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三章 十清九浊

  第二天,所有人早早地坐在谪仙台上严肃以待了。
  一开始,还有人在小声地议论着,无非就是这次尊者选谁谁的话——他们只是怕落到他们头上罢了。
  简阳居士自是听到了。心中难免悲凉:清远啊,这就是你心心念念护着的人,他们已经不记得你了。
  他还是目视前方,端正地走过去。脚下的路还是和当年一样,眼前人还是意气风发,说:我以肉身镇帝都......声音还清晰得很,疼痛也是。
  见简阳居士到了,众人也不再小声嘀咕了。
  “各位家主可有想好尊者的人选?”坐下来以后,简阳居士直接切入主题,其实各家家主也早就急不可待。
  “以三魂镇守,肉身也融入帝都山,那便是永远离不开了。”
  “嗯嗯。”沈曦也知晓这其中厉害,三尊不过表面风光,实则就是死路一条。他们现在说是在选出万人景仰的尊者,其实就是众人合力杀死一人罢了。
  “舅舅,真的......”沈芣苡又转去问舅舅。这时,有人说话,“陆家公子向来是世家子弟的楷模,这尊者......”
  可一时却没有人说话。
  “沈曦,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沈芣苡偷偷侧头问旁边的沈曦。
  “我也不知有没有。”
  “沈小姐,这要是有的话,又怎轮得到你说出这话!”林家家主林治道,这话的确不假。
  “你们可曾找过方法?”沈芣苡问道,众人皆不答,“既然没有找过,又怎么确定没有?”
  “沈芣苡,这可是在谪仙台,不是你们蛮夷铜陵!”李屹思也站出来反驳,他的话可比林治的难听多了。
  还没等那人说完,沈芣苡就站起来,向简阳居士行了一个礼,道,“简阳居士,小女见识浅薄,但相信定有别的方法镇守帝都山。”不管舅舅和沈曦的眼神示意,沈芣苡还是直截了当的把话说出来。
  简阳居士闻此心下一颤,他不是没有想过,可要真是有办法,清远他也不必......这话由一女子说出,倒是颇有一番讽刺的味道。前人都是逆来顺受地接受,他们不会反抗,他们无力反抗。如果只是牺牲一人就可以拯救苍生,又有何不可?只要不是自己就行。
  众人皆瞠目,有的人想这女子真是大胆啊,有的人想这女子倒是有几分气魄,有的人想这声音这语气真是熟悉啊......
  “我也是陆家公子啊,怎么就没那资格呢?这一次,我偏要和你抢了。”一旁的陆归时也故作顽劣地对着陆即墨道。
  “胡闹!”陆即墨立刻反驳了陆归时。
  “......”沈芣苡还是想说些什么,沈不乱立刻施了法术,让她开不了口。沈芣苡破不了法术,就向沈曦投去了目光。沈曦看了沈不乱一眼,避开了沈芣苡的目光。
  “李家主,芣苡的话也并无不妥。如有冒犯,还请见谅。”沈不乱听到“蛮夷”二字,眉头都皱到了一起,可转瞬还是起身行礼,不卑不亢地回应李屹思。沈曦也起身来拦着沈芣苡,不让她继续乱来。
  就在大家都陷入沉默的时候,陆即墨开口了,“我愿意。”
  不夹杂一丝情感,就好像只是说出了一句平常的话。众人都以为就到这了,既然他愿意,那就是他了。
  众人又开始讨论了起来。
  这边,沈芣苡不惜伤了自己,破了那法术。不顾沈曦的阻止,沈芣苡还是要将话说出口。但还是被抢先了一步,“沈小姐,你的意思我已明了。但找办法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帝都山的阵法撑不了那么久,当务之急还是需要选出尊者。”
  简阳居士的话说得明明白白,沈芣苡也顿时惊醒。是啊,先不说这要是有办法,就不会有今日之事了;就算有办法只是尚未找到,可什么时候能找到呢?看来牺牲一个人是在所难免了。
  “既然陆公子愿意,如此那自然是最好的。”李屹思生怕再有变数,立刻顺着陆即墨的话说下去,完全忽略陆归时。
  陆即墨就坐在那里,端端正正地,看不出悲喜,反倒是陆闵一脸愁容。
  “李家主有所不知,我哥他一般都是口是心非的,他说愿意,那定是万般不肯了。所以,还是我来吧。”陆归时仍旧不肯放弃。
  众人也没有想到。这一刻,他们的丑陋面目通通暴露——他们互相推诿,他们冷眼旁观,他们暗自庆幸。
  “还望各家主成全!”陆闵下定了决心。
  “父亲!”陆即墨本已经接受了这事实,父亲却如此反常。他也察觉到众人似乎都很不愿意做这尊者,虽说离不了这帝都山,但也不至于如此吧?还是人性,已经淡薄到如此了?陆归时一笑,道,“怎么,这镇守帝都山倒像是成了我家的家事了?”
  又是再一次的沉默。
  “各位家主,这尊者还是我来吧。”这一次,说话的是陆闵。“这尊者须得有不错的天资,归时连家主都不能胜任,又怎能担此重任;当然陆氏也需要一个家主,如此,即墨还是要留下做家主的。尊者也不是定要在这些小辈中选出来,我想必也是当得起的。”
  “陆兄.......”沈不乱没想到陆闵会这样说。
  “简阳居士!这阵法可是撑不了多久了。”李屹思道。
  “李家主,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此等大事,还需慎重啊。”林治反驳道。李屹思瞥了一眼林治,似是嫌他多话。
  “拜礼在即,还是尽快决出结果吧!”有人也附和道。
  “陆家主说得也有理,简阳居士,你看呢?”李屹思说得倒是轻巧,还不忘将问题抛给简阳居士。
  看着这闹成一团的众人,简阳居士真是为清远心寒。他本可以接替清远,可他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在那之前,他不能被困在帝都山。现在看来,他的想法倒是没错,就冲着这些人的模样,他不想也不愿像清远一般。
  “既如此,大家都再慎重考虑吧。”
  就这样,众人激烈地开始讨论。
  沈芣苡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一切都太快了。一定要赶快找到办法,说不定还有挽回的余地,她想。
  “父亲,我......”陆即墨想劝父亲,可陆闵根本不让他说出口,“即墨,陆家还需要你。此事就如此吧,不必再多说。”
  “不就是镇守帝都山嘛,我又为何不可?”陆归时忍不住问到。“归时,做好你哥的家臣,振兴陆氏,那时才是改变修仙界的时候。”陆闵早就已经下定决心了,不会再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