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006章 奉陪不起

  方朝阳一边上楼,一边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了彭姜的声音。
  “朝阳,还在生气吗?”彭姜柔声问,还带着几分撒娇口吻。
  “怎么会呢,这都几点了,你刚下了夜班,怎么还没睡?”方朝阳道。
  “正躺在床上呢,马上就睡。亲爱的,昨天半夜,我接到了一个短信,是苗伊发给我的,说是感谢我为她的付出。”
  “苗伊死了。”方朝阳提醒道。
  “我当然知道,很奇怪,发短信的手机号码在医院的档案里有登记,还真就是苗伊之前用过的,尾数888。”彭姜道。
  “这么靓的号码,可能被别人买走了吧!”
  “不,我按照号码打回去,显示的却是空号。你说,世上是不是真的有鬼神?”彭姜道。
  “小姜,你可是医生,这种装神弄鬼的把戏,千万不能信。新闻上报道过,有一种改号码的设备,可以用任何号码发送短信。”方朝阳认真道。
  “嗯,嘻嘻,其实我也不信,你上班了吧?”
  “正准备开个会。”
  挂断女友的电话,方朝阳脸色阴沉,心中隐隐升起了不安。一个看似荒唐的短信,却是一种危险的信号。
  背后发送短信的人,首先要知道彭姜是百万签名的发起人之一,这一点,连方朝阳都是刚刚了解到。
  其次,还要知道彭姜和苗伊的手机号,而且,他还会使用国家不允许的***设备。
  这说明,彭姜一直被人监视着,这个人到底是谁?目的又是什么?
  在更衣室换好制服后,方朝阳来到了位于三楼的小会议室,高亦伟、穆凡还有小赵,已经坐在屋内。
  这就是刑事庭的全部成员,一名审判长,两名陪审员,外加一名书记员。
  方朝阳坐下后,开门见山道:“关于裘大力案件的卷宗,想必大家都看过了,谈谈初步的想法吧!”
  “我的想法很简单,裘大力虽然使用了车辆,但杀人手段残忍,后果非常严重,事后没有任何悔意,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应该判处死刑。”穆凡开口道。
  在这几人当中,要数穆凡的年纪最大,三十六岁,他带着一副金框眼镜,不苟言笑,平日里非常沉稳。
  “头,我也是这么认为,当然,现在说有些草率,到时候还要看庭审的具体情况。”高亦伟附和道。
  书记员小赵只负责记录,没有发言的权力,却还是举起了小手,想了想又缩了回去。
  “朝阳院长,你怎么想的?”穆凡问。
  “我认为,这个案子看似简单,却有很多不合常理之处。检察院那边将其定性为过激杀人,也不够准确。”方朝阳认真道。
  “案卷上写得清清楚楚,裘大力因为醉酒,怕被开罚单,因此将车停在了停车场,却遭受到苗伊的鄙夷,临时起了杀意,符合过激杀人的特征。”穆凡有些不满道。
  “因为一个白眼,就要杀人,太牵强了,这并不会引发杀人动机。目前,也只有裘大力的一面之词,没人能证明,苗伊经过之时,向他翻过白眼。而他把车头朝向路边,更像是有预谋的。”方朝阳道。
  “头,我们不负责查案,这都是检察院提供的。”高亦伟道。
  “但是,我们要对每一个案件负责,这也是对受害者负责。”方朝阳掷地有声道。
  会议室一时安静下来,大家都不再说话,半晌后,穆凡开口问道:“朝阳院长,下周三就开庭了,你想怎么处理?”
  “争取将庭审延期。”
  “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没这个权力。”高亦伟吃惊道。
  书记员小赵更是吃惊,完全不明白方朝阳到底唱得哪一出,到底想干什么。
  “朝阳院长,你来到时候也看到了,外面在拉条幅,网上更是有百万签名,如果庭审延期,后果只怕无法预测。”穆凡提醒道。
  “舆论不能左右法律。我会跟检察院那边沟通,力争让他们撤诉,对裘大力案进行更细致更准确的深入调查。”方朝阳道。
  “朝阳,我不是打击你,成功的概率极低,检察院什么时候认过错,反而总在挑我们的毛病,十次倒是有三次提起抗诉。”穆凡不满道。
  “我知道你的好意,由此引发的后果,由我来承担。”方朝阳坚持道。
  会议结束后,方朝阳回到了办公室,点起一支烟,又在屋内烦躁地走了几圈,这才坐下来,拉开抽屉,找到了一本内部通讯录。
  很容易就找到了海小舟的名字,还配有照片,身穿制服的她,微微笑着,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鼓起勇气,方朝阳拨通了海小舟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很久,却没人接。
  没办法,他只能拨打上面的手机号,响了快一分钟,里面终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请问是哪位?”
  “小舟,我是朝阳。忙什么呢?”
  “地球倒转,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你竟然会给我打电话。”海小舟夸张地说道。
  “都在一个司法系统里,联络下有什么奇怪的。”
  “当然奇怪,我在检察院三年了,只在法庭上见过你两次。”海小舟的冷冷笑声。
  “怎么,还生气啊,老同学,中午能不能请你吃个饭。”方朝阳赔笑发出邀请。
  “我倒是可以,就不怕你身边的女大夫发现?”
  “怕什么,就是吃个饭而已。其实,小姜也没那么小气。”
  “还小姜,叫得这个甜啊,我快被齁死了!对不起,吃饭不去,奉陪不起。想找我,就来市公安局后街的安平打靶场吧!”海小舟挂断了电话。
  这么多年了,海小舟还是这个臭脾气,强势霸道,凡事都要压着对方一截。方朝阳相当郁闷,但是有求于人,作为男人的尊严只能放下。
  换好衣服,方朝阳离开了办公室,快步下楼,到院子里开上车。
  法院大门外,人群却是越聚越多,不少途经的路人也参与进来,场面显得格外嘈杂。
  嘭!
  一个熟透的西红柿突然抛了过来,正好砸在右侧的车窗上,红色的汁液很像是鲜血,缓缓流淌下来。
  方朝阳看清了,扔西红柿的是一个衣着朴实的大妈,正扭着脸,装没事儿。他摇摇头也没计较,车子快速地驶离了现场。
  开了一段路,方朝阳在路边停下车,下来擦干净车窗,拿起手机给尚勇打电话。
  里面传来一个睡不醒的声音,“朝阳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你帮我问问,市局那边,谁批准凤舞九天员工们到法院门口来集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