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章 静默成长

  等到背上的戒尺不再落下来的时候,沈芣苡都觉得麻木了。这李氏弟子下手果然要比沈氏弟子重。
  沈芣苡放下沈曦来扶她的手,拿起剑撑着地站了起来,走进了屋子。沈曦也跟了进去。
  “李家主罚也罚过了,沈氏就告辞了。”见沈芣苡进来,沈不乱起身对着李屹思说。
  “沈家主,可是忘了,陆公子继任家主,我们还要一起去彭泽庆贺呢。”
  “还尚早吧?想来陆公子也未必准备好。”
  “那不正好,我们早些去,也可帮他操办。”
  “这......”沈不乱正感到为难。这时,林治说到,“也好,沈家主也不要辜负了李家主一番美意。”
  “是。”沈曦道。
  “我也留下来。”沈曦都已经被打成这样子了,李屹思还让他留下来收服奢比。
  “沈小姐,收服奢比不是你的事。”李黎书竟还跪在地上。
  “沈家主今晚还是在这住下吧,明日我们一道启程去彭泽。”另一个家主道。
  沈不乱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就有劳凌光君留下来和小女一起收服奢比吧。”这李屹思到底为什么一直针对沈曦?
  “芣苡。”沈曦示意沈芣苡不要再说下去了。“锄奸扶弱本就是我辈责任,我定当竭尽全力。”他又对着李屹思道。
  “李家主,还是不要为人所难了。”沈芣苡道,“该受的责罚,我们半分未落地受下了。这锄奸扶弱也不只是凌光君一人的事,你让他这样子去,是要看着他死吗?”
  “沈芣苡,你怎可如此和长辈说话!”刚才那位家主又道。
  “怎么就不是我的事了?我愿意就是我的事。”
  “沈小姐好歹也是名门小姐,不宜打打杀杀。”李屹思道,“黎书虽是女子,但也是平阳君了,更何况奢比还是在李氏禁地内。”
  沈芣苡不管李屹思,对着李黎书道,“奢比出现在你家禁地,由你收服倒也说得通。可说白了,这和凌光君有什么关系。就算是仁义之道,总得顾及自己吧?”沈芣苡说得已经很明白,收服奢比就算和沈曦有关系,那也得他做得到才行吧,这一身伤,怎么去收服奢比?之前都不行,现在又怎么能行?
  沈芣苡不懂舅舅和沈曦有什么安排,有什么不可以告诉她。但转念一想,舅舅肯定会护好沈曦的。就算再担心沈曦也不好多说什么。这沈曦和舅舅也真是的,不和她早说。
  李屹思见沈芣苡不继续说了,于是便道,“那大家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明日就启程去彭泽。”
  众人就这样散了。
  “芣苡,李家主自会等沈曦伤好后再去收服奢比。我也会多留几个弟子同他一起。”沈不乱对着沈芣苡说。他其实早就知道沈芣苡会这样,这孩子就是离不得沈曦半步。但是眼下这种情况,还是不要冒然和李氏对抗。
  沈芣苡不明白舅舅为什么会同意让沈曦留下来。这李氏明摆着就是不想让沈曦甚至沈氏好过。若是之前,她肯定会再次偷偷跟着沈曦,可她真是长教训了。这沈曦成了凌光君,就像是成了沈氏的盾牌,敌对或者任何不怀好意的攻击都先从沈曦开始。她刚开始还替他高兴,看来是高兴错了。
  “师父自有安排。”沈曦侧身小声地对沈芣苡说。
  沈芣苡当时就想转身臭骂他一顿,可背上疼得很,她只想回去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当她真的躺在床上时,她却有点难过了。她还以为能回铜陵了呢,她已经好久没有见到阿爹了。
  不过去彭泽也好,陆归时还说要请她喝酒来着。她还可以趁机“邀请”他一起去找镇压帝都山的办法。还有,也不知道陆即墨做了最年轻的家主是什么感受,明明和她一样还是需要被保护的,却已经要挑起整个陆氏的重担了。
  一路上,沈芣苡腰板都挺得直直的,倒不是因为舅舅每日唠叨的规矩。是因为背上还真的蛮疼的。她就一直走在前面,不理沈曦,也不管舅舅。
  走到一个岔路口,沈芣苡实在不知道往哪边走,又不想让他两追上,索性随意走了左边。
  “右边。”沈曦忍不住提醒到。
  “念遥,舅舅让你来的?”沈芣苡问她。“是。小姐下次可不要这般意气用事了。”
  “你们怎么都和舅舅一样。”沈芣苡说着,还是配合着沈念遥,脱了外衣,乖乖趴在床上。
  “小姐真是不爱惜自己。”沈念遥看着沈芣苡的背,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一些疤痕。就连手上,也不知何时又添了四道疤痕。
  “小姐?”沈氏一女子在外敲门。
  “进来吧。”
  来者放下手里端的一盆水,又从袖中拿出药。
  不知过了多久,沈芣苡听到有人推门进来。
  “舅舅,芣苡疼。”猜到来者是沈不乱,沈芣苡首先示弱,博取同情。可沈不乱根本不吃这一套,“我看你享受得很。”说罢,远远地坐在了另一边的桌子旁。
  “哪有,真的很疼。”
  等沈念遥上好了药,沈芣苡忍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好了,小姐好好休息吧。家主他说等会就来看你。”
  沈芣苡连答应她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点点头。
  “沈曦他是护着你,可他不能时时刻刻护着你。反而,你的任性胡来也许会让别人措手不及。”
  “舅舅知道芣苡总是想着别人,也知道芣苡不愿意让沈曦承担太多,更知道芣苡不喜欢绕着弯子看人做事。”
  “但世事如此,在改变它之前,我们还是要适应它。”
  “我还以为你在铜陵都习惯了呢,知道疼下次就少冲动些,要保护一个人,也不是非得替他扛着。”
  沈不乱语重心长地道。沈芣苡没想到舅舅会这样说,她本来已经准备好接受舅舅的说教了,所以才示弱博同情。
  “芣苡也已经长大了,很多事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了。在铜陵你可以任意乱来,最多不过就是受罚,但出了铜陵,你事事都要考虑清楚了再行动。”
  “舅舅也不想芣苡再受伤了......”
  说完这些,沈不乱都没有看沈芣苡一眼,只是盯着前方,就像是想要看穿什么。片刻,沈芣苡才道,“芣苡知道了。”
  “好好休息。”说罢,沈不乱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