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五章 大力举子卢象升

  金榜题名,一鸣惊人,独占鳌头,连中三元……听着越吉利,心里越舒服,点菜率越高。
  食客一多,酒楼里便热闹起来,特别是酒菜一上,那话就更多了。
  “张兄应试路上经过无锡吧,可去了东林书院观瞻?”
  张姓举子的笑容中带着几分骄傲,说道:“人文荟萃之地,岂能不去?东林公所作之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周围人等投来羡慕敬佩的目光,张姓举子拱了拱手,郑重地总结道:“在下将一生铭记,并践行之。”
  二楼雅间内,朱由校苦笑摇头,轻轻叹了口气。
  从雅间往外看,大堂内的场景能约略看清,声音也能模糊听到。
  “张兄有此悟,必为朝廷栋梁之才,此番会试定然高中无疑。”
  “张兄姿性绝人,金榜题名,乃致荣登三甲,亦是探囊取物。”
  东林党误国,明亡于东林君子之手;东林党满口仁义道德,背后却男盗女娼;东林党贪婪腐败,是大明国库的耗子……
  即便是作为穿越者,大概也只知道这些,并不清楚东林党的起源,以及他们的政治主张和理论信仰。
  听到“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副对联时,朱由校有些惊讶。
  虽然是耳熟能详,但他还真不知道这副对联是东林领袖顾宪成顾东林所作,就挂在东林书院中。
  所以,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或者说,朱由校准备把东林党细划一下,一部分是坏人,还有一部分是好人。
  坏人当贬当杀,好人当用则用。
  朱由校也得承认,自己对东林党了解得并不算太多太细。
  但朱由校知道东林党的划分太过宽泛,自己的老师孙承宗是不是,袁可立是不是,在吏部作小官的孙传庭呢,还有民族英雄张煌言……
  对这个有大力的家伙印象颇好,恰逢那好汉也投来目光,卢象升礼貌地点头微笑。
  好汉注目一瞬,好象也有印象,脸上没笑,可也点了下头,随后便转过目光。
  大堂内又进来数位客人,瘦削而有怪力的卢象升也在其中。只是他没有同行的伙伴,便独自找了张小桌。
  伙计还未上来,卢象升目光一扫,就发现那位力拦惊驴的好汉,和三个同伴坐在靠近楼梯的桌上浅酌。
  招呼卢象升的乃是文震孟,目睹他抬车救人,印象不错,见卢象升独自一人,便起身相邀。
  卢象升见也是举子,忙起身拱手道:“在下常州府宜兴卢象升,敢问兄台如何称呼?”
  卢象升觉得这是人家性情使然,也不以为意。这时,伙计赶来招呼,他正要点菜,却听见有人向他打着招呼。
  “这位兄弟,抬车救人之举令人钦佩。可否来此桌,与我等共饮?”
  文震孟愣了一下,便自嘲地笑道:“三十年蹉跎,十次会试皆名落孙山,余竟因此出名乎?”
  卢象升正色道:“文起兄号湘南,博通经史,才名远播。令祖文公天祥,亦是某最敬佩崇拜的。”
  “在下南直隶长洲文震孟。”文震孟甚是惊喜,竟都是南直隶人士,一个常州府宜兴(今江苏宜兴),一个南直隶长洲(今江苏苏州),离得还不远。
  卢象升睁大眼睛,问道:“原来是文起兄,久仰,久仰。”
  一番言语之下,既是老乡,又有慕名已久,卢象升便应邀来到文震孟这一桌,与另两位举子见礼。落座之后,吃着酒菜,几人攀谈起来。
  雅间内,听到卢象升这三个字的朱由校又激动起来。走路遇到宝,又一位大明猛将来啦!
  “惭愧,惭愧。”文震孟拱手道:“吾辈无能,愧对祖先。”
  文震孟在明朝历史上不算太有名,但却是天启二年的状元。其祖先更牛,乃是宋末三杰之一的文天祥,其曾祖是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徵明。
  王体乾领命出去,时间不大,便把拦驴好汉引进了雅间。
  “卑职卢剑星见过龙公子。”王体乾已有提醒,卢剑星不敢行跪礼,更不敢称呼陛下,只以半跪礼拜见,话也说得不伦不类。
  虽然看不清卢象升长得什么样子,可朱由校听到抬车救人,立时想起那个有一膀子力气的白净举子。
  “锦衣卫的人在楼下吧?”朱由校不敢肯定,便吩咐王体乾,“叫那个拦惊驴的上来,我有话问他。”
  朱由校点了点头,心中有数,细细打量了一下卢剑星,觉得他更象面无表情的沈炼,便笑着问道:“卢剑星是吧,现官居何职?”
  “卑职忝为百户。”卢剑星恭谨地回答。
  “起来吧!”朱由校听到名字,目光一闪,笑着抬了抬手,说道:“力拦惊驴,以免百姓死伤,你做得不错。下面大堂里有个你的本家,叫卢象升的,可是那个抬车救人的举子?”
  卢剑星躬身答道:“回公子,正是那个白净瘦削有大力的举子。”
  此时,大堂中的举子们喝了些酒,开始吟诗作对,或是谈论科举,朱由校没有了兴致,起身离去。
  经过大堂的时候,朱由校有意地瞅了一眼卢象升,微抿嘴角,淡然一笑。
  “好生办差,我记住你了。”朱由校微微颌首,抬手示意卢剑星退下。
  卢剑星躬身退下,还是面无表情,但心中惊喜不已。能在圣上心中挂上名字,以后岂不是大有前途?
  天启二年正月。
  京城内既有即将举行的皇帝大婚,又有举子入京,以及开春的会试,忙忙碌碌中,辽东战事似乎并不要紧。
  既是会试的举子,也就入吾彀中,不必着急了。
  ……………..
  而在辽东,广宁之战已经进入了关键时刻。
  努尔哈赤率军围攻广宁外围的西平堡,当时西平堡的明军只有三千人,后金军全力攻打的话,很快就会失陷。
  但后金军攻之不急,留给广宁等地明军前来赴援的时间,其目的很明显,利用其野战优势围点打援,在野外击败明军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