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二章 错乱的布局

  这一边是吓唬人的东西,本来该钉在十字架上的东西不见了,使得这里的场地没有什么威胁性。
  “不过那股令人不舒服的寒气...好像不见了。难道已经和黑气融合了?”陌羽也不清楚原因。
  “去另一边看看。”
  经过中间的的楼梯时,陌羽才看见,楼梯拐角处挂着一条上吊用的白绫,他眉头略微紧锁。又看了一眼乖乖等在外头的四个生物,继续朝另一边的车库走去。
  伊寒见陌羽神色严肃,便问王雨夕:“他会不会遇到危险,我们要不去他后面跟着吧?”
  两边就好像是镜子一样,没有太大的区别,一直走到门口,还是和另一端一样的门。只是这扇门是锁起来的。
  “从里面反锁...?”
  陌羽尽量放轻自己的动作,想用法术打开这锁,可下一秒,他立马屏住了呼吸。
  王雨夕自然知道伊寒是出于好意,但是还是无情的说出了真相:“我们在后面跟着只会妨碍他,乖乖听他的话等着吧,这样我们都会没事的。”
  伊寒心里虽然还是不放心,但是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和另一边一样...血迹从无到有...”陌羽走的很小心。
  “要不还是用那一招吧...”陌羽想把隐身术和穿墙术用在一起,好方便进去看看里面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可最近刚用了传送术,体力耗费很大。
  好奇心这个东西,真的很令人头痛,陌羽最终还是挑战自己的极限,施了法,穿过了门。
  “应该能撑十分钟。”
  隔着一扇门,陌羽能清楚的听到里面的东西在动锁。
  “听上去不止一把锁...”
  里面的东西很慌乱,不知道是在开锁还是在把锁锁上。
  暂时分不出白衣的性别,头发是挺长的,但是不能因为这个而判断男女。
  房间干干净净的,但是......
  “怎么四周都是镜子”陌羽才反应过来,要不是正中央还有个灯,他可能不会觉得四周的“墙”就是镜子。白衣是魂体,镜子没办法照出他的身影。
  一阵轻微的晕眩,陌羽缓过神看清了里头的布局。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面对血腥的场景的心理准备,可眼前的一些有点超乎了他的预判。
  一个身穿白衣的的人站在门口,疯狂的拨弄着那些锁,丝毫没有感觉到陌羽的存在。
  之前在森林场景的时候看见的那些东西,足以让陌羽的猜测落实。
  “可能也是个可怜的试验品。”
  陌羽最终没有现身,因为他觉得,这个白衣可能在进阶的最关键了。低等灵兽他可懒得招惹,要是突破了就有点用处了。
  白衣似乎是折腾累了,坐倒在门旁。
  “那边的镜子,十字架,血...和这里的镜子房间难道有什么关联吗?”陌羽不知道,只能自己胡思乱想。
  “父亲曾经说,低等的灵兽想要突破,必须要有一种感情,看这个白衣,似乎能感觉到它的恐惧和绝望,甚至还有点崩溃或者说,他本来有个肉身,被困在另一边的车库折磨,而灵魂被拿出来做试验品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王雨夕听了没什么反应,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而伊寒显得有点激动:“进阶我能去看看吗?”
  陌羽愣了两秒:“你不是怕那种东西吗?”
  “是...是鬼啊...”
  他慢悠悠的走出车库,直到走进王雨夕才现身。
  身体有点不舒服,但羽汀一还是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很平静的告诉两人:“里面有一个低等灵兽在进阶。”
  随后又补充了一句:“人为干扰的进阶。”
  这公寓楼不像公寓楼,教室也不像教室的大楼感觉真的很奇怪。从外头来看,会以为是个废弃的校园,但是走到大楼前,会有公寓寝室的错觉,等到踏上了楼梯,会感觉像在居民楼一样。
  伊寒跟在王雨夕和陌羽后面,身后跟着幽昭,怀里抱着拉琪。
  在走过白绫底下的时候,伊寒有种透心凉的感觉,情不自禁的说了句:“好冷。”
  “我没看清它的脸,不知道它长得怎么样,等回头我们找到其他学生,在带你去那边看看吧。”陌羽不是在敷衍伊寒,他是确确实实想拖延时间,等到白衣进阶完成把它带走。
  王雨夕只是紧紧的跟着陌羽,没有半句话。
  “我们上去看看吧。”陌羽示意几人一起走。
  “......”陌羽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没事。”王雨夕这两个字说的很轻,“你们在这里等我,幽昭和我一起进去吧,有危险也好照应。”
  王雨夕会开锁,三下五除二的就打开了,果然老式的钥匙锁不保险,哪像现在,一个液化门,想让人进来就进来,不想了撞破头也没办法,除非境界高。
  陌羽听见了,但是装作听不见,他也稍稍留意了下,那个白绫上面,还存有怨气。
  这里的布局真的很奇怪,要是居民楼,最常见的就是左右正对面的两户,而这里,除了左右两边,正对着上下楼梯的又是两户,一层楼有四扇门。这要是真的有人住着,每天早上开门岂不是要撞一块?
  王雨夕知道尊上使用法力过度,现在也只是强撑着,便开口道:“我要不...随便进个看看?”
  陌羽不像伊寒,伊寒说到底还是个普通人,没有经历的那么多。正常的门打开了,再暗的空间都能看见些东西。可这个门显然是不正常,漆黑一片,连刚刚走进去的一人一灵兽都看不见了。
  “这里可能是个巨型法阵。”
  “法阵?”伊寒纳闷,好好的大楼怎么一下子变成法阵了。
  伊寒躲在陌羽后面看去,门虽然是打开了,可里面是黑乎乎的一片。
  “怎么看不清里头?”伊寒像是在自言自语。
  “这可能...不是房间。”
  “车库里面有一个低等灵兽,上面这些可能是他用来进阶的辅助。”羽汀一把心里的猜想全讲了出来,“限制着他,又给他刺激。”
  伊寒听的云里雾里,也不再多问。
  “唉,我这个人族怎么什么事都帮不上忙,只能拖人家后腿。”伊寒心里苦。
  奇怪的楼层构造,几处地方就像镜子的反射,这里可能是个镜像错乱的空间。
  陌羽奇怪的是,难道之前没有学生来过这里吗?这么多人,自己都能轻而易举发现的地方,还是因为什么原因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