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10章 这雕虫小技?

  “皇上,不好意思,臣姗姗来迟了~”苏沐玖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加上那满不在乎的语气,这不正是平日里的王爷么?
  坐在最上面的塘皇那本来扬起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一双黑压压的眸子里划过一丝不悦,就连整个人的气场都阴郁了几分。
  苏沐玖却好似没有看到似的,自顾自的走向了那离皇上最近的那个空位,路过那身穿轻纱的舞女身侧的时候,苏沐玖从怀中掏出了帕子,好似躲避瘟疫一样,避之不及。
  这王爷有龙阳之好在整个大塘人尽皆知,如此行事也是王爷平日里的作风。
  而跟在苏沐玖身后的凤潋,则乖乖的走到了正中央的位置,冲着塘皇恭敬的行了个礼仪,“凤潋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虽然在行礼,可是身上那绝代风华的气度,硬生生的令人不敢心生亵玩之心。
  他的面色柔和,一双眸子里是令人如沐春风的光。
  苏沐玖大喇喇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瞧见那一个个舞女暗自伤神的样子,她在心中忏悔。
  对不住了姑娘们,她可不是故意要这般伤人自尊的。
  实在是这王爷人设的缘故啊。
  凤潋显然没有想到王爷会突然问这么一个问题。
  可是他依然温和的说道:“王爷是觉得这行礼让你失了面子吗?”
  “这倒不是,只不过这般有损你的身份罢了。”苏沐玖有些随意的说道,那双眸光浅浅。
  塘皇今日醉翁之意不在凤潋,而在于那个坐在位置上,完全没有半分王爷做派的苏沐玖身上,自然也就随意的摆了摆手,连多余的话都不给他。
  凤潋这才缓缓起身,走到了苏沐玖的身侧,自如的坐了下来。
  “你为何次次都要行礼呢?”苏沐玖一只手撑着自己漂亮的小脸,另外一只手则忙着去拿桌上的美食,往自己的嘴巴之中送。
  “我本是他国之人,如今在大塘面见塘皇,一言一行便代表百兴国的态度,自然不应当怠慢的。”凤潋柔和的说着,他的声音很轻,却没有半分不恼。
  苏沐玖了然的颔首。
  是了,这诸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
  从她来到这宫殿的这一刻,她总觉得这四周有一双目光在紧紧的追随着她,令她有种被窥伺的不舒适感。
  然而她顺着那方向望去,瞧见的不过是一众大臣的人头罢了。
  难道是她出现了错觉吗?
  “皇上,臣……臣有事启禀!”这大臣高声呐喊道,那声音如歌如泣,似乎透着铁骨铮铮。
  苏沐玖刚好吃完了手中的那个糕点,她随意的拿起一杯茶,眸光盯着那茶杯里面的茶叶浮浮沉沉,眼角上挑。
  “王爷,这似乎是冲着你来的。”
  正在大家欢歌笑语,言笑晏晏之时。
  忽然,一个大臣从列席之中走了出来,他直接一个大跪拜,将身子匍匐在地上,引起了所有人的瞩目。
  就连那些正跳着舞曲的舞女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停下了舞步,抱团缩在了一旁。
  苏沐玖嘴角扬起一抹邪笑,“我当然知道了。”
  “可有对策?”凤潋追问道,似乎若是苏沐玖此刻毫无头绪,他便打算替她来解决困局了。
  苏沐玖摇了摇头,她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这皇上的新手段呢。
  坐在苏沐玖身侧的凤潋眸光轻轻的掠过那大臣的身上,他的声音温柔如玉,却又不是偏颇。
  啧啧。
  这皇上设夜宴,宴请宾客,如此大费周章,兜兜转转,不过是冲着她来的,实在是没有新意。
  随后,这皇上不过是顺水推舟,遣散了舞女,让那搅了众人雅兴的大臣来到了大殿的中央禀明一切。
  一切就好像是突然发生一般,却又朝着苏沐玖和凤潋预料的方向发展。
  实在是有趣的要紧呢。
  而这一边,那个大臣如此大胆妄为,冲撞了这夜宴的氛围。
  本来这塘皇盛怒,想要将这个大臣拖下去重责。
  却在这个时候,丞相大人来了一句,“若非紧急之事,想必作为臣子不会想在这时,扰了皇上您的雅兴,不若我们暂且听听他有何话可说,皇上您再做定夺也不迟?”
  “皇上……七日前……皇家在巫山上的罪奴村遭人屠杀,罪奴村上下无一活口,就连我们留在罪奴村的官兵也统统没能幸免于难!”这大臣此言一出,满桌哗然。
  这罪奴村里面,虽然关押的皆是有罪之身,但这些人罪不至死,何人竟然敢下如此毒手?
  更何况这罪奴村所在的巫山是皇家禁地,有人如此明目张胆的在此行凶,甚至就连官兵也一并杀害,这便是在踩踏皇家的尊严,挑战皇家的权威!
  “你,且说说有何事要禀报,非要在朕和群臣共享乐事的时候前来打搅?”
  塘皇一脸阴沉,有些不悦的质问道。
  那怀中的美人,则顺势的递给了塘皇一个葡萄,似乎想要他消一消心中的火气。
  “皇上息怒啊!”
  这一声安抚,倒也像是那么一会事儿。
  而这个时候,却偏偏有两个人无动于衷。
  “啪——”的一声,那塘皇拍案而起,一身横肉随之抖了三抖。
  他一把推开了身侧娇滴滴的美人,怒气冲冲的质问道:“七日前的事情,为何你今日才来报!”
  皇上盛怒,百官齐齐从桌案起身,跪在地上。
  此情此景,倒是刺痛了塘皇的眼。
  这人,不过是仗着苏将军当年打下的赫赫战功,加官进爵后,继承了这爵位罢了。
  如今这边境平稳,王府已经成了摆设,这沐王爷不知低调,却偏偏行事乖张,已经令他十分的厌恶了。
  一个便是苏沐玖,依然悠然的坐着吃着佳肴,嘴角挂着肆意的笑容。
  而另一人,则是坐在她身侧的凤潋,他正端起一杯茶,缓缓递至唇瓣边上,轻轻的抿了一口。
  这两人,完全就好像是置身事外一般。
  今日这一场局,就是他专门为了这黄毛小子布的。
  今日过后,这大塘再无沐王爷,再无苏家!
  呵,你就好好的吃吧。
  塘皇收回那阴毒的目光,示意那大臣继续说。
  那大臣很快明白了塘皇的意思,于是慌张的开口说道:“臣,臣这些日子在寻找线索,想要找到罪魁祸首,好将功赎罪,故而拖了一些时日,恳请皇上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