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二章 锦衣卫,大明十四势?

  魏大爷有些迟钝地眨巴着眼睛,脸上现出茫然和疑惑。这话里有话呀,皇爷好象还留着口儿呢!
  只要把忘恩负义的罪责减轻——魏大爷明白过来。
  任谁也不敢用一个恩将仇报的手下,转过头来就咬,皇爷也是一样的担心。
  想通了此节,魏大爷再度叩头,悔恨道:“奴婢糊涂,听了客氏的蛊惑怂恿,才做下这狼心狗肺的事。奴婢每每思之,皆是悔恨不及。”
  王体乾“哼”了一声,说道:“似客氏这般狠毒,正当遣出宫去,皇爷真是圣明。”
  转头看向魏大爷,王体乾似笑非笑地说道:“魏公公,既是老实招认,又有悔恨之心,皇爷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戴罪立功。”
  乾清宫,御书房。
  少年皇帝坐在椅中,条理分明地交代着。
  魏大爷心中稍宽,头磕得咣咣响,“谢皇爷开恩,谢皇爷开恩……”
  ……………….
  而且,锦衣卫直接向皇帝负责,它可以逮捕包括皇亲国戚在内的任何人,当然皇帝有什么脏活儿也是这些人去干。
  所以,锦衣卫指挥使看似权重,看似风光,却少有善终的。
  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则躬立在前,锦衣官帽、脸色肃然,听着少年皇帝的吩咐,心里却翻腾不止。
  锦衣卫是明朝专有军政搜集情报机构,它还掌管皇帝仪仗和侍卫,此外它还有掌管刑狱,赋予巡察缉捕之权。
  还有诬陷周新、冻死解缙的纪纲,攀附刘谨的锦衣卫指挥使石文义与张采,与正德皇帝同睡同吃的钱宁和江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而且,“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句话,对锦衣卫指挥使来说,几乎是不变的金科玉律。
  很简单,皇帝是英明的,是不会错的,脏活儿累活儿都交给锦衣卫指挥使去干,但惹了众怒基本都被拉出去背锅平忿。
  比如炮制胡惟庸案的第一任指挥使毛骧,掀起蓝玉案的第二任锦衣卫指挥使蒋瓛,替朱八八杀光了有威胁的功臣勋贵,也被朱八八砍掉了脑袋。
  万历朝中后期,张居正的粉丝、锦衣卫指挥使刘守有倒台后,骆思恭便升任锦衣卫指挥使。
  然后,明朝就发生了大战事,即万历三大征。
  新皇帝嘛,总要换上自己最信任、亲近的人来掌握天子亲军。
  骆思恭被召至御书房时,已经有了被撤换的心理准备。对此,他并不觉得如此失落,反倒有些如释重负。
  从万历、泰昌到天启,骆思恭算是三朝老臣,也算是个幸运的指挥使。皇帝没搞什么事情,他也没搞,被撤换下去,也是得了善终的指挥使。
  但少年皇帝召见,却不是要换人,而是要继续重用,让他继续刷新在位时间最长的锦衣卫指挥使的纪录。
  在此期间,锦衣卫的主要职责转向了对外作战,刺探情报、传递信息乃至直接参与作战都有参与,出力很大。
  从万历十年到天启二年,骆思恭掌卫时间长达四十年,除了为三大征出力,期间也经历“移宫案”这样的宫内大案,也为天启帝上位出了大力。
  但多数的时候,东厂权力在锦衣卫之上,只对皇帝负责,不经司法机关批准,可随意监督缉拿臣民。
  对叶轩来说,这很好嘛,既是平衡,也互相制约,一家独大可是不行。
  “厂卫并列,这是定例,以后还是如此……”少年皇帝的声音在屋中回荡。
  锦衣卫与东西厂并列,活动加强,常合称为“厂卫”。
  侦缉、抓捕、审讯,东厂把后世公安、检察、法院的职权全担了。这哪行,任何一个穿越者都能看出问题,权力太大了,难以控制。
  骆思恭躬身应答,“臣遵旨。”
  “按照定例,东厂有缉访刺探之权,以后便恢复定例,所捕人犯还是交由北镇抚司审理……”
  起初东厂只负责侦缉、抓人,并没有审讯犯人的权利,抓住的嫌疑犯要交给锦衣卫北镇抚司审理;但到了明朝后期,东厂也有了自己的监狱。
  大明十四势?!那是个什么东西,听起来很威风的样子。
  骆思恭有点发蒙,眨巴眨巴眼睛,小心地问道:“陛下,微臣愚钝,不知这‘大明十四势’为何物?”
  皇帝虽年轻,但见事明白,只这两条所谓的定例一恢复,锦衣卫与东厂便能并驾齐驱了。
  叶轩抬起头,盯视了骆思恭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锦衣卫除了绣春刀,可有‘大明十四势’?”
  十四势盒内还有一支精钢钩带着一条钢丝,可激射至高处,抱着盒子就能飞檐走壁。真可谓是一盒在手……
  叶轩的手停在了半空,终于忍住了给骆指挥使白话一番的冲动,嘿然一笑,说道:“那是朕道听途说,说是锦衣卫所有的一种厉害武器,你不必当真。”
  切,大明十四势都不知道,就是青龙用的那个武器匣子,里面有十四柄精钢宝刀。
  这些刀不仅可以单独使用,还可以旋转组合,更有放飞刀的按键,轻点机关,飞刀齐发。嗖嗖嗖,老厉害了。
  东厂厂督的人选基本确定,就看魏大爷识不识相,老不老实了。
  因为东厂的属官掌刑千户、理刑百户由锦衣卫千户、百户来担任,负责侦缉工作的“档头”、“番子”也是由锦衣卫中挑选的精干分子组成。
  骆思恭嘴巴张了张,还想详细询问少年皇帝。叶轩已经一摆手,略过了这牛逼的“大明十四势”。
  虽然有点小失望,可叶轩还是得继续交代清楚,省得锦衣卫做出有违他初衷的事情来。
  所以,叶轩要对骆思恭耳提面命,既是制约东厂,也是对锦衣卫严格要求。
  “锦衣卫与东厂乃朕之亲军、耳目,言行风评直接关系到朕的名声。”
  叶轩最后对骆思恭是一番敲打提醒,“罗织罪名、诬赖良民、屈打成招、敲诈勒索之恶名,朕不想听到。若是有犯,严惩不贷;朕背骂名,你也难逃刑罚。”
  骆思恭心中凛然,赶忙跪倒接旨。
  见已经交代清楚,叶轩挥退了骆思恭,叫进刘若愚,听他诵念奏折,开始处理公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