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六章 赤绳系足

  接连的两三天,沈芣苡都在这陆苑悠闲地晃来晃去。不知道为什么陆即墨的继任礼一直拖着,家主们也好像并不关心。李屹思那就更是了,陆苑仿佛成了他的地盘,每天带着不同家主在陆苑里游山玩水。每次都是说说笑笑,好像真的在说什么开心的事。
  有一次,沈芣苡真真切切地听到了一个家主和李屹思说起了李黎书的婚事,李屹思说的不清不楚,不拒绝也不同意。这个家主也真是糊涂了,沈芣苡都明白李屹思连四大世家之一的铜陵都看不上,又怎么同意和一个小小世家联姻呢。
  陆即墨可能分身乏术,也无暇顾及李屹思在陆苑的作为。听说陆家还有几个长辈隐居于陆氏后山禁地,陆即墨大概就是去见他们了吧。陆氏此刻的境地也比铜陵好不到哪去。本就是不争风头,到底是隐藏着实力还是已经落寞,不得而知。加之此刻家主离开,有多少觊觎着陆家地位的世家都蠢蠢欲动。他们只要稍微动一些手脚,就可以把陆氏替下,跻身四大世家,享受世人的仰慕。陆即墨虽然说年少有名,可一个人罢了,抵不住其他人对地位的欲望。
  至于陆归时,沈芣苡自那日分别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这几日里沈芣苡最大的乐趣就是去溪边守着看鹿了。那鹿仿佛有灵性,每次沈芣苡去,上次那只鹿都会来。虽然不能过去摸摸它,但是远远地看它也很满足了。
  仔细观察那只鹿,它的头上有一个似月牙般的白色斑点。沈芣苡就一直叫它小月牙。
  虽然隔着一条小溪也不妨碍她和小月牙“玩耍”,可是这样看起来就很傻。就比如那日再次与林子言撞见。
  “沈小姐又来赏景?”那日沈芣苡正和小月牙隔空玩耍——其实就是沈芣苡对着小月牙挤眉弄眼,而小月牙就和陆即墨一样高冷,站立在溪那边静静看着它。林子言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到的,怕是盯着沈芣苡看了好久了。
  “是呀,林公子这次没事了吧?”沈芣苡也不回头看他,“你看小月牙一见你就跑了。”那鹿的确像是像怕生似的,听到林子言说话就跑开了。
  “小月牙?”她是说那只鹿吗?“它是公鹿.......”
  “公鹿又怎么了?”沈芣苡不解,转过身来看着林子言,他看着心情还不错。
  “我要是它,宁死不要这么个的名字。”林子言道。
  “诶!你真的是,太不会说话了。”沈芣苡替小月牙抱不平,“你还能想出更好听的名字?”
  “.....反正哪个都比小月牙要好!”林子言一时想不出,倒也没有生气,只是给沈芣苡翻了一个白眼,是真的嫌弃“小月牙”这个名字。
  “小月牙到底怎么了?”
  “不适合,像小女子。陆即墨听到你这样说陆氏象征会气到吐血的。”
  “他又不知道。”说罢,沈芣苡摸了摸鼻子,对着林子言道,“是吧?小月亮?”
  ......她居然叫他小月亮!?她是怎么想的?
  说罢,沈芣苡笑着和那日一样,顺势坐在地上。“小月亮,坐下来赏景吧。”
  “......”林子言稍稍动了身子,但也没有坐下,“沈小姐还真是不拘小节。”
  “哎哟,你别和那些老头子一样,时时刻刻规矩规矩。偶尔不记着那么一时两刻也是可以的吧?”
  “.......”林子言没有答话。
  “第一日见你,你真的很嚣张啊。怎么那日之后就不嚣张了呢?”
  “听了你的话呗。”
  “是嘛?那你还蛮听话的。你比我小吧?小月亮弟弟?”
  “不过小你数月罢了。”
  “那也是弟弟。”
  “......”林子言彻底没话说了,转身就走。沈芣苡追了上去。
  “怎么了,小月亮弟弟,不赏景了?”沈芣苡跟在林子言后面,林子言真是腿长步子大,沈芣苡只能小跑着跟上。
  “别这样叫我!”林子言像是有些生气,“我又不是小女子!”
  “那总不能一直叫你林公子吧?”
  “为什么不可以?沈小姐?”
  “太刻意了吧,比我小的话,那叫你小林子?小言子?”
  林子言又翻了一个白眼,真不知道怎么说她。她也不管林子言什么反应,接着道,“子言,言子......你嫌弃小月亮的话,就叫小言子吧?”
  “无聊!”
  “小言子,小言子......听起来像小燕子......”沈芣苡边说边笑,一直跟在林子言后面。
  “就叫小言子了!”沈芣苡说着,加快脚步,抬手想摸摸林子言的头。无奈林子言虽然比她小,但个子比她高出不少。沈芣苡伸手半空就被林子言截胡了,他道,“蛮夷!”
  沈芣苡怎么都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她不过是把他当做弟弟,想摸摸他的头罢了,沈曦也经常这样做的。
  “你!”沈芣苡立马抽回手,才把手放到剑上,就听到身后传来声音,“子言。”
  是林治。沈芣苡回头一看,原来舅舅也在。看样子,刚刚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看到了,只是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看到的。
  沈芣苡把手从剑上拿开,看了林子言一眼,便向着沈不乱走去。
  “林家主,舅舅。”沈芣苡恭恭敬敬行了礼,站到了沈不乱身后。
  “沈家主,那便改日再谈。”说罢,林治看着沈芣苡笑了笑,便走了。那边的林子言也跟着走了。
  “林家公子......”沈不乱只说了四个字,沈芣苡直接忽略,“舅舅,什么时候回铜陵?”
  沈不乱看着沈芣苡气得半晌没说话。沈芣苡也被林子言的一句“蛮夷”搅得心烦意乱。低着头看着脚尖。
  沈不乱方才只看到他们俩一路走着说笑,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她这个样子,倒像是不太愉快了?于是沈不乱道,“快了。明日就是继任礼。”
  “哦。”
  “沈曦也回到铜陵了。”
  沈不乱说完就立刻离开了。但沈芣苡此刻内心还在纠结林子言的那句“蛮夷”,实在无心其他,也没有多问就跟着回去了。
  “子言,你可喜欢沈家小姐?”路上,半天没说话的林治突然问林子言。
  “什么?”听到父亲这样问他,林子言惊得都忘记了迈出脚步,愣是停在原地。
  “你,可喜欢沈芣苡?”林治看到林子言停了脚步,便也停下来,慢慢地重复了一遍。
  “父亲.......”林子言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罢了。只是随意一问。”林治笑了笑,摸了摸林子言的头,便继续脚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