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19章 第一道考验

  映雪阁
  烟云缭绕,药香阵阵。
  花纹繁复的地毯铺了一地,这厢房之中床榻上时不时传来咳嗽声。
  只见一个绝色的男子眸子半开半阖,他的肌肤如同病态一般的白皙,那张脸上毫无血色,那唇瓣苍白的如同雪白的纸张一般。
  这咳嗽声便是他传来的。
  “咳咳……她出府了?”那男子有气无力的说道,他此刻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支撑他睁开眼睛了,就连手指他都感觉点点冰凉。
  那桌前,还坐着另一位绝色美男,不同于床榻上那位的阴柔,这桌前侧坐的则是一个身穿绯红色长袍的男子,他的浑身上下都带着一种盛气凌人的凌冽之感,双目炯炯有神,那指腹上满是茧子。
  王爷听闻这绯红色长袍男子的回应,嘴角掀开了一道若有似无的笑意。
  “王爷,你确定要让她一开始就接触这么棘手的问题?你不怕到时候将咱们王府上下都搭进去?”那绯红色长袍的男子眼睛里划过一丝琉璃的光芒,直言不讳的指出问题。
  他卷翘的睫毛掀开,望着床榻上的男子,语气淡淡的说道:“都按照你的吩咐,没有让暗卫拦截,一路畅通,王爷。”
  躺在床榻上的人,正是那消失已久的真正王爷。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呗,我不过是一个侍卫罢了。”绯红色长袍男子不满的嘟囔着,他白净的手指伸出,执起一旁的杯子,那杯中还有茶水,缕缕青烟缓缓漂浮着。
  他好似玫瑰花瓣的唇瓣咬住那杯子的边缘,轻轻的喝了一口,那沁人心脾的茶香留于唇齿之间。
  “咳咳……本来这王府就摇摇欲坠了,随她折腾。这是我留给她的第一道考验……咳咳。”王爷的语气越来越缥缈,到最后近乎没有了声音。
  若不是这绯红色长袍的男子本就是习武之人,耳力更是超脱常人,只怕根本听不真切这王爷究竟说了些什么。
  然而刚刚话音刚落,王爷就觉得自己的口腔之中便有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他克制不住的咳嗽着,那鲜血顺着他的嘴角落下。
  鲜血流在了他的下颔、他的脖颈、他的锁骨。
  好茶。
  “月初……你是在和我置气?”王爷察觉到了这绯红色长袍男子,他身边唯一值得信任的人——江月初,似乎情绪不满,他出声关切道。
  “我也没有生气,你若是想要疯,就随你疯便是,反正我江月初这条命都是你的。”江月初的眉头皱了起来,这嘴里的话却让人听了分外的舒心。
  王爷的伸出舌尖,将那药丸卷入口中。
  看起来十分的凄厉而又平添了几分惨淡。
  江月初心下一紧,顾不得手中的茶杯,随意的一掷,便一个回身来到了床榻边缘,他有条不紊的从怀中掏出了手帕,替王爷擦拭着身上的鲜血,而后又拿出王爷时常需要服用的药,放在了王爷的唇瓣边。
  苏沐玖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城门前。
  此刻这太阳高高悬挂在上空之中,她感觉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被焦灼着。
  随着那药丸下了腹,药效开始起作用了,他带着浅浅的笑容,淡淡的说道:“谢谢你,月初。”
  ……
  虽然她师父常常教导她,心静自然凉。
  可眼下,苏沐玖的心却一点都静不下来,这每一分每一秒玩的都是心跳啊。
  这里怎么这么热啊,像是一个大火炉一样。
  唉,若是有空调就好了。
  那人身穿粗布麻衣,蓬头污垢,步履阑珊,且他还猫着身子,在城边来回踱步,看起来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虽然极力伪装,可是依稀之间,苏沐玖瞧见了那双带着一丝猥琐的眼睛。
  她一边抱怨着,一边用眼神四处寻找那司管的身影。
  终于,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她瞅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司管这身打扮,比她还过犹不及啊。
  若不仔细看,她都以为是沿街乞讨的乞儿呢。
  不过是这么一双眼睛,苏沐玖很快就确定这便是司管。
  苏沐玖大踏步的走到那鬼鬼祟祟的人面前,她围着这人转了一圈,忍不住感叹。
  显然,这司管压根没有认出面前这个人是苏沐玖。
  苏沐玖轻咳了一声,指尖绕在耳后,将脸上的布匹扯开,浅粉的嘴角轻轻扬起:“司管,是我。”
  “喂。”苏沐玖唤了一声。
  那司管本来缩着身子,那眼神飘忽,听到了苏沐玖这么一声惊呼,他吓得直哆嗦,他的眉头拧成了麻花,有些遮遮掩掩的说道:“兄台麻烦你让开一些,我在等人。”
  这司管这么一听,赶忙定眼一看。
  这不看不要紧啊,一看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王……王爷?”
  司管先是随意的瞥了一眼,看到一个脸色暗沉,穿着普通的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摆了摆手,“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司管。”
  “我是苏沐玖。”苏沐玖再一次开口提醒道。
  “奇怪的味道?”苏沐玖低下头在自己的身上嗅了嗅。
  没有啊,除了那淡淡的药香味,再无其他了啊。
  “嗯哼。”白霓裳颔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您……您怎么突然之间晒得这么的黑,而且这身上怎么有种奇怪的味道?”这司管眉头皱的更深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况且现在她可是偷摸着跑出来的,那么就更不可能有钱了。
  自然,这租借马车的事情,就落在了司管的头上。
  “好了,好了,我们不要讨论这些有的没的了,我就问你,你能不能弄一辆马车来。”苏沐玖可谓是理直气壮的打劫。
  她现在无权无势,在王府里面根本动不了王府的金库,自然两袖清风,口袋空空。
  巫山可是离这皇城还有一些距离,若是他们徒步前行,只怕会耽搁好些时辰。
  “这……王爷您出门没有让人备马车吗?”司管显然没有料到,王爷可以穿着如此朴素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且身边还没有随从。
  要知道,这京中最喜奢华的,便是他眼前的这位主儿啊。
  “你不知道什么叫做低调啊,我眼下是皇上眼中的头号嫌疑人,若是过于的张扬,只怕会招来政敌的打击,你懂不懂啊。”
  苏沐玖这忽悠技术,这世间她敢称第二,便无人敢称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