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021章 提前退庭

  “申请无效!”方朝阳沉声道。
  “凭什么啊!”谭爱晶的声音高了起来。
  “刚才我问过,你说不申请。”
  “我才想起来,一审审判长是高法官的老师。”
  “这不能说明什么。”
  “哼,师生关系,他一定会支持老师的判决结果。”谭爱晶振振有词。
  “都在一个系统里,开会的时候,我们也常见面,是不是也要回避啊?”方朝阳不悦道。
  “当,当然!”谭爱晶支吾道。
  场上出现了交头接耳的情况,大家有的认为谭爱晶在强词夺理,也有的认为这是有人授意,谭爱晶一名普通妇女,不会知道这么多情况。
  方朝阳敲了一下法槌,肃静,随后说道:“高法官,接着宣读吧!”
  高亦伟点点头,高声宣读了一审判决书,严格说,这份判决书不够正式,法官带着些情绪,用了诸如丧失人性、令人发指之类的词汇。
  但可以理解,法官也是人,也有孩子,面对这样的犯罪,有时也难以控制内心的情感。
  宣读完毕,方朝阳道:“下面由上诉人谭爱晶,陈述上诉理由。”
  “我认为,故意伤害罪八年量刑过重,我不过是一时冲动,当时脑子都不好使了。再说了,也没把孩子打死啊!”谭爱晶道。
  “呸!你这个恶妇,难道还想把孩子打死吗?”旁听席上,站起了一名中年汉子,高声咆哮道。
  是孩子的父亲,方朝阳沉声道:“坐下!”
  孩子的父亲坐下来,使劲捶着头,低声哭了起来,心里无比的后悔。
  “辩护律师陈述上诉理由。”方朝阳道。
  闫泽起身向着法院席躬身施礼,随后挺起胸脯,高声道:“尊敬的审判长、陪审员,上诉人谭爱晶在此案中,也是受害者,这必须是考虑在内的因素之一。故意伤害罪八年量刑过重,应该以虐待罪论。”
  场上一片哗然,大家没考虑过这个罪名,作为一名资深法官,方朝阳却很清楚,两者量刑的尺度大不相同。
  虐待罪,刑期顶格是七年,更多的时候会判三年以下,而故意伤害罪,性质更为严重,可以判到无期。
  “上诉人谭爱晶,你对一审判决书认定的事实和罪名,都有哪些异议?”方朝阳又问。
  “我认为,一审判决没有依据法律,完全是法官的武断判决,有失法律的公平公正。”谭爱晶提高了声音,接着说道:“第一,判决书认定,我对小梅长期存在不满,事实上,我们同在一个桌上吃饭,我还辅导过她的功课,第二……”
  谭爱晶滔滔不绝,说了能有十几分钟,居然没用稿子,不知道为此背诵了多久。说到激动的地方,她居然还流出了泪水,总之,带孩子不容易,哪个家长都有冲动的时候,因为她是后妈,世人就变得格外敏感,判决不公。
  方朝阳不禁看向了律师闫泽,他为了这次能上诉能获胜,还真是下了不少功夫。谭爱晶没有这么好的语言条理性,肯定是闫泽教的。
  想要为一名伤心病狂的恶毒继母翻案,在律师界打响名气,哪怕不惜以网友怒骂为代价,闫泽的做法,让方朝阳为之心生鄙夷。
  深吸一口气,方朝阳压下了内心的情绪,他警告自己,作为一名人民法官,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带有个人感情。
  “下面,请检察员就《一审判决书》认定的事实,对上诉人进行发问。”
  孙晓丽站起来,冷声道:“上诉人谭爱晶,你在照顾小梅的过程中,是否一直心存不满?”
  “没有,我还没有孩子,也喜欢孩子,我待这个孩子就像是亲生的。试问,哪个妈妈没打过孩子,为什么我动了几下,就大错特错?”谭爱晶当场飙泪。
  “那么,你是否正在计划着怀孕?”
  “男人常年不在家,没有计划。”
  “她撒谎,打电话的时候,明明提起过。”孩子的父亲又从旁听席站起来吼道。
  “坐下!”方朝阳沉声道,“下次再说话,退出法庭。”
  “恶妇!我的孩子啊!”男人不停抹着眼泪,低声哽咽。
  不难听出,谭爱晶试图推翻之前的供述,营造出一种母女其乐融融的氛围,辩护人闫泽脸色有些难看,谭爱晶已经失控了。
  喜欢孩子,对孩子一直很好,那就涉及不到虐待罪,因为这一罪行,要存在长期行为,而且是主观恶意的,只能在故意伤害罪造成后果的轻重上进行辩论。
  当然,这也是闫泽的一厢情愿。上诉人谭爱晶本人,宁愿接受故意伤害罪,也不愿意接受虐待这个恶名。
  轮到辩护人闫泽对谭爱晶发问,他虽然极力引导,但是,谭爱晶似乎并不买账,咬准了之前跟孩子关系很好。
  “这案子没法辩论了,我要求提前退庭。”闫泽彻底恼了,起身就往外走。
  场上又是一片哗然,很多人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辩护人竟然不管了。
  “你可以离开,但不影响本案的审判,法院会通知司法局,要求一段时间内,禁止你进入法庭。”方朝阳冷声道。
  “方朝阳,你别太过分了。”闫泽回头怒目以对。
  “身为律师,你在藐视法庭!”
  “我……唉……”闫泽猛抽了自己一个耳光,随后大步走了出去。
  “上诉人谭爱晶,辩护人因故离开,本庭允许你进行自我辩护。”方朝阳面不改色。
  “不用他!”谭爱晶还很倔强,到现在都没明白闫泽为什么突然翻脸。
  接下来,案件的焦点集中在小梅的伤情上,谭爱晶咬定是轻伤,骨头断了,可以接上,小孩子长得快,也不影响以后的生活。
  至于皮外伤,现在应该已经好了。
  公诉人对此进行了一一批驳,小梅的伤势很重,双手几乎全部骨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无法使用双手,小腿和小臂也都断了,骨折达到三十多处。
  而且,经过相关部门的鉴定,确认为重伤残。
  说到激动处,公诉人孙晓丽还是用到了泯灭人性,丧尽天良一类带有情感偏向的词汇。
  “检察员,请注意你的用词。”方朝阳不禁提醒道。
  “审判长,对不起,我的女儿也是八岁,多可爱的年龄,上诉人谭爱晶的行为,让每个**都难以承受。”孙晓丽眼中渗出了泪光。
  旁听席上,一片沉寂,孙晓丽的话,引发了共鸣,不少女性都哭了。
  这次庭审进行了公开直播,方朝阳并不清楚,此刻,互联网上的观看直播的网友人数,已经达到了百万人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