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7章 考验还在继续

  苏沐玖刚夹起那块花菜,正打算往自己的口中送。
  结果那戒尺便“刷”的一下,不带任何犹豫的,甚至夹杂着凌冽的风声,呼啸而来。
  而苏沐玖本就是习武之人,自然躲闪的飞快,才让自己的手幸免于难。
  可这该哭诉,还是要哭诉的。
  苏沐玖捂着那完好无损的手背,嗷嗷的憋屈的控诉道:“嬷嬷,我哪里做错了,你竟然如此狠心!”
  这模样,再加上几滴晶莹剔透的泪水夺眶而出。
  苏沐玖就好像是一只小白兔一样,令人心生垂怜之心。
  又因为,苏沐玖这张脸和王爷生的一模一样。
  苏沐玖马上就将这个小细节牢牢的记住了。
  苏沐玖缓缓地低下了头,她的黛眉微微染上了一抹忧愁。
  如今她这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如何是头啊。
  嬷嬷又是从小将王爷带大的,自然心里隐约有些不忍,甚至完全没有察觉到那戒尺根本没有触碰到苏沐玖的肌肤。
  她眯着眼睛,那眉头也未曾舒展开来,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姐,王爷用膳时,从来不会第一筷子就夹自己最喜爱的花菜,而是选择自己最不爱的那一道菜开始吃起。”
  果然,这实地教学还是十分有帮助的。
  自然,她没有像是在罪奴村那般选择逃之夭夭,而是留了下来,乖乖的跟着嬷嬷学习王爷的一点一滴。
  可是眼下,一顿普普通通的用膳,就要学习这么多的细节,她叫苦不迭。
  “小姐,您知道的,一个细节错了,您和王府都会万劫不复的啊。”这嬷嬷看到苏沐玖久久垂下的脑袋,就好像是打了霜的茄子,焉了似的,她语气温和了些许。
  从那日王爷如此简单的就将几个侍女直接杀了之后,她便明白了在这个世界,就如同丛林法则,弱肉强食。
  她无数次的想要逃跑,想要自己回归自由。
  却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没有所谓的自由,只有站的更高,才能够让自己的性命越发的安稳。
  不若,整个王府的人都要陪着她掉脑袋的。
  甚至还会牵扯出当年她爹爹隐瞒了她的存在这一件事,往大了说这便是欺君之罪。
  只怕这皇上追究下来,牵连九族啊。
  嬷嬷说的没有错。
  若是她决定留在王府,以此作为踏板,安保余生的话。
  她就不能够出一丁点儿的错处。
  苏沐玖眉头渐渐的凝成了麻花,她陷入了沉思。
  对了!
  苏沐玖忽然眼前一亮,就好像是那谜底得到了解答的豁然开朗。
  苏沐玖整理了自己的情绪,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深深地吸了口气,又拿起筷子,望着满眼的绿色,重整旗鼓。
  王爷偏爱花菜,这是她刚刚知道的知识点。
  可王爷最讨厌的这一桌的膳食是什么呢?
  她胸有成竹的伸出手,夹起了一小块豆腐,放入口中,学着王爷那般吃什么都好像是索然无味的样子,咀嚼了起来。
  一旁的嬷嬷观之,心里很是欣慰。
  果然,这几日的教导,还是颇有成效的。
  是豆腐。
  王爷在这一桌之中,最讨厌的便是小葱拌豆腐了。
  毕竟这豆腐算不得是完完全全的绿色食物,却偏偏是素菜种类的。
  嬷嬷那双手负在身后,眸子时时刻刻都落在苏沐玖的身上,确保每一个细节都不要出错,那嘴里还念叨着:“小姐,上次我将这朝中人物关系图给予您,您背的差不多了吧?”
  苏沐玖嘴里吃着东西,那脑袋瓜儿转得飞快。
  “我都记住了,清清楚楚的刻画在我的脑海之中呢~”开玩笑,她可是刚刚才考上双一流大学的学生耶,这记忆力如今可是杠杠的。
  苏沐玖瞧见这嬷嬷的反应,那高高悬在空中的心,总算是稳稳的落地了。
  随后,苏沐玖就好像是如鱼得水一般的自由,在这用膳过程之中,每一步都没有出错。
  于是乎,嬷嬷趁此机会,便打算考考苏沐玖理论知识。
  苏沐玖说的头头是道的时候,那手头上却犯了错处。
  嬷嬷完全不留情面的一张戒尺扑来。
  这一次,苏沐玖正忙着回忆,根本没有观察到这细微的状况。
  若不是因为近来背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她也不会在饭桌上犯错了。
  嬷嬷听着苏沐玖这好像是胸有成竹的回答,她的脸颊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如此,就请小姐告诉老奴,这朝中谁和咱们的王府颇有渊源,而谁又与咱们有些摩擦啊。”
  苏沐玖张口便来,不假思索:“这朝中的礼部侍郎、吏部侍郎两位和咱们王府向来交好,缘由是我的娘亲是吏部侍郎的亲姐姐,而我娘亲的妹妹嫁给了礼部侍郎,故而算得上是咱们的亲戚了……”
  痛啊!
  这手背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
  “小姐,请您继续回答奴婢刚刚的问题。”
  “啪”的一声,手背出现一个红彤彤的印子。
  “小姐,王爷对于喜爱之物从来不夹第四筷子,而您刚刚那便是第四次夹起花菜了。”嬷嬷眸光淡然,带着几分公正的说道。
  苏沐玖感觉自己现在可谓是有苦难言。
  这一场可怕的练习,终于在膳食用完便告一段落了。
  那嬷嬷离开前,还对着躺在软榻上,唉声叹气的苏沐玖说道:“小姐,明日皇宫夜宴,请您今明两日好好准备准备。与您一同随行的,是凤潋公子。”
  说完,嬷嬷就潇洒的离开。
  而嬷嬷完全不给苏沐玖多余的思考时间,让她继续说明这朝中的各方杂乱的关系。
  苏沐玖张了张口,有些委屈巴巴的说道:“和咱们丞相府交恶的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当今的皇上了,毕竟咱们可是外姓王爷,是靠着咱们的爹爹在战场上搏杀,立下汗马功劳,才获得的殊荣,新皇自然是忌惮的,而……”
  苏沐玖这小嘴一张一合,却每一个字,都直戳要害。
  什么?!!!
  不就是去参加一个晚宴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这晚宴不过是吃吃喝——
  而苏沐玖还是一个瘫软着的姿态,一脸的不悦。
  她竟然要以王爷的身份去皇宫参加晚宴!
  还是跟王爷的外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