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030章 案中案

  距离比较远,秋月娥低着头走路,并没有看见坐在车里的方朝阳。
  当然,自从裘大力出事以来,她也从没找过方朝阳,对此根本不抱希望,甚至都没给裘大力请律师。
  很快,秋月娥的身影就进了医院。方朝阳还是有些担心,海小舟是个急性子,而秋月娥也很难缠,最好不要发生太大的冲突。
  下车抽了一支烟,回到车里继续等,半个小时后,海小舟从医院走了出来,两手空空,那笔钱秋月娥已经收了。
  打开车门让海小舟上了车,方朝阳忙问道:“小舟,什么个情况?”
  “先找地方吃饭,慢慢聊。”海小舟道。
  按照海小舟的指示,方朝阳开车到一家快餐厅,这个时间段人不多,两人点了些快餐后,找到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喝了几大口可乐,海小舟这才说道:“朝阳,这次多亏你捐了这笔钱,否则,肯定还是白跑一趟。”
  “假设裘大力为了儿子去杀人,那么,秋月娥也会为了儿子,坚持不说出实情。用个词不恰当,可怜天下父母心。”方朝阳道。
  “我找到病房,等了一会儿,秋月娥才回来,看到那笔钱,秋月娥就哭了,一直表示感谢。那孩子真懂事,给妈妈擦眼泪,自己都多病多痛的,还安慰妈妈不要难过,真是我见犹怜。”海小舟感慨道。
  “没在病房里谈吧?”方朝阳问。
  “没有,我把她叫到了走廊,这才亮明了身份,她是真需要那笔钱,表现得很配合。”海小舟道。
  方朝阳长舒了一口气,能够让秋月娥开口,案情一定会有所突破。
  “她怎么说?”
  “出事的前一天,裘大力突然拿回来三十万,说是留着给孩子治病。秋月娥问钱怎么来的,裘大力说是厂里的捐款。第二天裘大力出事儿了,她就觉得这笔钱来路不对,也去厂里打听过,根本就没有捐款这回事儿。”
  “为了给儿子治病,她选择了花这笔来路不明的钱。”
  “是啊,她说,已经要失去男人,不能再失去儿子,不过,案情查清之后,她愿意返还这笔钱。”
  “秋月娥表现得很不错了。”
  “我们的目标当然不是追赃,而是究竟受谁指使杀人。”
  “秋月娥未必知道。”
  “她提供了一条线索,非常可怕。”海小舟凝重道。
  “不管背后涉及到什么样的势力,都要一个不漏地揪出来。”方朝阳咬牙道。
  又喝了两口可乐,海小舟发狠似地咬了一口汉堡,嚼了两下觉得无味便吐出来,拿纸巾包了扔进垃圾桶里,这才接着说道:“秋月娥说,事发前的一个晚上,她被裘大力喊声惊醒,裘大力在说梦话,杀人了,都是血一类的。叫醒之后,裘大力却说是做了个噩梦。而且,那阶段裘大力一直表现得不正常,下班后喜欢喝闷酒,沉默寡言,之前很少喝酒,为了给家里省钱。”
  “这能说明什么?”方朝阳追问。
  “我怀疑,裘大力可能还涉及另一起命案。”海小舟面色凝重道。
  想过案情复杂,却没想到这么复杂,如果真如海小舟怀疑的那样,裘大力这是破罐子破摔,杀害苗伊表现很淡定就不奇怪了。
  “我想起来了,大勇找过裘大力的女儿,她听到父亲酒后失言,说是活不长了。”方朝阳道。
  “这个裘大力,简直可以碎尸万段了。”海小舟愤愤道。
  “照这么说,另一起命案,应该发生在苗伊案之前。”方朝阳说道。
  “我倒是想起了一个失踪人口,朱红丽的男朋友,至今没找到任何线索。”海小舟提醒道。
  照这么推断,朱红丽还真是死不足惜,她也是两起命案都参与了。方朝阳深吸一口气,这也太疯狂了!
  “就凭她要挟林志刚,就不是个好东西。”海小舟道。
  “小舟,以上都是我们的推测,还是没有实质的证据。”方朝阳道。
  “放心好了,明天我和大勇再去提审裘大力,他必须开口。”
  “这么有信心?”
  “哼,他有软肋,只不过,以前不能用。”海小舟冷哼道。
  “能不能提前透漏下?”
  “嘿嘿,等好消息就是了。”海小舟笑道。
  “秋月娥有笔录吗?”方朝阳问到了一个关键问题。
  “我告诉她录音了,她也接受了,最后,她还加了一句,希望裘大力能坦白,死得干净点。”海小舟道。
  简单吃了些快餐,方朝阳重新开上车,带着海小舟,一路聊着天,返回东安市。到达海小舟居住的小区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她心情还不错,笑眯眯地挥手告别。
  而方朝阳回到自己家小区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就看见林雯雯跟一个女孩,正在楼道口站着。
  “你们聊吧,我先回家去了。”女孩转身跑开了。
  “雯雯,怎么又回来了?”方朝阳问道。
  “这里落下些东西,回来取,就住一晚,明天回宿舍。”林雯雯道。
  “进屋去坐坐吧!”方朝阳道。
  “嗯,打扰大哥了。”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方朝阳打开了门之后,又去把窗户打开。
  “大哥,你还防着我呢?”林雯雯嘟着嘴问道。
  “一天没在家,也该开窗换换气。”方朝阳的目的就是防范林雯雯,却没承认。
  “我干爸找我了。”林雯雯道。
  “让你终止行动。”
  “嗯,他说对不住我,不该让我掺和进来。”
  “这还像是一句人话。”
  “大哥,我知道以前的目的不对,但我想说,无论是我干爸,还是我,都是为了一份正义吧!”林雯雯过来,还是想解释这件事儿。
  “雯雯,你有一种误解,觉得法官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其实不是这样,法律才是标准,我也不过是执行者。”方朝阳道。
  “可是,法官可以衡量罪行的轻重,所有的案件不都法官来宣判吗?”林雯雯还在固执。
  “这句话不假,却也要根据提供的相关有效证据,不容信口开河。我不否认,哪个群体里都有败类,毕竟是极少数。我觉得,法槌落下的那一刻,就意味着责任。”
  林雯雯沉默不语,说明她还没有彻底打开心里的死结,片刻后,幽幽问道:“大哥,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坏女孩?”
  “如果你是坏女孩,我不会同意你坐在这里。雯雯,听我一句,相信法律的严肃,再不要参与这种事情,即便你成功了,也不是荣耀,而是一生的阴影。”方朝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