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009章 新的线索

  几名清洁工拎着水桶,费力地冲洗着地面上的字迹,嘴里免不了嘟嘟囔囔。
  方朝阳略微停顿了下,这才将车开进了院子里。整个下午,他都在安静地反复审阅关于裘大力的卷宗,希望能找出一些检察院撤诉的理由来。
  结果很失望,裘大力的供词几乎滴水不漏,因为心情不好喝了酒,停在医院对面的停车场,看到富家女鄙视的眼神,一时冲动,起了杀心。他独揽了所有罪行,愿意接受法律的审判,却拒绝向苗伊的家人道歉。
  杀人不知悔改,非常可恶。从这次供词中不难看出,裘大力已经做好了被判死刑的心理准备。
  很晚,方朝阳才回到家里,刚把西餐热好,就传来了敲门声。
  尚勇嘿嘿笑着走了进来,看见茶几上的西餐,也没洗手,抓起一块牛肉就往嘴里塞,“呦,都切好了,省事儿啊,我就讨厌刀刀叉叉的切来划去的。”
  “大勇,还没吃饭啊?”方朝阳一边冲果珍一边问。
  “我这个工作,吃饭没点。对了,看起来你跟小舟共同分享了浪漫的西餐,谈妥了吗?”尚勇含糊不清地问道。
  “你跟讨债的也差不多。”方朝阳不满道。
  “嘿嘿,没结果我就天天来蹭饭。”
  方朝阳递给他一杯热果珍,这才坐下来说道:“小舟说回去考虑一下,没确定下来。”
  “明天就周六了,加起来只有四天,她也太拖拉了。”尚勇不满意这个结果。
  “检察院不是她家开的,仅凭十万元的医药费,撤诉的理由不够充分。”方朝阳急眼道。
  “瞧,来不来就向着她说话,她是你女朋友还是媳妇啊?诶,诶,别动手啊,放心好了,我又找到了一条线索。”尚勇胳膊挡住方朝阳的拳头大声道。
  “快说!”
  “我找到了裘大力的女儿,她说,父亲在出事前,一次醉酒的时候说过,自己活不长了,有人不想让他活。”
  “你啊!做事也该多考虑一下。”方朝阳皱起了眉头,“那孩子刚上初中吧,父亲犯案,她本来就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你的出现,不是等于让她更难堪吗?再说了,未成年人是要受保护的。”
  “我也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不过,我没开警车,还穿了便衣,在她同学眼里,就是个叔叔!那孩子很聪明,一上车就知道我是干什么的,问什么都说,可惜,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钱。”尚勇道。
  “下次别这样了,那孩子挺可怜的,现在一个人生活吧?”方朝阳问。
  “老家的****来了,也是重男轻女的老古板,对她的态度很不好,说是整天骂骂咧咧的。但这是家事,我们没法参与。”尚勇摇头道。
  裘大力女儿提供的线索很重要,这说明,裘大力在犯案前,受到了威胁,他可能有致命的把柄掐在别人手里,或者,他还有其他的案子没招。
  方朝阳一边吃饭,一边拿出手机,**了一条短信,发送给海小舟。
  片刻之后,海小舟回复了三个字:烦死了!
  “大勇,昨晚发生了什么案件?”方朝阳打听道。
  “一名夜跑的女孩,被人尾随杀害了,身上十几处刀伤,血流一地,还真是残忍。”尚勇道。
  “抓到嫌疑人了吗?”
  “抓到了,一名五十多岁的独居男人,见色起意,我们一进屋就吓尿了裤子,真不知道杀人时哪来的勇气。”尚勇道。
  “看样子,这个案子又要上诉到我们中院的刑事法庭了。”方朝阳道。
  “朝阳,我知道你很忙,但是,裘大力明目张胆地杀人,而且是他所说的陌生人,这性质就太恶劣了。”尚勇道。
  “你就别唠叨了,我今天已经厚着脸皮去求小舟了。”方朝阳摆手道。
  “嘿嘿,叙叙旧情,没什么不好。”
  “别提了,她性格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火爆,咄咄逼人,我花点钱没什么,就怕她当时掀翻桌子。”方朝阳道。
  “真笨啊,不是跟你说了嘛,回忆回忆往昔!”
  “我提了啊!”
  “你不会是提的宣誓吧?”
  “咦,你不是不懂风情吗,怎么连这都知道?”
  方朝阳一愣,别说,自己这个铁哥们情商不高,但思维清晰,能说到点子上。
  两人正说着话,尚勇突然起身,靠近了门口侧耳倾听。跟着,他猛然拉开门,随手将一个女孩从外面扯了进来。
  “干什么的,还敢在外面偷听!”尚勇瞪起了眼睛。
  看到尚勇放在桌子上的枪,女孩吓得脸色惨白,颤抖着嘴唇道:“我,我,来找他。”
  女孩指了指方朝阳,身体抖得厉害,方朝阳想起来了,正是早上遇见的那个女大**林雯雯。
  “大勇,瞧你把人吓的,雯雯,快坐吧!”方朝阳道。
  “你新交的朋友?”尚勇明显不高兴了,认为方朝阳太花心。
  “是邻居,今早刚认识的,雯雯也喜欢书法,我答应她,晚上过来取一幅送给她,这一忙就给忘了。”方朝阳解释道。
  “趴在门上偷听,动机不良。”尚勇瞪了林雯雯一眼。
  “我,我只是想确定一下,屋里的人睡没睡。”林雯雯小心地坐下来,争辩道。
  “在哪儿上学?”尚勇眼睛很厉害,看出林雯雯是个大**。
  “滨海商学院。”
  “你家在这里?”
  “是跟朋友租的房子,刚搬进来。”林雯雯道。
  “男朋友?”
  “不是啊!我还没有男朋友。”林雯雯的俏脸由白转红,觉得浑身不自在。
  “几个人合租?”
  “三个,不,两个。”
  “到底是三个还是两个?”
  “有个不常回来!”
  “大勇,别问那么多了。”方朝阳阻止道。
  “好吧,你们聊着,我先走了。”尚勇拿起枪跨在腋窝下,转身就往外走,开门的时候想起了一件事儿,回头说道:“朝阳,集会的事情是区公安局批的,我们局长打电话把他们给骂了。”
  “我知道了。”
  尚勇走了,方朝阳清楚,他是不想在林雯雯跟前谈及关于裘大力的案子,毕竟在非常时期,太过敏感。
  半晌后,林雯雯才抚着胸口恢复了平静,问道:“大哥,你这个朋友是干什么的,怎么还带着枪啊?”
  “你听到了,他是市公安局的。”方朝阳道。
  “我真没有偷听,只是刚贴上去,就被他给发现了。”
  “不用觉得很奇怪,他常年办案,这是职业敏感,雯雯,你在家里,应该能看到我家亮着灯吧!”方朝阳问。
  “大哥,你不会也在怀疑我吧?”林雯雯尴尬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