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14章 自证清白

  苏沐玖言之切切的说道:“是啊,皇上,好不容易我马上就能够彻底洗脱嫌疑了,这场山火来的好巧不巧,皇上我现在可是有理说不清啊!”
  苏沐玖这声音里面透着无尽的哀怨,眼眸轻眨,睫羽霏霏撇下,藏着一丝光。
  她现在必须要先发制人,不若一会儿这情况反而越发对她不利。
  塘皇听完苏沐玖的话,浑浊的眸子里带着一丝冰冷,终于他不再寄托希望于那个小小的司管身上。
  这两人显然不是一个段位的。
  他转过身,轻咳了一声。
  那站在群臣中的丞相终究是站了出来,他冲着塘皇跪拜,随后那厚重的声音响起:“皇上,微臣有话要说。”
  塘皇招了招手,示意那个人美人来到他的身边。
  美人匍匐着来到塘皇的脚边,塘皇伸出手,一把将美人拉入自己的怀中。
  塘皇一步又一步走回了他的王座,而那一开始被他推开的美人儿,此刻依然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
  谁都知道,这塘皇的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作为皇上的枕边人,她一向都很谨小慎微。
  苏沐玖用余光撇了一眼丞相大人,关于丞相地资料一下子涌入了她的脑海之中。
  这位丞相,不过是新皇登基过后提携上来的。
  做完这一切,塘皇这才漫不经心地开口:“说。”
  呵。
  丞相得到了塘皇的首肯,他轻了轻嗓子,而后又继而道:“臣以为这两件事情这般巧合的发生,就如同沐王爷所言,极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栽赃嫁祸。”
  “噢?”塘皇眉宇微微轻佻,手却好似不经意的拨弄着美人的长发。
  自然是这塘皇的头号狗腿子。
  接下来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对自己不利。
  竟然帮她说话?
  丞相顿了顿,他继续缓缓开口:“当然,也有可能是现场根本没有沐王爷所言的线索,故而令人一把火烧光,也就一切死无对证,全凭他一张嘴了。”
  苏沐玖有些诧异得看了一眼这丞相。
  怎么今日这丞相吃错了药?
  “爱卿所言不无道理啊,沐王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塘皇赞许地看了一眼丞相,再一次将目光转移到了苏沐玖的身上。
  敢情,这丞相是搁这儿等她啊。
  欲抑先扬,好手法啊。
  苏沐玖踱步走到丞相的面前,瞧见那老狐狸一脸的坦然,就好像是一个正人君子一般,她忍不住扯开嘴笑了。
  有意思,当走狗都能够当的如此坦然。
  这翻来覆去,不外乎就是要她亲口认罪罢了。
  可她才答应了她哥,要好好的护着苏家周全,她怎么可能输呢?
  这个时候,苏沐玖没有哭闹,没有争吵,而是一身正气的说道。
  此情此景,众人再结合之前皇上和沐王爷之间的恩怨,大概也明了,兴许这沐王爷当真是无辜的。
  苏沐玖回身,冲着塘皇一拜,声音清脆,就如同是流淌过石块之间,叮叮作响。
  她薄唇轻扬,“皇上,我想要自证清白,故而请皇上给予我七日时间,七日后我必然给皇上一个交代。”
  这么做,他必然会被塘皇问罪,而在朝中本来沐王爷就势单力薄,根本无翻身的可能。
  而眼下决定自证也是无奈之举,却又正好印证了这事绝对不可能出自沐王爷的手笔了。
  试想,谁会在这个时候把自己逼上绝路?
  沐王爷自然明白塘皇对他的态度,绝不可能又去多此一举,用火焚烧巫山。
  如今这巫山被焚烧干净,别说箭痕,就连那些生灵都随之一同消散了。
  这苏沐玖根本不可能找到任何的证据。
  毕竟期限一到,而沐王爷还是没有给出任何的答复,那么这个屠杀罪奴村、焚烧巫山两项罪责,统统都要由沐王爷一人来背负了。
  塘皇等了一晚上,终于听到了那让他满意的回答。
  很好,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塘皇垂眸盯着怀中的美人,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可以,不过七日太久,三日还自己一个清白,给众人一个交代,如何?”
  本来这两厢僵持,苏沐玖抵死不认,最后就算将他爵位夺去,当众斩首,这朝中的明臣也会明白这不过是一场子虚乌有的迫害,舆论对他是不利的。
  可如今这苏沐玖自己站了出来,纵然群臣皆知兴许错不在沐王爷,可事实大于雄辩,他作为塘皇就算治了苏沐玖的罪,群臣也不会说他半句不是,只会替苏沐玖惋惜罢了。
  “如此,朕乏了,你们都退下吧。”
  得到了他满意的结果,塘皇摆了摆手,遣散了群臣。
  苏沐玖咬了咬牙,眼眸里划过一丝光,她笑盈盈地说道:“好!”
  横竖都是死,还不如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司管现在动都不敢动,毕竟这沐王爷现在分分钟削了他的脑袋,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毕竟沐王爷做事荒唐,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众人渐渐散去,塘皇也在公公的搀扶下,拥着美人离开了。
  整个大殿上,最后只剩下苏沐玖、凤潋以及那位被众人遗忘了许久的司管。
  “臣,臣错了!”
  谁知道这司管答非所问,一个劲儿的认错,正打算磕头,结果感受到一个柔软的物体抵在了他的额头下方。
  要不是这次牵扯的人缘甚广,他也不会在这样的绝境。
  苏沐玖缓缓蹲了下去,垂眸看着那抖的像是筛子的司管,嘴角挂着一丝好笑:“喂,这罪奴村镇守的官兵,真的是你的手下?”
  “行了,你都磕头一晚上了,小心变成脑震荡。”
  还好这条毛巾没有用过。
  司管定眼一看,才发现那是诸位用膳时,提供擦嘴的毛巾。
  苏沐玖不耐烦地说道。
  “恕臣愚钝,臣不知道什么是脑震荡。”司管唯唯诺诺的问道,头抬都不敢抬一下,好似这苏沐玖是个吃人的妖怪,看一眼这命就没了。
  苏沐玖撇了一眼这个司管,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追问道:“你只需要回答我,那些人是不是你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