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三十章 婚前练手的?皇恩浩荡

  钱得省着花,尽管朱由校还有些私房钱,可以后花钱的地方太多,想起来也是令人头痛。
  当然,下旨户部出钱也行。可官僚主义的拖沓,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通过。况且,这比自己掏钱善待文举,在意义和感受上又有不同。
  “皇爷,该用膳了。”王体乾进殿施礼禀告。
  朱由校点了点头,随意地说道:“传膳吧!”
  王体乾吩咐一声,宫人们穿梭而进,打开食盒,将饭菜布在桌上。
  香味一飘,铲屎官张裕儿便抱着白娘娘出现。馋猫的鼻子真灵,或许还能听得懂人话。
  现在的小白就是成精的状态,两只异瞳闪着光,小爪爪扒着张裕儿的手臂,看着桌上的饭菜,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
  嗯,这是馋得出神的目光。白娘娘还有一种被朱由校称之为“贼兮溜溜”的眼神。
  叶轩对于这只出现得颇有些诡异的喵星人,自然有很多的猜测和疑惑,也时常暗中观察它的行动。
  这可能是一只有精神分裂的喵星人,叶轩得出判断的依据,是小白有时候傻傻的很呆萌,有时候却聪明得象成了精。
  这时,王体乾进来,向朱由校禀奏道:“皇爷,刘太妃选了四名宫女,在宫外候见。”
  “乾清宫缺宫女?”朱由校随口问道。
  朱由校也不管小白在桌上挑菜,自顾自地端碗拿筷,吃喝起来。
  哎,要给文举施恩,这管饭应该也可以呀,还惠而不费。不过,这事儿不能交给那些混蛋文官去做,省得把老子的银子贪污了。
  比如傻皇帝司马衷,在大婚之前,晋武帝司马炎便指配后宫秀士谢玖去东宫教太子房帏之事。
  没想到,司马衷人傻枪准,谢玖离开东宫不久便发现怀孕。傻子还不知道,后来在父母宫中看到一活蹦乱跳的孩子时,才知道竟是自己的儿子。
  王体乾笑了笑,躬下身子,离朱由校更近一些,声音放低,说道:“皇爷大婚在即,刘太妃派宫女过来,是服侍皇爷……”
  古代皇帝入洞房前都要进行婚前教育,后宫中的司仪、司门、司寝、司帐四种称谓的宫女,就是天子的实习老师,专供其临御。
  因为,这个女人通常会令皇帝感到羞涩,会使皇帝想起初次的紧张和无措,在她面前可能会不自在。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呀!
  婚前教育是比较正确的,目的是使皇帝对于男女房事取得一些经验,以便在和皇后洞房时不致窘迫慌乱,甚至出糗。
  但从心理上说,惟我独尊的皇帝对于他的第一个女人,往往感情比较浅淡,不太会眷恋。
  抿嘴一笑,朱由校转头对王体乾说道:“将宫女送回去吧,就说朕谢太妃关心,抽空自会去对刘太妃说明解释。”
  “是,奴婢遵旨。”王体乾躬身而退,颇有深意地瞟了张裕儿一眼。
  当皇帝可真好,这种事情还能提前演练,送上门儿来练手的,还是四个。
  朱由校感叹着,目光一扫,正看见张裕儿在侧耳倾听,眼珠转来转去,好象挺关心的样子。
  朱由校继续吃饭,赶到张裕儿走近给白娘娘挟菜时,他坏笑着伸手在又翘又挺的臀部上抓了一把。
  张裕儿身子一僵,脸色涨红,轻咬着嘴唇,羞怯地低下头。
  皇爷临幸张裕儿不算什么秘密,或者说皇上没秘密,吃喝睡卧都有敬事房的太监记录,叫起居注。
  可王体乾没想到,皇爷竟还对这宫女上了心,看都没看,便把派来的宫女退回去了。
  ……………
  “皇恩浩荡!”王举子向皇城的方向拱了拱手,转过头时,已是笑得轻松,“哈哈,这回不用准备干粮,大包小包地进贡院了。”
  “今天晚上,朕再教你一个新招式哈。”朱由校压低声音,笑得很是猥琐。
  嘿嘿,倒要看看,你能不能给朕生出个哪咤来。
  也就是说,考生得呆在自己的号舍九天,吃喝拉撒全在贡院里,吃食还得自己准备。
  所以,考生一般都是带上熏肉、咸菜、大饼之类能长时间储存的,以防食物馊了不能吃,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文震孟微笑颌首,说道:“陛下虽年幼,却是想得周到,可见对咱们应试举子,还是期望殷殷。”
  会试的地点在京城明时坊的贡院,三天考一场共三场。而且,中间不得离开贡院。
  因为考场是一个单独的、很简陋的没门的隔间,遇到下雨或者夜晚降温,没帘子遮挡,可就倒霉了。
  卷袋是必须的,用来保护卷面干净整洁,要是有一点点的污损或破坏,就算是能写出超级好的文章,也会被剥夺考试的成绩。
  想想那些举子要带的东西,也真是够多够麻烦,考个科举竟跟个难民逃荒似的。
  首先,除了最基本的考试用具之外,考生要带个油布帘子。
  分配到哪间考场也不能确定,万一是靠近厕所的臭间呢?
  那时可没有口罩,举子通常会带上香囊之类的东西。
  食物上面说了,但是又不能只吃冷食,所以还会带上一个小炉子,用来煮一些热粥热饭。
  吃饭不能用手抓吧,碗筷勺子以及煮食所用的工具那得有。
  跟当时的科举一比,后世的高考生简直幸福死了。
  正因为如此,听到皇帝再拿出内帑为举子解决吃喝问题,减轻负担和被重视的感觉,顿时让人感到轻松和骄傲。
  万一有个头痛感冒的呢,三年一次啊,能坚持还是得坚持,一些常用药物也得预备着不是。
  再加上睡觉休息时用的被褥毯子,大包小裹,吃穿住用,咱不说难民,你说象不象长途旅行的驴客?
  正说着话,陈举子推门进来,叫道:“供应饭食的事儿你们知道了吧?”
  文震孟和王举子用力点头,脸上笑意盎然。那意思很明显,俺们都知道嘞,想给俺们惊喜,做不到哩。
  陈举子嘿嘿一笑,说道:“那你们肯定不知道负责供应饭食的是哪家饭庄,也不知道供应的是何饭食?”
  “耶?难道不是官府供应吗?”王举子有些惊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