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11章 祸水引到了她身上

  “既然你今日胆敢冒死前来进谏,似乎已有收获?”塘皇的声音高高的扬起,语气里藏着几分杀气。
  这每一个字,都带着别有深意。
  那匍匐在地上的大臣身子抖了抖,他下意识的用余光瞥了一眼苏沐玖所在的方向,却久久不曾开口。
  不过是这么一个微小的举动,所有人都将注意力移到了苏沐玖的身上。
  这王爷和皇上互不对付,也是这朝中上下人尽皆知的事情了。
  如今在这个时候,王爷又触了皇上的霉头,这岂不是找死吗?
  “你在怕什么?为何久久不语?!”塘皇声音里带着无尽的怒意,那双眸子就好像是要喷火似的,直勾勾的锁定在了那大臣的身上。
  “臣……因为那人位高权重……臣惶恐。”这大臣战战兢兢的说道,他的额头上已经有了一些细密的汗珠。
  “在这大塘,朕就是权威,朕就是至高无上,你说出那人名讳,朕保你性命!”塘皇面上虽然震怒,可心中已经是欣喜若狂。
  大臣收回视线,颤颤巍巍的开了口:“是……臣确实查到了一些眉目。”
  “噢?那为何吞吞吐吐,我大塘何时有这等唯唯诺诺的臣子?!”塘皇眯着眼睛,那眸子里带着一丝丝的幽深。
  那大臣言之凿凿,每一个字都直戳要害。
  满座皆是惊疑。
  很好,这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进行。
  得到了塘皇的口谕,这大臣显然知道自己已经拥有了免死金牌,他匍匐在地,那身子低的不能够再低了,他的声音缓缓响起,“七日前罪奴村被屠村,仅有沐王爷的亲卫军去过巫山。”
  这京中谁人不知,沐王爷是纨绔子弟中的头把手,整日里无所事事,又偏爱美男,府中外宠便有六位,其中最受宠,名声最旺的,便是此刻坐在他身侧的那位——凤潋。
  除此之外,就连护他周全的京中第一射手江月初,也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沐王爷虽说性子高调,但如此明目张胆的去巫山屠村,实在是令人心之不齿。
  也不知道当年的苏老王爷还在世,看到唯一的嫡子生的这般模样,会不会气吐血过去。
  “你不是说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百兴国吗?大家都跪着呢?你咋不跪?”苏沐玖眸光里带着琉璃的光芒,那睫毛轻眨,好像是两把小小的蒲扇,嘴角轻钩,似笑非笑。
  凤潋处之泰然,他稳坐如山,温柔的开口说道:“王爷你也说我是百兴国之人,如今这可是大塘的国事,我一个百兴国的人,不过是个看客,自然和此无关,又何来跪拜一说呢?”
  这沐王爷到如今,可谓是名声狼藉。
  而作为众人今夜瞩目的对象,此刻的沐王爷,也就是苏沐玖是也,还喝着茶水,和身侧的凤潋悠然的唠嗑。
  会被落人口实的礼仪,他一样不少。
  而不需要的其他礼数,他也不会做。
  苏沐玖赞许的看了一眼凤潋。
  这人脑袋瓜子还是实属的聪明啊。
  苏沐玖这才好似听力得到了恢复一般,眨巴眨巴眼眸,转过脑袋,嘴角依然是一副笑盈盈的样子,“哎呀,皇上你这是在跟我说话呢?”
  塘皇被苏沐玖这幅后知后觉的模样气的七窍生烟。
  如此不卑不亢,能够在这大塘悠然而立,只怕仅有这人能够做到吧。
  “沐王爷,朕问你话呢!”而在苏沐玖和凤潋谈话期间,这塘皇带着无尽怒意的声音响起。
  你就笑吧,一会儿朕看看你还笑不笑的出来!
  塘皇深深的吸了口气,将自己的心态稍微放的平和一些,随后他才缓缓开口:“罪奴村被屠村,这臣子说那日仅有你一人的兵马到场,如此朕不得不怀疑,这事与你有关!”
  他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捏着的把柄,此刻这当事人竟然完全毫无反应。
  真的是胆大妄为!
  若不是那日她就是当事人,只怕当真以为仅有他哥一人的兵马呢。
  那骑着铁骑,统一着装,又有统一兵器的人,只怕来路不一般啊。
  哎哟喂。
  苏沐玖听了这塘皇的话,差一点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看来,这人也已经翻不出他的五指山了。
  “皇上想要臣说什么呢?”苏沐玖那双眸子里带着一丝丝的笑意,她意味深长地盯着塘皇,语气不慌不忙,带着几分悠然。
  竟然能够被人硬生生的抹去了踪迹。
  “你,可有话说?”这塘皇见到苏沐玖一直未曾回应,心里已经有了几分把握。
  这人死到临头了,怎么还不慌乱呢?
  “如此看来,不若是你看错了?”塘皇转而将视线落在了跪在地上的大臣身上,他将矛头又一次对准了那位大臣。
  仿佛这事情与她没有半点干系似的。
  这坐在上方的塘皇瞧见苏沐玖露出这样的神情,他一时间又多了一丝不确定。
  而能够调动亲兵,还能够派遣江月初,除了沐王爷本人便再无其他了。
  “沐王爷,朕想要好好问问你,你让江月初去巫山做什么?”塘皇双眸就好像是毒蛇一般,直勾勾的锁定在了苏沐玖的身上,透着无尽的冰凉。
  大臣连忙应道:“臣不会弄错的,那日出城的军队,只有王爷一人的亲兵,还是江月初亲自带出去的。”
  这京中谁人不知,江月初的一言一行就代表了沐王爷。
  他赶忙磕着脑袋,一遍又一遍,“皇上,臣字字属实,绝无半点掺假!”
  此情此景,落入了其他人的眼中,倒像是苏沐玖在威胁似的。
  苏沐玖缓缓地站了起来,捋了捋袍子上的褶皱,从位置上走了出来,来到了那大臣的身侧,她俯下身盯着大臣,一双眸子里是无尽的笑意。
  这匍匐在地上的大臣瞧见苏沐玖这般神情,他心下一紧,不知怎么地从胸口中就蔓上了一股莫名的恐惧。
  这一切显而易见,苏沐玖如此行径,便是做贼心虚,更加坐实了这件事情出自他手。
  “行了,行了,你就别磕头了,磕着怪疼的。你看你这么一磕头,其他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你不是字字属实吗?那你慌什么呢?这不是故意将这嫌疑往我身上引吗?”
  苏沐玖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她都替这磕头的大臣脑袋疼了。
  再这样下去,只怕要见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