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17章 来自嬷嬷的审问

  苏沐玖这一觉睡得可谓是舒坦,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下,照在她脸上的时候,苏沐玖睁开了她那双琉璃一样漂亮的双眸。
  她伸了个懒腰,舒坦的轻声呢喃:“哎呀,我怎么会睡在床上呢?”
  她依稀记得自己分明睡在了马车上,难道有人将她背了回来?
  该不会发现了她是女身吧?
  苏沐玖赶忙垂眸,看了看自己的装扮。
  很好,还是昨夜的那一袭长袍。
  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没错,依然裹着那一块裹布。
  苏沐玖松了口气,还好没有发现。
  “小姐,您终于醒了啊。”忽然,一个声音在她的不远处响起。
  这嬷嬷咋啦?
  咋一副库大仇深的样子?
  苏沐玖被吓得一个哆嗦,顺着那道声音望去。
  就瞧见嬷嬷从暗处走了出来,她满脸沟壑的面容上,带着一丝丝的怒意,一双眸子是无尽的冰凉。
  苏沐玖听了嬷嬷这番形容,她的一个激灵,“嬷嬷,你别这么说,你这么说我连画面都有了。”
  这嬷嬷大晚上不睡觉,竟然站在她的床前看她入眠?
  “嬷嬷……你怎么了?”苏沐玖唇瓣微微张开,眉头上挑,小心翼翼的问道。
  嬷嬷面色铁青,那冰凉的声音悠然响起,“昨夜,老奴一夜未眠,就守在小姐您的床前。”
  “我……怎么错了?”苏沐玖如何都不明白,这刚醒来就有人不分青红皂白的说她错了,她何错之有?
  难道这宫中的风声,王府这么快就收到了?
  这画面要多令人惊恐就有多令人惊恐,活脱脱的恐怖片啊。
  “小姐,您可知错?”嬷嬷双手环在胸前,那步子渐渐的靠近,最后在苏沐玖的床榻前站定。
  可是她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关于那昨夜下马车的画面。
  那时候她都睡得像是一头猪,怎么知道谁抱她下来的。
  “昨夜您可知是谁抱您下的马车?”嬷嬷的声音悠扬而绵长,那一字一句的说道,一双眸子直勾勾的落在了苏沐玖的身上,等待着她的回答。
  苏沐玖皱着眉头,她陷入了沉思,细细思索种种。
  那人面带桃花,一脸的笑容,温和的就好像是一朵雪莲一般。
  不,绝对不会是他!
  难道是——
  苏沐玖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了一个人的面容。
  随后,苏沐玖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了那么一个画面。
  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别扭。
  苏沐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凤潋再怎么温柔,也不可能亲自将她抱下去,顶多唤王府里面的人来抬她下马车才是。
  然而,嬷嬷接下来的话,打破了苏沐玖的想法,嬷嬷说道:“是凤潋公子。”
  这正常人对于这断袖的身份避之不及,怎么这凤潋偏偏赶着往上撞呢?
  难道!
  若不是她哥给她的资料里面说的很清楚,绝无任何暧昧,苏沐玖只怕听说了他的这番举动,倒是真的以为他和自己的哥哥有着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
  “你……没有搞错吧?”苏沐玖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天啊,她还以为他们真的很纯洁呢。
  虽说自己的哥哥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但凤潋却不一定啊,指不定凤潋单相思呢!
  难道凤潋公子当真对她的哥哥有着什么样的想法?
  苏沐玖的瞳孔微微放大,她一瞬间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崩塌了。
  这是什么!
  这显然是溺宠啊,对自己喜爱之人的溺宠啊!
  苏沐玖越想,她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被证实。
  难怪昨夜那凤潋看她的眼神十分的温柔,总是带着笑意和纵容。
  而她却忽略了,这凤潋对谁都是这般的温柔,这是他的本性使然。
  “小姐!您到底有没有听老奴说话!”嬷嬷瞧苏沐玖一脸的迷糊,那眼神飘忽,似乎开始放空了,她怒火蹭蹭蹭的往上窜,愤怒的嘶吼道。
  所以才会不假手于人,自己上手将她抱下了马车!
  苏沐玖那脑袋瓜在这一刻开始天马行空的飞驰着,自己脑补了一堆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毕竟她哥和凤潋之前并没有任何的肢体接触,自然不知道她哥哥的特征。
  说实话,就连她也觉得她哥和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更何况这外人?
  苏沐玖自然是听出了嬷嬷那言语之中的怒气,她马上讨好的说道:“哎呀,嬷嬷,不就抱我下来嘛,没事的,没事的,我伪装的这么好,他必然没有发现。”
  用脑子想,这凤潋顶多对她有所怀疑,绝对不可能发现的。
  小姐的性子实在是过于的随性,和少爷的坚韧截然相反。
  这样的性子,如何能够在朝中如鱼得水?
  “可是小姐您可曾想过,若是昨夜是其他人呢?你的身份暴露您知道意味着什么吗?!”嬷嬷怒气冲冲的说道,她看着苏沐玖,就好像是恨铁不成钢。
  这家养的和外养的果然不同。
  为了方便苏沐玖随时换洗衣裳,她哥命人做了一系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服侍,放在了她的房里。
  “小姐,您这是要干什么?”嬷嬷见苏沐玖完全不为所动,她开口质问道。
  又如何能够稳住他们苏家的爵位!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啦,嬷嬷你不要大惊小怪的,失了方寸。”苏沐玖摆了摆手,她慢悠悠的从床榻上一跃而起,踱着步子走到一旁的衣柜里面,开始翻找。
  “小姐,您去巫山干什么?”严厉了一辈子的嬷嬷,头一次遇到了对手。
  巫山离这里还有一些距离,她若是徒步走,只怕腿走废了,那天都黑了,未必能够抵达巫山。
  苏沐玖眉头微微蹙起,一想到巫山的事情,她就有些烦忧,“一会儿我要出府,你命人准备马车。”
  这小姐就是不按套路出牌,她完全摸不准小姐这脑袋瓜子里究竟想的是什么。
  “你别管那么多,这事关王府上下,我必须去巫山。”苏沐玖却不想要说的太明了,这嬷嬷虽然在这王府之中拥有话语权,可若是在其他的一些事情上,她可是完全做不了主的。
  “……小姐您昨夜是不是在皇宫里捅了娄子?”嬷嬷沉吟了片刻,开门见山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