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八章 今生遥

  拉着陆归时回到弟子收出来的茶室,沈芣苡坐在桌子前安安静静地忙了好一阵,才递给他一杯茶。
  从小受阿爹的影响,沈芣苡真的很喜欢茶。她对茶道也颇有天赋,就连阿爹都经常夸她。舅舅也说,她最安静的时候一定是在摆弄茶道。
  陆归时坐在一旁看着她,原来女子都是有两副面孔的。这沈芣苡自从进了这茶室就端正得很,安安静静的。这桌子上摆放的是一套紫砂茶具,个个皆精致。只不过陆归时并不懂茶,他只懂酒。没过多久,整间茶室就溢满了茶香。
  “今生遥。”看来她猜对了。她猜这陆归时肯定不懂茶,她就要给她喝一喝最苦的茶,给自己出一口恶气。看着一脸痛苦的陆归时,沈芣苡得逞地笑了。
  “我想向你赔了不是,我为自己也讨个不是,情理之中啊。”
  “喏,给你。”直到沈芣苡将一小杯茶递给他,他才反应过来。
  他也没多想,一股脑就喝了下去。“沈芣苡,你这是什么茶?这也太苦了吧......”
  “为什么叫今生遥?”陆归时觉得沈芣苡说的也在理,她也算说服他了。
  “这个嘛,明早你就知道了。”居然还和他卖关子。
  “好啊,沈芣苡,你居然暗算我。”
  “这哪是暗算啊,这是见面礼,这今生遥可是我的得意之作,除了阿爹,舅舅和沈曦,其他人可都还没喝过呢。而且,这茶是去火的,你喝正合适。”
  “明明不是很苦啊。”说着自己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一旁的陆归时看着这女子倒是真不怕苦,但他刚刚可是一口全喝下去了!
  “茶要慢慢,细细品,不会那么苦的,总会尝到甜的......”沈芣苡放下茶杯,又拿起茶壶给陆归时添茶。
  他也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了。难得有一个人可以心平气和地和他聊这么久。同修的弟子们都看不起他,陆即墨话本就少,父亲每天忙着处理各种事情,只有母亲和沈芣苡一样会这般坐下来好好地和他说话。
  “真的好苦啊。”他还是忍不住说,真的苦!
  “干嘛,你没事就喜欢偷你哥的药吗?”
  “就是吧,惹恼我哥可好玩了,看他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的样子,走吧走吧。”说着,陆归时就拿过沈芣苡的杯子,放回桌子上,拉着她又回陆氏的住处。
  陆归时看到了,她手臂上猩红的鞭痕。怪不得方才她抓自己的时候,有那么一刻迟疑,他还以为她又想起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规矩教训了。
  “我带你去偷药吧?我哥他医术还不错。”陆归时故作顽劣地讲。
  “有啊,酒。下次我也请你去彭泽喝酒啊。我们彭泽.......”陆归时还想继续给沈芣苡介绍彭泽,可总觉得身后不对劲。果然一回头,就是陆即墨站着,漠视着这两人鬼鬼祟祟。
  “陆公子。”沈芣苡见此立刻起身向陆即墨行礼。
  “哇,这李黎书可真是差别对待,你看看陆氏住的地方,方才我怎么没看出来这地方这么大呀。”此时两人正躲在院子里,静待时机。“嫌院子小,还收出那么大一间房做茶室?”
  “我喜欢呀,怎么你就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就要你的一些药罢了。”
  “你受伤了?”
  紧接着陆归时也站起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他对着陆即墨说,语气......奇奇怪怪?也是,陆归时看上去也不像是会求人的人。
  “何事?”
  “给我药就是了,哪有那么多话啊。”
  “女子还是不留疤为宜。”
  “就算是吧。”
  “伤的是何处?”
  陆即墨先抬脚走了,随后陆归时也跟上了。“走啊,傻站着干嘛。”陆归时发现沈芣苡没跟上,转身喊她。“哦,来了。”虽然不明情况,但沈芣苡还是跟上了。
  陆归时径直去了前厅,沈芣苡也跟着去了。陆即墨半路不知去了哪。反正此刻,她和陆归时坐在前厅里,不知道要做什么。
  “......”
  沈芣苡迷茫了,不是说好来偷药吗?现在这乱七八糟的聊天是在做什么?
  “他没事的,明早就好了,我保证。”始作俑者在背后幽幽地来了一句。
  迟疑了片刻,陆即墨放下了陆归时的手。又去喊了两名弟子,让他们带着陆归时回了房间。
  “诶,这是要做什么,你哥要请我喝酒?”沈芣苡看看陆归时,感觉他晕晕沉沉的,想来是那杯今生遥对他来说太烈了些。
  这时,陆即墨走了进来。这一进来就看到陆归时坐在椅子上,捂着头,一脸痛苦。陆即墨立刻走上前去,摸上他的手,并无异样。
  “伤的是何处?”这冷冷的一句话着实吓到沈芣苡了,按道理来讲,他是不会知道她受伤来的。
  “没有。”沈芣苡决定不承认。然而,看到陆即墨的眼神,她瞬间缴械投降。她伸出手,掀开袖子。
  “陆公子,打扰了。”沈芣苡正想赶紧撤退呢,慌忙行了个礼就准备逃走。她一步都还没踏出去呢。陆即墨就道,“沈小姐还是坐下来吧。”
  难道他要为这陆归时出一口气?罢了罢了,敢作敢当。沈芣苡就又坐回了座位上。陆即墨也就坐在了临近的座位上,拿出了一些药。
  沈芣苡没想到这陆即墨平日里冷冷的,上药的时候却是温柔得很。果然是不会缺桃花照拂了,也不知道哪家姑娘会这么幸运了。如此一个公子,生得好看不说,还能这么温柔。啧啧......
  “陆公子,还请你不要将我受伤的事说出去。”
  陆即墨没想到这伤口会这么深,她居然也没有好好处理。
  随后,陆即墨便帮着沈芣苡处理了伤口,又上了药。
  “嗯。”
  ......
  “嗯。”
  “多谢。今日之恩,我定会报答。”
  “陆归时他没事的,我真的没对他怎么样,就是请他喝了一杯茶……”沈芣苡又再解释了一遍,她能感觉到陆即墨真的真的很在乎很关心他这个不怎么让人省心的弟弟。他们两个肯定有故事!
  后来陆即墨又将沈芣苡送到门口。
  于是乎,一段愉快且简短的对话伴随着上药的结束也就结束了。
  “嗯。”
  之后沈芣苡便离开了。
  “他……喝茶吗?”陆即墨站在原地,淡淡地道。