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15章 上官白铭是也

  “微臣,微臣确实是……掌管的司管,那些人也确实是微臣的手下。”司管哆哆嗖嗖,总算将话说完了。
  “所以你冒死冲了上来,不全是因为皇上的指示,是吗?”苏沐玖微微一笑,她看着那可怜巴巴的司管,眼眸里流转着光芒,那声音高高的扬起。
  而司管如芒刺背,却清楚的知道,如今这沐王爷的处境,可是他一手造成的。此刻就算这沐王爷想要对他动用私行,他都不得说一个不字。
  “臣……的确是为了我那些手下的命,皇上也确实在臣上宴席前,派李公公跟臣嘱咐了几句,让臣尽管说出自己的冤屈,臣才斗胆在这宴会上大放厥词,沐王爷,臣,臣知错了。”
  “好了,既然如此,皇上给我三日时间去彻查此事,你便随我一同去巫山一探究竟吧。”苏沐玖对着那个大臣说完,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便缓缓起身,莲步微动。
  凤潋自然是一早便站在了一旁等候着,苏沐玖一动,他也随之一同朝着大殿外走去。
  司管听到了那渐行渐远地脚步声,他慌张的将自己的身躯转动,依然跪在地上,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司管现在浑身冰冷,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经过了自己的深思熟路,就怕出了差错。
  他手下统统丧了命也罢,就连他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他叹了口气,当真是流连不利啊。
  他的心中惴惴不安,五根手指缓缓的收紧,他的心情五味杂粮。
  这偌大的宫殿,冰冰凉凉,正如同此刻他的心情一样。
  ……
  而苏沐玖则潇洒的挥了挥手,似乎料到了司管的犹豫,她的声音清澈而又悠扬,“明日城门口见,司管。”
  司管一听,那身子一怔,赶忙抬眸望去。
  只瞧见两个渐行渐远地背影在月光下被拉长。
  监视当然也是惺忪平常的手段。
  与其让这个监视者在暗处,倒不如放在明面上来,更何况那司管和那些死去的侍卫们有着特殊的关系,自然在巫山查询真相的时候,他恐怕会比自己还要上心的多。
  “你一向有分寸。”凤潋也就不再多言了。
  “沐王爷,你为何要带上那名司管?你不怕他跟皇上通风报信吗?”凤潋温柔的嗓音就好像是鸟儿婉转地鸣叫,清风拂过两人的面庞,那长发微微扬起。
  苏沐玖则又装作一派无所求无所谓的模样,她目不斜视,淡淡地开口说道:“这司管去通风报信不是更好吗?如此更加证明了我的清白。”
  反正不论她做什么,这塘皇都不会如此轻易放过她。
  苏沐玖定眼一看,在微弱的宫灯之下,渐渐瞧清楚了那人的模样,那人身穿朝廷官服,一张轮廓分明的脸上带着些许正气,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高挺的鼻梁,浅粉的唇瓣。
  是一个极其好看的男子,却和身侧的凤潋是截然不同的美貌。
  若是凤潋是出水芙蓉的话,那么面前这个男子更像是秋菊。
  两人刚走了数百米,忽然有一个人影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挡去了苏沐玖和凤潋的去路。
  苏沐玖下意识的停下了步子,眼睛微微眯起,手在身侧缓缓握成了拳头。
  那人则好似旧友一般来到苏沐玖的面前,笑盈盈地说道:“沐王爷,我在这里等候你多时了。”
  这人是谁啊?
  平白无故站出来说要帮她?
  如今朝中这些人对她可谓是避之不及,毕竟眼下都能够看到她的结局了。
  “等我作甚?”苏沐玖眼神有些陌生的盯着突然冲出来的这个男子。
  “皇上派你去巫山查证,可要我在朝内帮你寻找一些消息?到时候咱们里应外合,反而处理起来更加的得心应手。”那男子似乎天生自带笑脸,如何看这张脸都带着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不过——
  忽而,苏沐玖的脑海之中涌入了一丝讯息。
  一瞬间的她想明白了。
  眼前这个人,必然是她哥在朝中的眼线——上官白铭。
  为何这人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表现的如此热络?
  上官白铭瞧苏沐玖久久未曾做出反应,他的眸子微微划过一丝疑惑,他的声音缓缓轻启:“沐王爷可是有所顾虑?还是你没有完全的把握?”
  显然,这人不是无事献殷勤,而是当真在关心她。
  至于苏沐玖为何刚刚没有反应过来,自然是因为她哥给的那些资料上面又没有配上画像!
  她哪里知道谁是谁啊?!
  还好她没瞎说话,不然她不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上官家族自从新皇登基过后,就过的很是不安稳,如今这地位岌岌可危,甚至送去宫中嫡女,皇上亲自侧封的皇贵妃,前些日子也被削去妃位,打入了冷宫。
  上官白铭便在这个时候主动搭上了她哥,就想要借助她哥的力量,保住上官家族。
  故而上官白铭如今这职位,也是她哥一手扶持起来的,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便是休戚与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故而这人才会如此殷切的出现,替她谋划。
  不若还没到大难临头,他们就各自飞了,只怕她处境会越发的艰难。
  听到了苏沐玖这般的保证,那上官白铭喜上眉梢,虽然今日的沐王爷感觉有些奇怪,前些日子府上屡屡传出王爷病危的消息。
  在宴席上,他好不容易见到了许久未曾露面的沐王爷,那消沉了许久的心,一下子就好像是死灰复燃一般。
  苏沐玖松了口气,她扯开嗓子说道:“你何时见我打过没有把握的仗了?”
  其实眼下,苏沐玖心中的把握根本没有几分。
  这话说出来,不过是宽慰眼前的两人罢了。
  上官白铭点了点头,便朝着苏沐玖和凤潋两人笑了笑,“那么我先走了。”
  说完,上官白铭挥了挥手,就好像是对待朋友一般的随意,冲着反方向而去。
  苏沐玖和凤潋,又一次迈开了步子,按着原路朝着宫门外走去。
  自然,此刻能够替沐王爷分忧,他也是高兴的。
  “那沐王爷你的意思是,需要我这么做吗?”上官白铭问道。
  “嗯,就按你说的办吧,你快些走吧,别让人看见了,如今我的嫌疑未曾被洗脱,少与我来往。”苏沐玖轻哼了一声,有模有样的对着上官白铭说道。
  这人一旦失去了势力,在这宫中一瞬间就能够察觉到区别对待。
  来时,他们还有宫女在前方指引。
  此刻归去,这寂寥的宫中,仅仅是他们两人相伴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