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022章 驳回上诉

  网友们纷纷为公诉人孙晓丽点赞,而咒骂谭爱晶的更多,如同海潮般一浪接着一浪。甚至不少人呼吁,八年的刑期也是太低,就应该判无期或者死刑。
  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名法官,衡量罪行的标准却不是法律,而是道义。
  谭爱晶通过法警,出示了两份新证据,一段视频和一份诊断证书。视频是小梅过生日,考虑到保护未成年人,方朝阳要求,直播镜头不可对着大屏幕,音量也要放小。
  “小梅,吹蜡烛,唱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
  视频上出现了个可爱的小姑娘,齐耳短发,戴着生日帽,在她的面前,摆放着一块八寸水果蛋糕,上面还插着七根蜡烛,是去年谭爱晶拍摄的。
  好似一副和睦美好的场面,但不难看出,小梅显得非常紧张,小脸上没有一丝笑容,身体也略显僵直,蜡烛吹了好几次才吹灭,生日歌也唱跑了调。
  谭爱晶最后才出现在镜头里,她亲昵地搂着小梅,装着一副母女亲热的样子。
  小梅身子倾斜,下意识做出躲避的举动。
  另一份诊断证书,是谭爱晶叔叔的,被第四人民医院确诊为精神病。
  公诉人也递交了新证据,一份来自于小梅二年级的老师,黑纸白字,证明小梅的身上经常出现青紫色的伤痕,还有几张照片。另外一份,则来自于小梅本人,说自己经常挨打,吃饭被限制在五分钟之内,有些字孩子还写不好,用拼音来代替。
  法庭调查阶段结束,进行法庭辩论阶段。
  “在辩论前,法庭提请控、辩双方注意,辩论应主要围绕确定罪名、量刑及其他有争议的问题进行辩论。先由上诉人谭爱晶发言。”方朝阳道。
  “审判长、陪审员,我觉得冤枉,很冤枉!请问在座的各位,哪个家长不打骂孩子,还不是为了孩子好,凭什么后妈就不行?小梅跟在我身边两年,我对她掏心掏肺,但这孩子很犟,从未喊过一声妈,我心里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只能晚上一个人偷偷流泪。老师和小梅的证言不成立,我从未虐待过她。”
  “请检察员发言。”方朝阳道。
  “上诉人谭爱晶分明是强词夺理,家长一般意义的体罚孩子,跟虐待完全不同,前者很轻,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而后者却是长时间,有目的性的行为。当然,即便是亲生父母,也不能虐待自己的孩子。”孙晓丽道。
  “我就打了两下,没有打伤!”谭爱晶近乎咆哮,已经乱了分寸。
  “半年了,孩子还没出院,连写字都是双手绑着笔,这份证言,足足写了七天,还不叫伤害吗?”孙晓丽质问道。
  “她一个孩子会写什么证言,这就是别人写好让她抄的!”谭爱晶眼珠咕噜噜转狡辩道。
  “我们有医护人员的证明。”
  “我叔叔是精神病,我有家族遗传,时常精神恍惚,容易冲动。我请求法庭允许,对我本人进行精神行为鉴定。”
  “驳回请求!”方朝阳道。
  “为什么?”
  “你说话条理清晰,丝毫没有任何精神异常的特征。”
  “是短暂间歇性的。”
  “上诉人谭爱晶,本庭提醒你,不要把精神疾患当成护身符。即使你真是,在量刑上,也会考虑案发时你所处的状态。”方朝阳道。
  “我看出来了,你们都是一伙的!老百姓不都说了吗,大盖帽,两头翘,吃完原告吃被告!你们就是怕网友把法院给砸了,拿着我这个可怜人开刀!”谭爱晶双臂挥舞叫喊道。
  “上诉人谭爱晶,本庭提醒你注意言辞,妨碍诉讼、污蔑藐视法庭的行为,也是违法的。”方朝阳冷声道。
  谭爱晶张张嘴吧,还是低下头,保持了沉默。
  “审判长,在这里讨论虐待罪,似乎偏离了此案的一审判决结果。”高亦伟小声道。
  “我知道,这次是直播,借此机会,给公众进行一次普法,也是不错的。”
  “我怎么没想到。”高亦伟佩服道。
  “上诉人谭爱晶,请进行最后的陈述。”方朝阳朝着下方说道。
  “量刑过重,我没把她打死,当时她不听话,七岁八岁万人嫌!我也是太冲动了,没考虑到后果,如果三年以下,我还能接受。”谭爱晶道。
  “公诉人还有补充吗?”
  “没有,希望法庭驳回上诉。”
  “现在宣布休庭,等待判决结果。”方朝阳重重敲下了法槌。
  十分钟后,方朝阳、高亦伟、穆凡三人重新走上法庭,再次敲下法槌后,方朝阳高声道:“全体起立!”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方朝阳宣布了判决结果:“本院认为,一审量刑准确,故意伤害罪成立,驳回谭爱晶上诉,维持原判,此为终审判决,不得继续上诉。”
  “不!”谭爱晶彻底瘫软了下去,随后被法警搀扶着离开了法庭。
  “在闭庭前,我还有话要说,跟本案无关。恳请每一位父母,都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孩子,不要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更不要等不幸发生了,才知道后悔。”
  闭庭!
  方朝阳三人离开了法庭,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匆忙赶到食堂吃饭。
  “朝阳院长,我就不明白了,谭爱晶把孩子打得那么重,怎么看不出丝毫悔意?”高亦伟一边往嘴里扒拉饭菜,一边问道。
  “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能听出来,她觉得是替人抚养孩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也是一肚子委屈。”方朝阳道。
  “其实,在我看来,八年的刑期还是太轻了。别说一个孩子,就是小猫小狗,也不能随意伤害吧!”穆凡道。
  “等着吧,今后会出台更为严格的法律,保护青少年儿童不受伤害。”方朝阳道。
  “孙晓丽也很厉害,将谭爱晶的犯罪动机都给挖出来了。”高亦伟道。
  “她想要自己的孩子,所以,怎么看都觉得小梅别扭。所以说,娶妻当娶贤,我媳妇就脾气好,从不打骂孩子。”穆凡一副过来人的口气。
  “因为不是后妈。”高亦伟笑道。
  这时,书记员小赵也端着餐盘跑过来,一手拿着手机,笑道:“头,你现在的人气值飙升,大家都为你点赞呢,尤其是最后的那段话,都说太感人了。”
  “我不需要名气,那些话也是发自内心。”方朝阳笑道。
  “哦,裘大力案件的那个百万签名又有动静了,不少签名成员插在评论里留言,要求尽快对此案开庭审理。”小赵道。
  “他们还真是急不可耐。”方朝阳摇头道。
  “裘大力案件的性质,远比谭爱晶严重得多。”穆凡话里有话,他也是主张判裘大力死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