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一章 难道是因为我帅

  呼,无生松了口气,然后走到了空虚和尚的身旁,仔细的看了看。
  “奇怪,为什么不找你呢?你比我胖,肉应该比我香,汁多味美,而且你这睡梦之中,没有戒备,更容易对付,难道是因为看着我长得更帅一些?”看着空虚那张胖乎乎的脸,无生似乎找到了合适的原因。
  他在原地呆了好一会,然后躺在地上,望着屋顶外的天空,不知不觉也进入了梦想。
  睡梦之中,他见一人,身披甲胄,凶神恶煞,手持一把刀,刀刃上还滴着血。
  “你想去哪里啊?”
  他怪笑着走了过来,脖颈之上一道血痕,还在不停地滴着血,细看之下,却是在金华外那处废弃的庄园之中被杀死的那队兵士的首领。嘿嘿,他怪笑着,嘴角也有鲜血不停的滴落,拿着刀,慢慢的走进,慢慢的走进,然后手起刀落。
  啊!
  无生一下子从睡梦之中醒来,满头大汗。
  屋子里,已经亮了。
  屋子外,光明刺破了黑暗。
  清晨,如期而至。
  一旁,鼾声依旧。
  呼,无生长舒了口气,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推开破门,来到了院落之中,看着满院的杂草,想着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
  “到底哪里来的鬼物?”
  什么东西突然落在他的肩膀上,把他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却是空虚和尚。
  “师父,你不要这么悄无声息的,怪吓人的。”无生道。
  “我看你的脸色不是很好,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我昨天晚上遇到鬼了,上次碰到的那个。”无生道。
  “哪有鬼啊,有鬼为什么不找我,偏偏去找你呢?”空虚道。
  “这个我昨天夜里也想过,一来呢,我长得更英俊一些,二来师父你太胖了,太油腻,鬼怪之类或许不喜欢。”无生很认真回答道。
  空虚听后摇摇头没说话。
  “师父,这村子里就没有什么闹鬼的传说吗?”
  通过这两次和那只白衣鬼的接触,他可以肯定,那只鬼绝对不是单纯的因为寂寞,想和他聊聊天,谈谈人生那么简单,十有八九是想要要他的命,而且靠近之后让人无法动弹的恐惧感,一接触之后那种刺骨的冰冷,绝对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一个人杀死。这里离着村子又这么近,十几米之外就是一户人家,片刻功夫就飘过去了,害人的条件非常的便利成熟,可真村子里居然没出过事,实在是奇也怪哉。
  “据我所知,宁家村一只非常的安宁。”空虚道。
  安宁,那就是没事了。
  无生听后感到非常的疑惑,想了想,本着探索迷雾背后真相的目的,他在半人多高的杂草之中围着小院转了一圈,在一处倒塌了大半的院墙底部,他看到了一块较大的石块上面有暗红色的字符,他并不认识,转一圈之后,他发现这个小院院墙下一共有三处这样的石头,每块石块上都有暗红色的字符,而且其中一块已经开裂了,上面的字符也模糊不清。
  他将空虚和尚叫过来,一一看过。
  “这是?”空虚和尚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
  “师父您认识?”
  “嗯,好像是佛门的法咒。”
  “佛门法咒,什么作用?”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空虚和尚摇摇头。
  “会不会是这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些佛门的法咒就是用来镇压它的。”无生道,他想到了昨天夜里见到的那个白衣鬼物,也不知是男是女。
  “哪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或许是路过之人一时兴起吧。”
  “一时兴起,在墙角旮旯里写佛门法咒?那是脑子有病!”无生道。
  “走吧,趁着天色尚早,早些走,早些时候回寺庙里。”空虚道。
  “师父我饿了。”无生道。
  昨天晚上又是惊吓又是念经的,一宿都没睡好,人觉得给外的困乏,肚子也觉得饿。
  “去化缘,顺便买些粮食,寺里也没食物了。”
  “还去小红家?”
  “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空虚和尚盯着无生道。
  “你去别的地方,人家都不搭理你。”
  “不一样,现在我们有银子了。”空虚道。
  “嗯,也是,那我们顺便买点肉吧?”
  “我们是出家人。”
  “我们下山之前你还跟我说可以吃狗肉火锅的。”
  “为师想让你留下,哄你开心的。”
  “师父,出家人不打诳语的。”
  “善意的谎言,佛祖会理解的。”
  ......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师徒二人,一人背着一袋子米,一人背着一袋子面从一户人家出来,他们到村子里用摸尸得来的钱财和村子里的人换了两袋子粮食,师徒二人一人一袋,背着上路了,朝山山中走去。
  出了村子,还要路过那条河,那座桥,那条河还在静静地流淌着,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河水清澈,可以看到水草还有一两条鱼儿欢快的游来游去,上了木桥,无生又往桥下河里看了一眼,只有河水、水草还有岸边不知名的紫色小花随风摇曳,没有喊声,没有竹排,没有可爱的姑娘。
  那一日,真的听错了,看错了?
  下了桥,进了山林,路窄了,也崎岖了,七拐八绕,沟沟坎坎,越来越陡峭,越来越难行,过了一座岗又见一座峰,林木越来越茂盛。
  外面天空艳阳高照,这林间的小道确实阴凉的有些过,只有几缕阳光能够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射进来。
  因为两个人都背着粮食,颇重,因此走一回便要停下来休息一会,走走停停的,到了山中寺庙外的时候已经是过了中午了。
  寺庙外的青石道上长满了草,临近庙门是两排佛塔,落满了尘土和鸟粪,破败不堪,门前左右,四位护法金刚,面目狰狞,怒目而视,只是已然龟裂、残破,彩绘几乎全部脱落,想必他们也早已对这座寺院失望透顶,如果能走的话早就去了他处,找个香火旺盛的庙宇,也能受些供奉和参拜,哪像在这里,除了这几个和尚,无个人影,只有鸟兽,而且这几个和尚似乎也不怎么心诚,否则也不至于让他们破败成这个样子。
  站在庙门外,看着”兰若寺“这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颇有些龙飞凤舞的味道,可是无生是越看越觉得膈应。
  “师父,商量个事吧?”
  “怎么,又反悔了?”空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