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二章

  矿岛的夜晚很凄冷,毫无植被的阻挡任由海风侵袭,岩洞非常恰如其分地阻挡了一切,苗雨安顿好小肉圆后,从岩洞里跳下阳台。
  走出洞口,带着咸味的风立即灌入空荡荡的脖子,她下意识地缩了缩头,收紧衣领。
  借着夜色她独自一人悄然无声地向营地靠近,家属们的帐篷营地在低矮背风处,看来岛屿上没有其它危险生物存在,否则他们不会选择帐篷这么脆弱的,毫无防御力的居所。
  之所以如此戒备地和他们保持距离,是因为,一种来自心底的担忧,如今资源丰富,大家还能相安无事,未来呢?她们孤儿寡母的,很容易被人惦记。
  “扒皮,近距离观察他们的矿洞。”话音刚落,她的脑海里出现了矿洞近景,此前远距离只看到曲线概貌。
  矿洞挖掘的很粗糙,还有废弃的坑坑洼洼,应该是和苗雨一样初次没有经验,垂直挖掘,而后发现错误后放弃重新开始,也有的选择横向发展,但无一例外,都是有个高一点的弧度,再斜度反向挖掘一条小沟渠。
  苗雨思量了片刻就明白了,那是排水口,防止雨水灌入矿洞。
  人类到底是智慧群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情况下,即便是没有经验,也能很快规避错误,达到预期目的和效果。
  苗雨将视线投向帐篷方向,扫视一遍,一共三个帐篷,每个帐篷内都有一个荧光棒,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根据清晨提供的资料,本区6个空间屋:
  神话夫妻、苗雨母女、清晨,
  天魁和妻子灵儿、儿子天煞,弟弟影子夫妻
  最大家庭:海龟小伙子求败及其父母、叔叔和婶婶即其女儿小莲、爷爷奶奶
  齐习习姐弟俩和狂魔,连同孩子一共21人。狂魔是送外卖被困住了,或者说,侥幸存活下来,所以,他也是所有人当中,最尴尬的存在。
  最初齐习习两姐弟各住主卧和客房,狂魔睡在书房,后来几天食物危机,他搬到了神话的客房,由神话收留了。
  此刻有一个帐篷人最多,应该就是说话有些大舌头的求败一家:一对老夫妻和一对年轻夫妻,老夫妻早已躺下睡去,年轻的那对夫妻即求败的叔叔婶婶正在聊天。
  “你爸妈这心是有多大呀,都什么时候了,每天晚上还能睡得这么香。”求败婶婶用护手霜涂抹着双手:“你看我的手,又黑又脏又粗糙。”
  “少说两句吧,涂上护手霜不就好了?”求败叔叔担心地看了父母一眼,这种当面说自己父母的感觉,让他很别扭。
  “你知道什么?这些东西是用多少就没多少了。”求败婶婶小心翼翼地旋紧盖子。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几天如果不是我爸他指导,我们哪里能这么快挖出矿洞,你看他们,挖错了又要重新开始。”求败的空间屋能够快速完成升级,成为二级空间屋,和大家的努力分不开,他们家人多力量大。
  求败婶婶撇了撇嘴,又嘀咕了一句:“人家有空间屋,我们俩现在是寄人篱下,这日子只会越过越苦。”
  “这几天大哥大嫂也没亏待你,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求败叔叔压低嗓音责备妻子。
  “我们在这里挖矿,他们去绿岛吃好喝好了!”女人委屈地看着他,转眼眼眶就湿润了,长长的种植睫毛扑闪扑闪的,老公心一软,将她搂进怀里,轻声劝慰:“你应该想,如果不是来给小莲庆生,我们早已灰灰湮灭,死在灾难里了。我们现在是托大哥他们的福才得以存活下来,宝贝,我们要努力活下去,但是,首先就是要家庭团结。”
  他语重心长的话语成功安抚了妻子,也许她就是想要被关心的感觉,才能消弭末日危机带来的恐惧。
  苗雨收回了视线转向了另一个帐篷,依靠着二级空间屋的特权她得以将所有的一切一览无余,就连他们的对白都听得一清二楚,颇有点蹲墙角偷听的贼兮兮感觉。
  另一个帐篷里的两个男人围坐着,喝着烧酒,聊着女人,苗雨听到了一个频繁出现的名字:依依。苗雨困惑了,这又是谁?空间屋行列里并没有她的存在。
  “那个依依每次都不能正常说话,搞不懂你怎么会喜欢这种女人。”
  “啥叫不能正常说话?”
  “正常人怎会捏着嗓子说话,一个奔四的女人非要扮嫩,嗲不死人的模样。”
  “依依那是女人味,大哥你知道个球,就知道盯着那个淡如水的女人看,人家都不鸟你。”
  “高冷的女人更让人有征服的欲,望,你小毛孩子知道啥。”
  “一会儿大婶和天煞回来,看你还敢这么浪不?”
  “臭小子......”一只拖鞋飞了过去,影子灵巧地躲过,咧着嘴直笑,继续惹大哥:
  “我觉得那个依依很浪,一点都不矜持,女人家家的,就算是新寡也不用这样。”
  “给她几个矿石保管她就跟进你帐篷了。”而后率先怪笑起来。
  “哈哈哈。”荷尔蒙分泌过旺的两个男人在意淫着,发出狂狼般的笑声。
  “也不知道绿岛那边怎样了?希望她们满载而归。”笑毕,天魁突然想起老婆孩子。
  “那我们就有的吃了,我想吃烤肉!”
  “臭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现在这个时期不要提那么敏感的字眼,说的我越喝越饿,晚上要睡不着了。”
  两兄弟打打闹闹着,很显然他们已经把最初对末日的恐惧给遗忘了,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让苗雨迈开脚步想要离开,心中再次为自己的决定而庆幸,否则她们母女俩也将成为这群男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天魁,你说昨天的蛇肉究竟是谁挂卖的?”突然影子的问话让苗雨停住了脚步,转身竖起耳朵继续倾听。
  “还用说?我们5个空间屋都在这里,所以应该还有一个至今都未曾露面的第6个户主了。”天魁不假思索地说。
  “应该也是女人,这个女人看来也是个厉害的角色。”
  “什么叫应该是女人,系统虽然说我们这里都是女业主,但是,那个小伙子不就是个例外吗?”
  “快别提那个臭小子了,孤僻骄傲,有本事改造设备不拿出来共享!”
  “就是!都什么时候了,关系到人类的存亡时刻,还这么自私。”
  “这小子很聪明,他提前离开,一定是比我们早一步得到了绿岛的消息,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又收获满满了?”言语中充满恶意。
  苗雨突然明白了清晨为什么找自己合作了,这次她转身毫不犹豫地走了。
  “没游戏玩的日子真不好受呀!”
  “哥,咱俩报名的战神战队还没来得及发威……”
  苗雨越走越远,她已经不再接收远程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