听,非但没有半分的喜悦,反而那张面容一下子变得如同纸张一般的苍白,他“咚”的一声,跪在那地上,眼里带着无尽的恐慌,“微臣知错了,王爷求求您不要剥去微臣的官职,微臣一家老小都还要靠着微臣那点俸禄存活啊!”
  这就是权贵和普通官吏之间的差距,明明如今自己已经是重中之重的嫌疑犯,随时可能掉脑袋,可她一天还在这位置上,司管就对她万般的恐惧。
  因为一句话,轻轻松松,一家老小都可能一同消失。
  这已经是根深蒂固在司管心中的想法了,她如此和蔼可亲反而不利于两人之间的沟通。
  苏沐玖睫羽纷纷下撇,那双眸子划过一丝错愕,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司管见苏沐玖久久不语,赶忙磕头说道:“微臣,微臣才疏学浅,微臣荒诞无利,微臣罪该万死,恳请王爷,饶了微臣吧,当初微臣在大殿上,不过是想要替那些死去的手下讨回公道——微臣,微臣知错了!”
  这一声声的磕头声,让苏沐玖的心一瞬间变得有些沉重。
  看来,走怀柔路线是不行的,还不如她这般冰冷的表述来的有效果。
  苏沐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不过,你想要留在我身边办事,必须要遵守以下几点,若是做不到,我就削了你的脑袋。其一,不许动不动就下跪,我这人迷信,不爱看人下跪。其二,不许动不动就道歉,若是我说你错了,你再道歉即可。”
  苏沐玖这么一说,那司管本来还在磕着的脑袋,直接不敢磕了,他忙不跌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的恭敬,也不敢再说任何道歉的话了。
  她的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
  她一改刚刚那笑容满面的模样,一双眸子里渐渐地满是冰冷,那鲜红的唇瓣缓缓张开:“司管,我让你来是助我查清真相的,之前的事情我还记着呢,若是你这次表现的好,我既往不咎!”
  司管听了,一瞬间眼睛里放着光芒。
  “司管。”苏沐玖好似樱花花瓣的唇瓣轻轻扬起,那嗓音就好像是穿过了山涧的灵泉一般的动听。
  “王爷有何吩咐?”司管一边擦着自己额头上的血迹,一边问道。
  “你去这小东西的洞口里面看看,说不定会有惊喜。”苏沐玖伸出手指,摸了摸这正在吃白菜的小东西,这毛茸茸的小乖乖还当真是可爱。
  苏沐玖很满意这成果,垂下睫羽长长的睫毛掩盖了那双眸子里琉璃的光芒,嘴角轻轻的上扬,便缓缓的蹲了下来。
  她的视线渐渐地落在了那个还在吃白菜的小东西身上,她的眸如点漆。
  眼下,这小东西才是最关键的证人。
  司管有些讶异的看着还在摸着袋熊皮毛的王爷,好像完全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似乎知道这柔软的东西是什么。
  “臣,试试看能不能够从里面掏出来。”司管说着,继续行动着。
  他感受到那柔软的东西动了起来,他下意识的弹跳开来,甩开了手中的树枝。
  “是。”司管也不敢多问,马上拿着树枝走到了洞口处,他用树枝往里面掏了掏,忽然感觉到树枝碰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他的手指抖了抖。
  “王爷,这里面好像有东西。”司管的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这洞穴里面怎么会有如此柔软的物体,而且感觉这物体是活物。
  苏沐玖却连眼眸都未曾抬一下,语气淡然的说道:“不是这个,我要的是铺在这洞穴里面的杂草。”
  最后,只剩下那萌萌的袋熊和可爱的松鼠,在他们面前啃着白菜。
  “王爷……这里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动物,您不是说是袋熊的洞穴吗?”司管此刻还是不敢靠近,他生怕下一秒这洞穴里面钻出了一条蛇。
  “袋熊洞穴很大,这次大火生灵涂炭,万物皆有灵性,它本着救死扶伤的心理,让其他的动物躲进来,也实属正常。倒是你,别再一惊一乍了,快点去掏里面的杂草。”
  苏沐玖听到了动静,抬眸望去,就瞧见一只雪白的兔子从那洞口之中钻了出来,瞧见了白菜,那长长的胡须动了动,却犹豫着不敢向前。
  倒是这兔子身后又钻出了松鼠,那松鼠看到白菜,也冲了过来,顾不上那么多的吃了起来。
  渐渐地,又陆陆续续出来了其他的动物,它们有的看到了苏沐玖和司管两人,直接拔腿就跑,根本顾不得其他。
  虽然不知道这王爷为什么对这袋熊的洞口如此执着,但他还是听令行事,终于将铺在洞穴面的杂草统统都掏了出来。
  而苏沐玖在这一刻不再去碰那可爱的袋熊,而是迈开步子,走到了那杂草堆处,她也不嫌弃这杂草上面的毛发,伸手直接去触碰。
  她那根根分明的指尖在这杂草之中翻找着。
  苏沐玖耐心的解释着,随后催促着司管快点行动,这天间已经敞亮了,若是再不快点,只怕三日的期限马上就到了。
  司管只能够鼓足勇气,拾起那被他丢弃的树枝,一步步小心翼翼的靠近。
  他又一次在那洞口里面掏啊掏,还好这一次没有感受到那松软的物体,他好像触碰到了杂草。
  “什么?粮草?!”司管心下一怔,他也顾不得那么多,学着苏沐玖的样子在杂草之中翻着。
  “王爷,您这是——?”显然,司管不明白王爷怎么对着这杂草翻得这么起劲。
  “你没有看到这其中有粮草吗?”苏沐玖嘴角一勾,眼睛里面是琉璃似水的光芒。
  终于,她找到了一样东西。
  直到——
  他的指尖摸到了几根粮草,他的眼睛里藏着无尽的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