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章 谁家绿衣萝

  无生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走吧。”
  两个和尚下了山,走出了山林。
  年轻和尚停住脚步,回首望去,只见身后树林茂密,那一道小路有些幽深,细看,有些吓人。
  “为什么把寺庙建在那么深的山林里?”
  “佛门,本是清净之地。”空虚和尚道。
  “那山下的人去烧香拜佛的岂不是很不方便。”无生道。
  他在寺院这些个天,就小红和她家人去山里拜佛烧香,还没给香火钱,不过方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心中有佛,千山万水不过等闲;心中无佛,近在咫尺也是枉然。”空虚和尚道。
  “嗯,有点道理,不过去的人少了,香火不旺盛,没多少香火钱,这日子也就过得清苦一些吧?”
  他这几日在寺庙之中,主食只有一种,干饼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难以下咽,割嗓子,得拿水往下带,粥稀的米粒子都能数的清楚,除此之外就是吃些野菜野果,吃都吃不饱,也不知道这个空虚和尚是怎么长得这么白白胖胖的,这也是他非要还俗的原因,再在寺庙里呆下去,绝对营养不良,搞不好会直接饿死。
  “是,最近方丈又瘦了!”空虚和尚沉思了片刻之后道。
  他们二人,一边说话,一边赶路,走不多久,一道河拦在了身前,河不宽,不过十丈,河水尚算清澈,河底不少的水草,两旁河岸上长满了各种植物,有几簇紫色的小花长在杂草间,随风摇曳,很是好看。
  河上一座木桥,宽一丈有余,看上去有些年岁了,缝隙之间也长着几株杂草,站在桥上,通过缝隙朝下望去可以看到缓缓流淌的河水。
  “小和尚。”
  无生突然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很轻,很温柔。
  “谁?”
  “小和尚。”
  声音又响了起来,仔细一听似乎是从桥下面传来的。
  他走到桥边,扶着木质的护栏朝下望去,河水静静的流淌着,河底是密密麻麻的水草,随着水流飘荡着。
  “小和尚。”声音又响了起来。
  “谁,你在哪!?”
  “我在这啊,就在下面。”
  无生朝下望去,小河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漂来了一只小竹排,上面站着一个大约十七八岁年轻漂亮的姑娘,一身淡绿色的衣衫,瘦瘦的腰身,模样十分的漂亮,媚眼含情,直勾勾的望着他。
  “小和尚,下来陪我说说话吧?”年轻姑娘笑着道。
  “不了,我今天还有事,改天,改天。”
  “下来吗?”女子的声音很柔,好似在耳边轻语。
  和尚觉得自己的头有些迷迷糊糊的,越看越觉得那个年轻的姑娘好生漂亮,就想和她说说话,聊聊天,然后下意识的就朝着桥下走去。
  “无生,你在做什么?”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年轻和尚只觉得头嗡的一下子,昏沉的厉害,眼前晃了几下,身体几乎要摔倒,站稳定神,发现自己已经从木桥之上下来,来到了河边。
  再往河里望去,清清的河水静静的流淌,水草在摇曳着。
  “刚才,刚才河里有一只小小的竹排。”无生指着河里道。
  “哪有什么竹排?”空虚和尚道。
  “竹排上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我明明看到了,还喊我呢!”
  “无生,听为师一句话,纵使天香国色,到头来不过是一堆红粉骷髅。”
  “那是鬼!”无生脸色一变,有些苍白。
  “哎,世间哪有鬼,是人心不干净!”空虚和尚合掌道。
  “走吧,我们去村子里化碗斋饭,走了这么久的路,为师有些饿了。”
  “嗯,我也饿了。”无生道。
  经空虚和尚这么一说,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过了桥之后,他又回头望去,河水静静的流着。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幻觉吗?怎么感觉那么真实呢,看着,听着,都跟真人一般。
  来到了村头,看到一位老伯,背微微有些驼,牵着一头略显干瘦的老黄牛,慢慢的走着。
  “施主。”
  “空虚和尚,有段时间不见了,你又胖了!”老伯笑着道。
  空虚闻言笑了笑。
  “下山做什么啊?”
  “去金华。”
  “路上慢点。”老伯道,说完话,牵着牛就走。
  “施主,我们走了半天的路,有些乏了,能否去施主家中讨碗水喝?”空虚跟在后面道。
  “喝水可以,吃饭不行。”老伯道。
  空虚听后脸上丝毫没有丁点的尴尬。
  “谢谢施主。”
  跟着这位老伯来到村子里的一户院落外。
  “在外面多等着。”
  栓好了牛,老伯进了屋,还不忘将大门关死,如同防贼一般。不一会的功夫之后,端着两个陶土碗出来。
  “那,喝完就快走吧。”
  “谢谢施主。”
  两个和尚喝完了水,那老伯接过碗之后立即转身,咣当一声将门关上,然后从里面插上了门销。
  “我们好像很不受欢迎啊!”无生道。
  “呵呵,我们换户人家。”空虚一笑道。
  他们又换了一户人家,敲开门,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粗布衣服,一看两个和尚,脸色立即沉下来。
  “施主,我们......”
  “没有,去别的地方吧!”
  话未说完,咣当一声,门被关上了,同样从里面插上了门销。
  “这是什么情况?”无生愣了。“你们做了什么事,这么惹人烦?”
  “村子里的个别人对我们有些偏见。”空虚和尚道。
  “是个别吗?”无生没好气道,走了一下午的路,现在肚子了饿的咕噜咕噜直响,本来还希望到这个村子里讨碗斋饭吃,现在看着情况恐怕是没什么希望了。
  两人正说这话,嘎吱一声,跟前一户人家房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年轻的姑娘,虽然穿着的很粗糙,但是模样还是挺耐看的。
  “宁施主。”空虚和尚笑着打招呼。
  “两位大师。”姑娘微微一笑。
  前几天,这个姑娘还曾去寺中烧香许愿,叫做宁小红。
  她倒是好心,将两个人让进了房间里,然后为他们准备斋饭,这两个人的晚饭总算是着落了。这也是年轻和尚这几天来吃过的第一顿饱饭。
  “佛祖会保佑你的。”空虚道。
  “谢谢大师,如果不嫌弃的话,两位大师晚上就在家里过夜吧?”宁小红道。
  “不可,不可。”空虚和尚道,“我们已经有过夜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