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015 敢偷吃,我打死你!

  沈霄来到公司,坐顶层专用电梯直达自己的办公室所在楼层。
  她刚走出电梯,就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早已在走廊里等着她。
  “沈总,早上好。”
  单薇子迎上前来,替沈霄拿包和大衣。
  沈霄也习惯性地把搭在手臂上的大衣和包包递给单薇子,转头看向一旁的男人:“秋慕白,你跑这儿来做什么?”
  秋慕白气笑了:“嘿?你这话说得可真有意思,我可是fancyart的副总裁,我不能在这里吗?”
  “什么事值得你离开你的美人堆,跑到我这狗不拉屎鸟不生蛋的一亩三分地上?”沈霄一边微笑一边推开自己的办公室门,“进来吧,别杵那儿跟个电线杆儿似的。”
  “秋副总流连花丛这么多年,不知找到真爱了没有?”单薇子职业微笑不改。
  秋慕白的脸瞬间拉了下来:“薇子,你这样很不好,揭人不揭短,你这样……”
  “秋慕白,你给老子滚进来!再烦着薇子,老子就废了你!”
  “我就要杵,你以为谁都能当电线杆?没有我这一米八五的身高,没有我这紧致的身材,想当电线杆还当不成呢!”秋慕白一边diss沈霄一边冲单薇子笑:“薇子,今晚赏脸吃顿便饭么?”
  单薇子笑着摇头:“秋副总,想跟你吃饭的美女能从城东排到城西,我就不掺和了。”
  “你这样不行的薇子,你不多出来和不同圈子的人交往交往,怎么可能找得到真爱呢?”
  目送秋慕白走进沈霄的办公室并关上门后,单薇子这才露出了她真实的神情。
  “每天下班宅在家里打游戏的人,还真敢说啊。”
  都是社恐,谁还不知道谁?秋慕白这家伙也就在她们俩面前敢摆一摆花花公子的谱,要真的让他去女人堆里打滚,恐怕他逃都来不及。
  沈霄的咆哮从办公室里追出来,砸在秋慕白的脑后勺上。
  秋慕白冲单薇子挑眉一笑,“薇子,那我下次再来约你。”
  “秋副总慢走。”单薇子恭敬地欠身。
  “这是什么?”沈霄抬起眼,疑惑地望向秋慕白。
  “有个制作人想拉赞助,找到我头上来了。我寻思着这剧本不错,如果我们投资进去的话,里面很多东西都可以操作。咱们最近不是正打算扩张规模,想吸纳更多画家吗,这电影如果火了,我们就可以大大宣传一波fancyart,效率怎么都比现在要高吧?”秋慕白挠了挠头:“总之你先看看吧。”
  沈霄点头,开始认真地阅读文件。
  ——
  秋慕白在沈霄桌前坐下,将手中的文件夹往桌上一放,推到了沈霄面前:“沈总,你过过目,要是没有什么问题,我就批下去让他们做了。”
  沈霄拿起信封,拆开来一看,里面第一页赫然是一份电影剧本。
  新鲜的蛏子吐干净沙之后,放入姜丝和白酒上锅蒸熟,连盐都不需要放,一入口便是充盈整个口腔的海鲜鲜味,齿颊留香,美味无穷。
  秋慕白吃得头都抬不起来。
  吃完一盒白酒蒸蛏子,他意犹未尽地吮着手指上残留的汁液,再次打开冰箱搜索美食。
  她看得很专注,不敢错过里面任何一
  个字。秋慕白也习惯了她一进入工作状态就旁若无人的样子,并没有打扰她,而是自己起身去小厨房偷了些吃的,像仓鼠一样藏在角落里悄咪咪地享受着美食。
  小厨房冰箱里几乎全都是单薇子为了投喂沈霄而亲手制作的食物,单薇子的厨艺那是没话说的。秋慕白打开一盒放在冰箱里保鲜的白酒蒸蛏子,迫不及待地用手捡着吃起来。
  秋慕白抱着刚拿到手的一盒沙姜鸡丝窜到了沙发后面:“你要不要这么小气!”
  “你吃了啥!?你刚才吃了啥?!”沈霄一眼看见秋慕白扔在茶几上的玻璃保鲜盒,里头的蛏子壳是那么的扎眼:“那是薇子专门给我做的白酒蛏子!你他妈!你给我吐出来!”
  沈霄气得撸起袖子,秋慕白见势不妙便开始满办公室逃窜:“我就吃了个蛏子,你至于吗你!蛏子又不值钱,我回头给你买十斤蛏子让你吃个够不行吗!”
  与此同时,沈霄终于看完了文件。
  一抬头,便发现秋慕白正在偷吃单薇子为她精心准备的储备粮,沈霄当场操起桌上的弹力球砸了过去:“秋慕白!你又偷我的东西吃!”
  “我吃点儿怎么了?我天天在外面替你拼杀,我吃点好东西犒劳一下自己怎么了,怎么了!”
  单薇子听到动静,推开门来一看,正好瞧见秋慕白被沈霄压倒在沙发上一顿狂捶,而秋慕白在沈霄的武力镇压下,只能弱小可怜又无助地抱头蜷缩起身体,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不被沈霄捶坏。
  单薇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你们给我差不多一点!”单薇子大步走过去,将沈霄从秋慕白身上掀下来:“幸好这里平时没人来,否则你们俩明天就要上娱乐版头条!”
  “你他妈!你给我站住!你他妈这么能说,不如我买十斤蛏子塞你嘴里,我看你还能说出什么狗屁道理来!”
  沈霄紧追不放:“薇子做的白酒蛏子你以为天天都能吃着吗!?老子求了薇子大半个月,薇子才肯给我做一次,就这么一盒,老子本来打算午休的时候吃的,你他妈给老子全吃光了,一个都没给我剩!你他妈……你站住!老子今天不打死你,老子就不姓沈!”
  两人一个逃一个追,办公室里顿时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沈霄指着茶几上的白酒蛏子残骸:“薇子,他吃了你给我做的蛏子,他吃了你给我做的蛏子!呜呜呜呜……”
  悲痛欲绝的沈霄扑倒在单薇子怀里:“我盼了那么久的蛏子,我的蛏子……你要他赔,你要他给我赔!!!!”
  哭到伤心处,沈霄还跺起脚来。
  秋慕白被捶得怀疑人生:沈霄这家伙什么时候练得这么厉害了,她一个小擒拿手将他制服,而他竟然愣是没挣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