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8章 温柔如玉的绝色男子

  第二日,苏沐玖顶着那硕大的黑眼圈,被人摆弄着,穿着华美的袍子,簇拥着来到了那王府的大门口。
  苏沐玖实在是太困顿了,头一次出王府,就连看那沿路风景的雅致都没有,一双眼睛目不斜视,看起来整个人恹恹的。
  此刻,大门之前停着一座十分精致的马车。
  那马车是用上等的檀木而制成,上面雕刻着上等鸢尾花纹,那花朵一束束的盛开,而在那车厢的一侧,一个大大的“沐”字刻画其中。
  这自然是表明了马车主人的身份。
  苏沐玖眸子半开半阖,没有想到这王爷的名字之中,也有一个“沐”字啊。
  苏沐玖就顺着那束光朝着里面望去。
  只瞧见这马车之中十分的奢华,一张不大不小的软塌镶嵌其中,而那塌上则是设有青山玉似相枕,铺着柔软的冰蚕丝,还有一张羊绒毯摆在上面。
  而一个温柔如玉的男子,则坐在了那软塌之上,一张明艳艳的脸,撞入了苏沐玖的眼帘之中。
  也不知道这王爷的全名叫什么,她到现在都没有问清楚。
  “王爷,这凤潋公子,已经在马车上恭候多时了。”站在马车旁边的小厮瞧见了苏沐玖的身影,赶忙迎了上来,恭敬的说道。
  而坐在马车之中的人似乎听到了外面的动向,一双纤纤玉手掀开了马车帘子。
  苏沐玖动作一滞,很快,她便应对如流水般自如,点了点头,“嗯。”
  紧接着,那身侧的小厮赶忙搬来一张小矮凳,苏沐玖踩着矮凳,正准备上马车。
  就在这个时候,那双雪白而后宽厚的手伸了出来,示意苏沐玖放上去。
  他的一头乌黑亮丽的发丝用一根简单的木簪挽起,一两缕从他的额间滑落,映照着那苍白如雪的肌肤,弓一样的眉睫,隐藏着一双盈盈似水的双瞳,他一双眼睛专注而认真的落在了苏沐玖的身上。
  这世间最美好的词汇,放在他的身上都不足为过。
  “王爷。”他盈盈一笑,让这世间万物都失去了风华。
  于是这一辆金銮漆墨马车在这暮色之中渐渐朝着这城中最为辉煌之处前行,那马车的影子渐渐地拉长了。
  马车内。
  凤潋正优雅而专注地烹茶。
  苏沐玖思量了片刻,还是乖乖的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那双温暖的手上。
  借着那人的力气,不过眨眼间的功夫,苏沐玖便已经坐在了马车之上。
  “出发前去皇宫——”当苏沐玖上了马车过后,不一会儿,这马车外就传来了那小厮的声音。
  因为此刻坐在她身侧烹茶的不是别人。
  而是王爷最为亲密的人之一——百兴国太子风潋。
  是了,这人和王爷的关系,不似外面盛传的男宠,而是正儿八经的合作关系。
  而苏沐玖则褪下靴子,直接侧躺在软塌之上假寐。
  这,就是王爷平日里的习惯。
  苏沐玖将每一个小细节都烂熟于心。
  此刻,苏沐玖很苦恼,就怕这风潋忽然之间跟她提及协议的内容,到时候她两眼一黑,蒙圈了那不就完了。
  当然,这百兴国太子为何会在这大塘?
  自然是作为质子的身份前来,毕竟百兴国和大塘交好,两国之中签订了诸多互利互惠的条款,共交两帮之好,而百兴国国君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恳,将自己的太子直接送了过来。
  那王爷给她的人物关系图里面说的清清楚楚,他和凤潋之间有协议。
  至于协议的具体内容是什么,这些王爷压根就没告诉她。
  兴许是过于的机密,不方便写在关系图上。
  “王爷今日面色红润,是否是璟年给您熬了一副上好的药呢?”一声清冽的好似温柔如玉的声音响起,苏沐玖仿佛看到了桃花盛开的场景。
  这么一个温柔如玉的男子,谁能够想到是他国的太子呢?
  在苏沐玖看来,这太子要么孤寂、冰凉,要么盛气凌人,极少能够如此平易近人,甚至允许自己受人非议。
  这如今,已经在此三年。
  也不知道何时才是归期。
  这风潋作为质子,却最后到了王府沦落成了百姓口中盛传的男宠,这其中的隐晦,已经不是苏沐玖想要去探索的了。
  这是王府内公开的秘密。
  副作用则是在十二时辰之后,每一寸胫骨会感受到肝肠寸断的疼痛,就好像断裂一般。
  故而王爷极少出府,毕竟这药用多了极其损害心脉。
  苏沐玖眸子一眯,就好似不在意的开口说道:“璟年不是还在南昆山采摘草药么?今日不过是府中的大夫给我开的一副药。”
  璟年,则是王爷的另一个外宠,一个及其擅长使用药膳的男子。
  王爷为了能够出行的时候保证自己毫无异样,每一次出府前,都会服上一副药剂。如此便能够行动自如,不必借助轮椅。
  此刻,她的心中已经是波涛汹涌了。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不就是共乘一辆马车吗?弄得跟个宫斗剧似的。
  “哦?这府中的大夫如今已经有了这等医术了?”这本来温柔的声音,却在这一句话落下后,带着无限的杀机。
  显然,这人话里藏话。
  “这璟年给我配了这么多的药,府中的大夫自然也习得药方,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苏沐玖学着王爷的声音,清冷的说道。
  她昨夜可是苦读所有的资料,就是生怕自己在皇家夜宴上闹出笑话。
  因此根本没有睡上多久,几乎是通宵。
  故而好不容易逮着了补眠的机会,她当然不会放过了。
  凤潋敛了敛眸子,刚好这茶水也煮好了,他动作行如流水的给苏沐玖倒上了一杯,随后将这一杯茶递到了苏沐玖的面前,“王爷,喝茶。”
  苏沐玖眸子掀开一条缝,随后摆了摆手,“你搁在那里吧,我乏了,再睡一会儿。”
  说完,苏沐玖一个翻身,就将背对着风潋。
  今夜的王爷,为何总觉得有些不同?
  毕竟这最大的敌人,便是那个坐在皇位之上,位高权重的皇上啊。
  风潋的视线紧紧的锁定在了软塌上的那人身上。
  与其和风潋兜兜转转,还不如养足精神去皇宫之中斗智斗勇。
  故而他才会出声试探。
  可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