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028章 六年再相聚

  驱车来到160烧烤城,方朝阳在三楼的一个小包间里,见到了正吃着的尚勇和海小舟。
  “不仗义啊,先吃上了。”方朝阳道。
  “嘿嘿,又不是外人。”尚勇一边撸着串,一边将个大腰子递了过来。
  “我不吃这玩意。”方朝阳摆手道。
  “就你有女朋友,我们又不需要补。”尚勇坏笑。
  方朝阳将大腰子接过来,放在托盘里,坐下来后,先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这才问道:“小舟,今天怎么有空了?”
  “一直有空啊,就是不想跟你们吃饭。”海小舟翻了个白眼。
  “能把小舟请出来,我觉得自己的这张脸,老大了。”尚勇比划着扯了扯脸皮,把海小舟逗得大笑。
  往事涌上心头,当初上学的时候,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三人聚在一起吃烧烤。
  方朝阳和尚勇的家境都很一般,勉强够在学校吃饱饭,烧烤店孜然的香气总让他们心里发狠,等以后有钱了,一定吃个够!
  实在馋的受不了,便相约去吃,但大多时候都是海小舟请客。
  海小舟表达过不满,自己吃得最少,但却要掏钱付款。
  两人就厚着脸皮,称呼一声海哥,把她给逗笑,也就不了了之。当然,她也没真心计较过。
  时过境迁,如今三人都走上了司法相关的岗位,算是达成了当年的心愿。只是,从大学毕业后,已经六年不曾聚过了。
  “小舟,我敬你。”方朝阳举起了酒杯,“千言万语,都在酒里。”
  “你的意思是,把酒喝了,话就咽回肚子里了?”海小舟问道。
  “嘿嘿,别吵架,以前就因为这个,我才不跟你们吃饭的。”尚勇笑着打岔。
  “你是不想当电灯泡。”海小舟鄙夷道。
  “咋说都行,难得相聚,来,一起干了。”尚勇也举起杯。
  三人响亮地碰杯,算是尽释前嫌,其实,也没什么大的过节,不过是方朝阳和海小舟之间,多了一重永远也算不清的感情债。
  回来的路上,新华镇的那家小饭店没开门,方朝阳也没吃午饭,现在是真饿了,烤串一个接一个地往嘴里塞。
  “胃病好了?”海小舟问。
  “自从当上法官之后,很少喝酒,已经好了。”方朝阳道。
  “那也要注意,慢点吃。”
  “好!你爱吃辣,但吃辣又不行,就别再抹辣酱了。”
  “嗯!”
  尚勇咳嗽了两声,这才说道:“朝阳,中午给你打电话,没打通,就猜晚上才能联系上。”
  “我去的那个地方,手机没信号。”
  “今天值得庆贺,裘大力的案情,总算有了些突破,捋顺了一条线索。”尚勇道。
  方朝阳放下了肉串,连忙问道:“跟那个医生有关吧?”
  “没错,我先去了苗泽临家里,老人家很配合,说苗伊那天中午赶来之前,确实跟他通过电话,当时,林志刚从门口路过,脚步还停了一下。”尚勇道。
  “可恶!”方朝阳握紧了拳头。
  “然后,我就安排人把林志刚叫到了公安局询问,他开始嘴还很硬,表示什么都不清楚,后来我警告他,如果不想成为下一个朱红丽,最好坦白,否则,谁也保护不了他。”尚勇道。
  “大勇,你这是有罪推论,办案方法并不合适。”海小舟皱眉道。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再说了,我也没揍他啊!”尚勇道。
  “接着说,坦白了什么?”
  “林志刚是真怕了,说他听到苗伊要过来,就打电话告诉了一个人。”
  “谁?”
  “朱红丽!”
  “这不对,朱红丽不过是酒吧服务生,为什么要谋害苗伊?”方朝阳道。
  “别着急啊!”尚勇摆摆手,“朱红丽这女人也是真该死,据林志刚交代,一次在酒吧喝醉了,就跟朱红丽住在了一起,还被拍了照片。”
  “朱红丽用这个要挟他?”
  “对,威胁发给林志刚的媳妇,为此,林志刚前后拿了十万块钱,也没能摆脱朱红丽的纠缠。最后,朱红丽告诉林志刚,苗伊欠她的钱,什么时候苗伊去医院,就给她打电话,好去堵着要钱,跟林志刚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男人啊,一定要洁身自好,这就是个鲜明的例子。”海小舟插口道。
  “这是朱红丽设套。”方朝阳道。
  “苍蝇不叮无缝蛋。”海小舟翻了个白眼。
  “好了,听我接着说。”尚勇道,“后来,苗伊在医院门口出了事儿,朱红丽也联系不上了,林志刚这才察觉事情不对,心里很慌张,所以,就组织了个百万签名。也不是为了公义,他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裘大力被判死刑,这一页就彻底翻过去了。”
  “如果能证实朱红丽买凶杀人,林志刚就属于胁从犯。”方朝阳道。
  “现在还证明不了,只能让林志刚先回家去,他这种情况,多半都会无罪释放。”尚勇道。
  “要看朝阳法官如何量刑,胁从杀人,性质严重,即便不被收监,缓期还是逃不掉的。”海小舟道。
  “幕后的这些人太狡猾了,朱红丽这个关键角色,却被他们给除掉了。”方朝阳未免有些遗憾。
  “案情很复杂,朱红丽背后一定有指使者,都是裘大力这个混蛋,死活不开口,让我们浪费了不知道多少时间。”尚勇骂道。
  “朝阳,我有个想法,正想跟你商量。”海小舟认真道。
  “这么客气,我还真不习惯。”方朝阳笑道。
  “别装了,谈正事儿。”海小舟摆手,“检察院这边压力山大,我想,只要能证明此案是买凶杀人,就对裘大力提起公诉。”
  “我觉得可以,到时候,以朱红丽为新的案情**,继续追凶。”方朝阳答应道。
  “想法不错,但是,怎么才能撬开裘大力的那张嘴?”尚勇对此都快没了信心。
  “还是从他的身边人入手,我准备明天去省医院,再去会会秋月娥。”海小舟道。
  “小舟,千万不要难为孩子。”方朝阳忍不住又提醒,她跟尚勇一样,都是急脾气。
  “别唠叨,我有分寸,这背后还有很多疑点,为什么选择裘大力?谁知道他的儿子患病急需钱?还有,裘大力怎么就掉进了朱红丽设下的圈套里?究竟被灌了什么迷魂汤,到现在还坚持不开口?”海小舟不耐烦道。
  “我大致能猜到,为何选择裘大力。”方朝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