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4章 竟然生的一模一样

  “醒了。”一道温润的声音缓缓响起,就好似梨花盛开的场景,沁人心脾。
  苏沐玖本来在假装还在沉睡,却被这一句话无情的戳穿。
  “咳咳,既然……既然醒了,给我……起来……起来。”这一直在咳嗽的男子好似身子很是不舒服,说了几句话,那声音就变得十分的缥缈。
  仿佛下一秒,就要乘风归去。
  “王爷,要不我给你再开服药。”那温柔的声音淡淡的说道,没有过分的情感波动。
  似乎这一切都是家常便饭了。
  “咳咳……不必了……咳咳……”被唤作王爷的男子,漫不经心的说道,仿佛这身体的不适,和他毫不相干。
  苏沐玖搜索脑海之中的一切,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关于王爷的种种。
  在她的记忆里,这具身体的主人明明就是一个不得宠的小妾生的女儿。
  她的爹爹不过是一个区区商贾,是朝中一个大臣的外戚,因为大臣犯事,他们有所牵连,才会被发配到了罪奴村。
  苏沐玖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已经思绪万千。
  她脑海之中不断的猜想,这两个人的身份。
  如今她倒是明白了,自己是被一个王爷抓了过来,而这温柔的嗓音的主人,显然是一个大夫。
  苏沐玖好汉不吃眼前亏,如今都到了人家的地盘,自然知道分寸。
  她刷的一下睁开了琉璃一般的眸子,从那床榻上腾空跃起,盘旋而坐。
  这坐姿和动作,倒是让眼前的两个人微微有些吃惊。
  可这一个无关紧要的商户小妾生的女儿,怎么不单惹得追杀,还惊动了王爷,苏沐玖着实想不通。
  “你还不……咳咳……起来?”正在苏沐玖想东想西的时候,那王爷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几分冰冷。
  显然,王爷已经不耐烦了。
  而另一个男子则身穿一袭灰色的长袍,面容倒是显得平凡了些许,和她想象之中不大相同。
  “咳咳。”王爷轻轻的咳了一声,将苏沐玖的视线扯回。
  “不知王爷所为何事,将我从那追杀之中救了出来呀~”苏沐玖露出雪白的齿贝,盈盈一笑。
  苏沐玖可算是看清楚了面前两人的模样了,在她的面前竟然有个绝色美男。
  那绝色美男坐在轮椅之上,那手上握着一个绢帕,绢帕上满是殷红,那小脸苍白,就连唇瓣都毫无血色,整个人看起来病恹恹的。
  可那发髻却梳的极其工整,衣裳一丝不苟,看得出来是个十分严谨的人。
  难道,她如今这容颜生的太丑了?所以这笑容比哭还难看,吓着了两人了?
  苏沐玖微微叹息一声,罪奴村之中又没有铜镜,她又怎知自己生的何种模样。
  如今这嫣然一笑,显然适得其反。
  她一向不随意的动武,毕竟她可是一个读书人。
  先礼后兵,是她的原则。
  而她这般神情,却让面前的两个人纷纷面露怪异。
  也不带这么羞辱人的吧,竟然让她用镜子照照自己长什么X样!
  实在是过分!
  太过……诶……这是她吗?
  “你……镜子。”王爷轻轻的咳了一声,又是大面积的血液涌出,他手一搭,身侧的侍女立马递上了一条新的手帕,顺带将那带着血水的手帕接过去了。
  此刻,这铜镜也跟着一柄奉上,递到了苏沐玖的面前。
  苏沐玖盯着面前这面铜镜,一时间心中涌起了各种地不快。
  而是——
  她竟然跟面前这个病恹恹,估计马上就要去见阎王的王爷,生的一模一样!
  苏沐玖不敢置信的将那铜镜夺下,对着自己的面容左看右看,又将这铜镜挪开,看到了这坐在轮椅之上王爷的面容。
  随着那铜镜被慢慢的立了起来,苏沐玖看到了铜镜之中的容颜。
  一双盈盈地杏仁,好似桃花眼一般绽放着光芒,小巧的鼻子之下,那薄唇轻扬,似笑非笑,那发丝就好像是绸缎一般蜿蜒,若不是这皮肤过于的漆黑,只怕是一个绝色美人了。
  不过,这最让苏沐玖惊讶的却不是眼前的这张脸如何的漂亮。
  试问谁受得了一个跟自己长得全然相同的人,做出一个自己绝对做不出的表情。
  “王爷……你将我救下来……是想让我做你的替身对不对?毕竟看你这身体状况,诸多事宜不方便亲自出面,所以把我抓过来对吗?”苏沐玖眸子一转,便猜想这其中的可能。
  而王爷听到了苏沐玖的这番言辞,他眉头微微地凝起。
  真的,就连那眉毛的弧度,都一模一样。
  难怪她觉得这王爷长得是有点过于的柔和,若不是他的气质清冷,只怕和她难辨雌雄。
  苏沐玖终于明白了刚刚这两人看到了自己的那副表情,为何露出了神色不明的意味。
  作为王爷,想要捉一个人回来做自己的替身,必然会提前去将此人的背景查的清清楚楚,而苏沐玖拥有苏玲珑的全部记忆。
  在记忆力,苏玲珑是一个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女子。
  常年被家中的长兄长姐欺压,却默不作声。
  显然,面前这个姑娘的性子和脑子和他调查的资料上写的不同。
  他眯着眼睛,眸子越发的冰凉,“你不是苏玲珑。”
  苏沐玖一惊,马上明白了这王爷的意思。
  试问连防晒都不擦的人,怎么可能让皮肤如同牛奶一般的凝脂顺滑?
  做梦!
  若是被王爷怀疑了自己的身份,只怕小命不保啊。
  就连被指使着做诸多粗活,都未曾有过半句怨言。
  这也是为何,她皮肤这般的黝黑。
  是因为在烈日下劳作,被太阳晒得啊!
  苏沐玖灵机一动,薄唇轻启:“哎呀,王爷你也知道我不过是一个小妾生的孩子。在族中为了生存,自然要带上一张面具,所以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的~”
  本来不过是冰冰凉凉的王爷,在听到了苏沐玖说自己是小妾生的孩子时候,他拳头握紧,神色越发的不悦,“那个贱人不是你的生母。”
  诶?这王爷怎么忽然不咳嗽了?
  这愤怒的模样,倒是让苏沐玖身子微微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