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029章 去往省城

  “裘大力的驾照是A证,车开得非常好,准确撞倒苗伊容易,倒车碾压脖颈,却是个技术活。”方朝阳道。
  “有道理!”海小舟竖了下大拇指,又说:“裘大力应该去开公交车,比工厂的工资要高一些。”
  “他的腰受过伤,不能久坐,替工厂运送货物都是短途,不算很忙。”方朝阳道。
  “嘿,你对他了解得蛮清楚嘛!”海小舟坏笑道。
  “他是我的邻居大哥,小时候,一直是我的保护神,还替我挡过刀,前两年还去他家吃过饭,当上审判长之后,就基本不接触了。”
  说到这里,方朝阳的眼圈红了,喝了杯中酒,又点起了一支烟,吐出长长的烟雾。
  “为什么不接触?”海小舟追问。
  “他的一个朋友,酒后伤人,找我走关系,我没答应,可能彼此都有些尴尬吧!”方朝阳道。
  “朝阳,我相信你,一定能对他做出公正的审判。”海小舟认真地说道。
  “那是当然,朝阳向来铁面无私,配得上肩头的天平。”尚勇笑道。
  烤串热了好几次,三人一直聊到很晚,期间还聊了些学校时候的趣事,要数尚勇的糗事最多,大家笑声不断。
  喝酒当然不能开车,更可况三人都是公职人员,只能联系代驾,帮忙驾车,各自返回家中。
  方朝阳很累,刚冲了个澡躺在床上,海小舟的电话就来了。
  “朝阳,平安到家了吧?”
  “嗯,谢谢关心。”
  “明天你跟我去省城吧!”
  “这当然不行,我不能接触犯罪嫌疑人的家属。”方朝阳拒绝道。
  “想多了,就是给我当司机,开车太累了。”
  “可以坐火车嘛!”
  “不行,明晚必须返回来,我这边的工作太忙了。”海小舟道。
  “好吧!”方朝阳还是答应下来。
  “明天九点,到检察院门前接我,不带人过去了,免得惊到秋月娥。”
  “当你的司机,深感荣幸。”
  “少贫嘴了,这次过去,必须成功。”
  将手机放在一边,方朝阳很快就睡着了,梦中,好像是回到了童年,裘大力正在满院子撵一只鸡,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实在撵不上了,回头喊**来杀鸡。
  醒来已经是清晨,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来,照在方朝阳的脸上,暖洋洋的感觉。
  梦中的场景还是那么清晰,方朝阳坐起来,看着洒满阳光的窗帘一阵发呆。内心很是感慨,时光无情,能改变的东西太多了,之前连只鸡都不敢杀的裘大力,如今却成了万夫所指的冷血杀手。
  起床收拾完毕,方朝阳在书桌下方的抽屉里找到一本《刑事辩护操作指南》,取出夹在其中的一张存折,放进了兜里。
  简单吃了早饭,方朝阳去了一趟银行,这才驱车赶到检察院的门前,到底还是迟到了五分钟。
  换上便装依旧亭亭玉立的海小舟,正看着手腕上的表,焦急地四处张望。
  方朝阳将汽车停在她的跟前,放下车窗,笑道:“小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你是故意的吧!”海小舟埋怨道,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气鼓鼓系上了安全带。
  “当然不是,就不找堵车的借口了。”方朝阳道。
  车子发动,穿梭在大街上,海小舟回头的时候,看见后座上放着个鼓鼓囊囊的黑塑料袋,好奇地探身过去,掀开一角。
  里面居然都是成捆的钱,这让她感到很吃惊,不由问道:“朝阳,这钱是怎么回事儿?”
  “我刚才去银行取的,三十万,手里能动的积蓄,就这些了。”方朝阳边开车边说道。
  “切,大客户就是牛,旁人取个五万块还得预约呢!就是去趟省城,需要带这么多钱吗?”海小舟微微皱眉,忽然笑了,“你当初可答应过我,有钱给我买大钻戒,不会是记起来了吧?”
  “让你失望了,我想让你把这笔钱,交给秋月娥。”方朝阳道。
  “你疯了吧!”海小舟瞪大了眼睛。
  “即便是裘大力罪恶滔天,孩子总归是无辜的,那种病很烧钱的。”
  “想不到啊,你还这么有**。”
  “那孩子我见过,很讨人喜欢,希望他能好起来,今后也能摆脱父亲留下的阴影。”方朝阳微微叹息。
  海小舟沉默了好久,这才问道:“这笔钱怎么跟秋月娥说?”
  “就说是你的,换来些好感,也许,秋月娥能够吐露真情,毕竟挨着枕头睡觉,总会听到些什么的。”方朝阳道。
  “好吧,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境界比我高。”
  “别夸我了,幸好当过律师有点积蓄,否则,也拿不出钱来。”方朝阳摇头道。
  海小舟愣了下,却哈哈大笑起来,大有越演越烈架势,居然笑得肚子疼。
  “小舟,你笑什么?”方朝阳不解问。
  “我想到一件事儿,随手捐了这么多钱,你那个白大褂女友知道了,一定很生气。”海小舟带着些幸灾乐祸的口气。
  “她家不差钱,大不了我就倒插门。”
  “没出息!”海小舟翻了个白眼,伸出了小手指。
  “对了小舟,年纪也不小了,有男朋友了吧?”方朝阳问道。
  “有个毛。”
  “眼皮子不能太高,你这种性格,三句话不来就想吵架,就该找个老实本分的。”
  “别瞎操心,怎么比我爸还唠叨。”
  从东安市到省城百泉市,走高速也要五个小时的车程,下午两点半,方朝阳的车子出现在省医院的门前。
  “搞定秋月娥,咱们再去吃饭,看你成了穷人,我请客吧!”
  “谢海哥!”
  “海哥个大头,咱们三个,就我年纪小。”
  “你以前不是挺喜欢听的吗?”
  “那时候年轻,现在啊,怕被叫老了!”
  海小舟拎着那袋子钱,下车后匆匆进了医院。
  方朝阳找到车位停好,并没有下车,就坐在上面等着。这时,一名矮胖的中年妇女,头发凌乱,手里拎着个保温饭盒,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是裘大力的妻子秋月娥,看来是出来给孩子买饭,正在返回的途中。
  这是个勤奋持家的女人,在农贸市场里摆了个猪肉摊,每天早出晚归,平日里脸上一直带着和气生财的笑容。
  在方朝阳的印象中,秋月娥虽然相貌普通,穿着还是很干净的,现在,已经彻底变成了邋遢模样。
  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能够不倒下,也是很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