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002章 花店的偶遇

  途经一家花店,方朝阳在路边停下车,进去买一束玫瑰花。
  女人不管多大年纪,都会有浪漫情怀,都喜**着挚爱的玫瑰,想来,未来岳母也不会例外。
  方朝阳俊朗无瑕的外表,立刻吸引了卖花的女孩,她一边慢腾腾地包装花束,一边微笑着搭讪。
  “你是明星吗?看着眼熟!”
  “不是!”方朝阳笑着,眼熟这个套路,总会被人用到。
  “这么帅不当明星可惜了,帅哥,做什么工作啊?”女孩笑问。
  “不告诉你,最好你不要在正式场合见到我。”方朝阳认真道。
  “搞得还挺神秘的,留下联系方式呗?”女孩不想放弃跟帅哥联络的机会,只能说,有的女孩子很疯。
  就在这时,一辆豪车停在花店门前,走进来一名衣着不俗的中年妇女。她双眼红肿,神情憔悴,像是刚刚哭过,用沙哑的声音问道:“姑娘,我订的花蓝做好了吧!”
  “苗女士吧,早就预备好了,我给你取来。”女孩进了里面,抱出个大花篮,上面插着二十几支百合花,香气四溢,空隙间塞满了薰衣草,同样散发着幽香。
  只是,当方朝阳看见上面插着的标牌,却不禁愣了下。
  上面写着两个字:苗伊!
  “苗女士,一共九百八,你是老客户,八折优惠。”卖花的女孩笑道。
  “谢谢!”中年妇女交了钱,接过花篮,无意打量着一旁等着拿花的方朝阳。
  “你是,方法官?”中年妇女愕然道。
  “是我!”
  “方法官,方法官!”中年妇女立刻失去了冷静,站在方朝阳面前,大声嘶喊:“我是苗伊的**啊,方法官,你一定要给我女儿报仇,判那个混蛋死刑!我就要他偿命!让他去死!去给我的女儿偿命!”
  卖花女孩吃惊地捂住了嘴巴,她刚才竟然向一名法官要联系方式,这也太唐突了吧!难怪帅哥说别在正式场合见面,应该就是在法庭之上。
  “请您相信,法律会做出公正是审判。”方朝阳道。
  “算我求你了!判他死刑!死刑!千刀万剐!啊!”中年妇女抱着花篮,哭喊着噗通一下跪了下来。
  “这位大姐,千万别这样。”方朝阳急忙用力扶起她。
  中年妇女用颤抖着双手,努力撑着方朝阳的胳膊,泪如雨下,泣不成声道:“方法官,我的伊儿,就像百合花一样纯洁,她有什么错,那个混蛋要夺走她的生命?哪怕他撞死我也行啊!如果不是撑着一口气替她报仇,我早就随她去了啊!”
  “您不要激动,你女儿的事情,我也很惋惜。请相信法律,相信人民法庭。”方朝阳道。
  “答应我,一定要答应我,什么条件都行,只要那个混蛋去死。”中年妇女眼睛都红了,手上的指甲,几乎要嵌入方朝阳的胳膊里。
  “请节哀,愿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方朝阳轻声道,他很想给这位**一个真正的安慰,但却不能说,审判结果只能在法庭上宣布。
  “唉,我其实知道,你什么都不会说,也不会答应。”中年妇女哀叹着冷静下来,擦着止不住的泪水,拿着花篮缓缓地走了出去。
  卖花女孩还在震惊中,支吾道:“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是法官,听起来很吓人的。”
  “不用怕,法官也是人,我买花也是送给未来的岳母,讨女朋友欢心。”方朝阳笑道。
  “做你的女朋友,一定非常幸福,法官大人,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女孩竖起了一根葱白食指。
  “呵呵,不用紧张,说吧!”
  “合张影吧!”
  方朝阳点头答应了,女孩靠在他身边,喊了声茄子,用手机拍了一张。
  “小姑娘,最好不要发朋友圈了,我这个身份,还是很敏感的。”方朝阳道。
  “不发,我自己留着。”女孩满意至极,坚持不收花钱,方朝阳自然坚持付了钱。
  重新开上车子,方朝阳猛拍了下方向盘,发出一声长叹,心情相当得糟糕。
  刚才花店的那一幕,让人无法忘记。
  一名失去女儿的**,经常以女儿的名字来买花送给自己,就当女儿还活着,那该是何等的痛彻心扉!
  有些仇怨是无法化解的,那是因为对亲人的挚爱。
  清水家园是一处新建不久的高层小区,环境非常好,小桥流水,绿树丛生,更像是个小公园。
  来过几次,门卫早就认识了方朝阳,也知道他是一名法官,忙不迭地跑过来,打开了伸缩门。
  方朝阳挥手感谢,将车缓缓地开了进去,一路注意避让正在奔跑的孩子。
  在五栋二单元门前的台阶上,站着一位漂亮的女孩,身材高挑,一张瓜子脸,大大的眼睛,她穿着一套宽松的印花布艺长裙,却掩盖不住瘦弱的身形。
  女孩正在眺望着小区里的水泥路,看到方朝阳的车子驶过来,马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不停挥舞着小手。
  正是方朝阳的女朋友彭姜,二十五岁,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内科主治医师,这是个忙碌的岗位,加班加点是常态。
  将车子停好后,方朝阳跑上前,很自然地握住了彭姜柔软的小手,怜惜道:“小傻瓜,不用在这里等。”
  “怕你不来。”彭姜嘟起了嘴巴。
  “呵呵,岳母大人寿辰,再忙也不能错过。”方朝阳笑道。
  “就是嘴甜,哄死人不偿命。”彭姜幸福地将头靠在恋人的胳膊上。
  “让人看到了,撒**可不对。”方朝阳开了句玩笑。
  “不怕,谁让咱找了个帅哥,当然要显摆了。”彭姜开心笑道。
  刚刚打开单元门,方朝阳的手机响了,号码显示,尚勇。
  “大勇,怎么了?”方朝阳接起来问道。
  “朝阳,在哪儿呢?”尚勇问道。
  “给未来岳母过寿。”
  “走走形式,送个蛋糕就行了,出来陪我吃饭。”
  “这当然不行。”方朝阳拒绝了,别的不说,还惦记着红烧排骨,未来岳母的手艺可是赛过饭店大厨。
  “朝阳,我不跟你卖关子了,有重要的事情找你谈。这样吧,先简单吃一口,然后到160烧烤来找我,咱们一起喝啤酒撸串。”尚勇道。
  “你不会想找我谈苗伊的那个案子吧?”方朝阳立刻敏感起来。
  “恭喜你,猜对了,老子心里始终憋着一股气,非要搞清楚不可。”尚勇咬牙的声音,清晰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