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008章 昔日的誓言

  “幸福的概念是广义的,一百个人有一百种解释。”方朝阳道。
  “别逃避,看着我的眼睛,说实话。”海小舟一脸严肃。
  方朝阳被逗笑了,“小舟,你好像是在审犯人,这是我的私人问题。”
  “不,你就是个感情上的诈骗犯!”
  “好吧,我交代,我现在的生活很简单,上班下班,看看电视,练练书法,是不是幸福不知道,反正内心是宁静的。”方朝阳道。
  “生活如果缺少激情,跟咸鱼有什么区别?”海小舟鄙夷道。
  “话不能这么说,每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不同。”
  “朝阳,你变了,让人感觉很陌生。”
  “你倒是没变,还像个小辣椒,哦,是那种火爆的朝天椒。”方朝阳笑道。
  “看我不一叉子扎烂你的脸。”海小舟气急败坏,抓起西餐叉子就扎过来,方朝阳左躲右闪,到底还是服务员的敲门声救了他。
  餐点很快上齐了,海小舟也不言语,喝了口果汁后,又切了一块牛排,发狠地嚼着。
  “慢点吃。”
  “嘿嘿,吃你的肉,感觉爽翻了。”海小舟得意一笑,意有所指。
  “那就多吃点。”
  “等吃饱了再吵架,别说,自从当上了部门领导,吵架的机会还真又少了。”海小舟道。
  “你这个部门负责人,应该是副检察长兼任才对。”方朝阳道。
  “咱运气好,那名副检察长请病假了,他觉得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建议让我先挂名。”
  八百八是四人餐,海小舟一口气吃了两人份,方朝阳由于太担心她会被撑破肚皮,一人份还没吃完,心事重重。
  “快吃,准备吵架。”海小舟催促道。
  “我吃饱了。”
  “那就开始吧!”海小舟撸撸袖子,问道:“方朝阳,你先说,裘大力到底该不该死?”
  “公诉人不可以对法官发问。”
  “我本来想当此案的公诉人,不想看你那张脸,安排别人了。”海小舟道。
  “小舟,将裘大力定义为过激杀人,是欠妥的。”方朝阳道。
  “哪里不妥了?”海小舟不满问。
  “一个精神正常的人,怎么可能因为一个白眼,就突然产生了杀人的念头?”
  “我认为可能,裘大力的媳妇丑,他又是个普通工人,家境普通,没有接触漂亮女人的机会,内心不甘,久而久之,心理就产生了变态。对了,在他的车内,还搜到了那种杂志,他竟然给上面不穿衣服的女人,画上了文胸和内裤。”海小舟一口气说道。
  “长得丑,不**感情不好,而且,美丑是相对的,还有情人眼里出西施一说,我就不觉得她媳妇丑,反而觉得爽快开朗。再者,心理学上的推断,仅供参考,不能成为证据。小舟,你这么说话,是缺少职业精神的。”方朝阳原本拿起长脚杯,想喝口果汁,郁闷地又放下了。
  “我不管那么多,裘大力的行为,造成了严重后果,手段残忍,性质及其恶劣,必须判处死刑。”海小舟这次操起了餐刀。
  “过激杀人,宣判死刑的概率很低,更何况,我们国家提倡慎用死刑。”方朝阳道。
  “你敢这么做,我就去告你渎职。”海小舟将刀子狠狠扎在一块牛肉上,盘子发出刺耳的响声。
  “别激动,尚勇找过你吧?”方朝阳问。
  “找过,但我没听他说,谁不知道,你俩是穿一条裤子的。”
  “想当年,咱们三个才是穿一条裤子的。”
  “别跟我提过去,总之一句话,让我们检察院撤诉,除非……哼!”海小舟道。
  “除非什么?”方朝阳连忙追问。
  “你能像这块牛肉一样,随便让我扎。”
  “可以啊,那就来吧!扎完就撤诉,谁反悔谁是王八!”
  方朝阳火大了,解开了前胸的衣扣,海小舟还肆无忌惮扫了两眼,哼声道:“最近没怎么健身吧?我说,哪有你这么疯狂的法官,穿好衣服,成什么样子。”
  “小舟,昨晚尚勇去找我,磨叽了半个晚上。”
  “别理他,他也疯了,总想在裘大力身上,挖出个大案来。”
  “他告诉我,裘大力的儿子得了白血病,正在省医院治病,而他媳妇,一次性就交了十万,现金。”方朝阳认真道。
  “他,他家穷,也能凑出十万块钱吧!现在这物价,十万块,多吗?”海小舟一愣,语气显得有些犹豫。
  “小舟,别再固执了,案件有疑点,你心知肚明。我知道检察院那边承受了巨大的舆论压力。但是,查清犯罪事实,给受害方一个满意的答复,才是我们要坚持的。”方朝阳道。
  “受害方最满意的结果,不就是判裘大力死刑吗?”海小舟问。
  “裘大力直接杀人不假,但如果背后还有其他凶手,却因为裘大力之死,逃脱了法律审判,我想,苗伊在九泉之下,是不会瞑目的。”方朝阳叹了口气。
  海小舟沉默了,手里的刀子不停地划动,将一块完整的牛排,切割成无数的小块。
  “朝阳,仅凭十万医药费,撤诉的理由是不够的。”海小舟认真道。
  “那就再找一个,比如,根据车上的杂志,对裘大力重新进行精神鉴定。”
  “你太过分了啊。”
  海小舟将刀子扔在桌子上,她刚提到这条线索,就被方朝阳利用,还是没他精明。
  “那些幕后凶手,也在盼着裘大力死,我不想也不能让他们得逞。”
  “你让我再考虑一下,撤诉太打脸了。只怕院领导快该找我谈话了,把我调离岗位也难说。”海小舟起身道。
  “小舟,还记得那年大三刚开学的时候,你我和尚勇,我们一大早起来,迎着初升的旭日,在学校的国旗下战成一排,大声说出的誓言吗?”方朝阳举起握着拳头的右手,做出敬礼的动作。
  海小舟一愣,眼圈瞬间红了,喃喃道:“我记得,还多次梦见过,那是多么激情的青春岁月!可是朝阳,我记住的还有更多,那么你呢?还记得你对我许下的誓言吗?”
  方朝阳沉默了,半晌才憋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海小舟拉开门出去了,方朝阳看见了她擦拭泪水的动作,心里莫名地疼了一下。
  方朝阳独自静静地坐在包间里,万般往事涌上心头,很想要一壶酒,醉倒在这里。半个小时后,他才喊来服务员,将剩下的西餐打包。
  重新回到法院,大门前聚集的人群已经散去,但在人行道的地面上,却不知道是谁写下了歪歪扭扭的一行字:裘大力不死,青天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